討論區 > 精華區

目錄資料夾 目錄 - 可以包含主題或文章 主題資料夾 主題 - 文章會以展開模式表示﹝與討論區相同﹞ 文章檔案 文章 - 單獨一篇文章
回上一層 文章文章主題:【【人物分析】霧裏看花--談鳩槃神子】
作者 linxuemei (林玲) 收錄日期 2008-03-12 18:42:23
【本文發表時間:2008-03-12 11:12:36 】

霧裏看花--談鳩槃神子

作者:林玲 方寸江湖九曜芙蓉筆會(方寸江湖九曜芙蓉筆會)
www.budaixi.com 投筆問石,九曜芙蓉

感謝各位觀文^_^


霧裏看花--談鳩槃神子

前言

本文擬定為《似雪蓮華—論劍雪無名》的姐妹篇,主要是分析鳩槃神子的時期所發生的事,是玲寫來為《似雪蓮華》鋪路的。

由於鳩槃神子在目前的劇情中只聞其名未見其人,所以關於他的一切可以說幾乎都是謎,因此本文絕大部分的觀點都要靠推測,其中,有部分推敲來源於霹靂會的月刊,只是霹靂會的月刊向來都會存在一些BUG,所以玲靠的主要還是目前的劇情,盡管劇情中也有可能有BUG的存在……再加上,真相未明,一切皆有可能,所以玲對自己在此的一切推測均持保留意見 。


鳩槃神子簡介

名稱: 鳩槃神子
性別: 男
身分: 劍雪無名的前身
詩號: 何謂頂峰?俯瞰天穹不是狂!
友/敵: 一蓮托生
性格: 桀驁不遜,博學好思辯
功體屬性:極陰、極寒
武功屬性:冰
其它: 謎

在久遠之前,鳩槃神子因為不知名的原因來到靈山,遇上了後來改變其一生命運的正在行旅途中的佛門高僧一蓮托生。其後,佛欲渡魔,魔欲噬佛……
目前誰也不知道,一蓮托生是如何感化了既桀驁又好思辯的鳩槃神子,使其自願脫胎羽化,力圖通過對過去的舍棄來獲得全新的未來……
只知道一蓮托生為了潛藏在暗影之中的那一絲光明的可能性,曾為鳩槃神子舍身修煉過。


關於鳩槃神子的一些想法與猜測

鳩槃神子,神秘的魔物,無人知其從何處來,只能從他的名字、破戒僧對他那簡短的介紹及他的後世魔胎劍邪·劍雪無名身上看出,他非常的與眾不同。

在佛教的經書中,鳩槃茶就是被千手佛度化成為釋迦牟尼眷族的魔族,屬於半神,性格比較偏好親近人類,友善,故有“真誠者”之稱號。


----------------------------------------------------------

在這裏,玲引用一下破戒僧的兩段話:

破戒僧:桀驁不遜的魔物,博學好思辯的鳩槃神子啊。潛藏在暗影之中,光明的可能性啊。一蓮托生為其魔舍身修煉。其後,鳩槃神子脫胎羽化,一蓮托生視原胎同為眾生,以凈蓮供養,隱居在九峰蓮滫,終其生卻未曾見原胎育化。[霹靂劍蹤第22集 血洗定禪天]

破戒僧:佛能成魔,魔也能成佛,一蓮托生渡化魔者,而魔者蛻生得證之後所留下的元胎,就孕養在那朵黑色蓮花之中。[霹靂劍蹤第27集 料想不到的結果]


光看第一段話,只是提到了一蓮托生在九峰蓮滫以凈蓮供養著鳩槃神子的元胎,並沒有說這裏的用凈蓮供養究竟是指將黑蓮置於那些粉蓮之中,還是說將鳩槃神子的元胎置於了一朵凈蓮之中。
而從第二段話中看來,應是指後者了,否則也不會說“孕養在那朵黑色蓮花之中”了。
所以,鳩槃神子所化的元胎的本來形態看來不是黑蓮。

另由“蛻生得證之後”幾個字看來,應是指此時的元胎已經是佛體了。
也就是說,鳩槃神子是在一蓮的幫助下,成功轉生為佛體的,只是內在的魔元無法消除,所以孕養元胎的蓮花也許本來並不是黑色的,有可能是白色,也有可能是粉色,只是由於元胎本身仍有魔氣才轉為黑色,並和元胎融為一體,否則就不好解釋劍雪能借黑蓮重新孕肓成人的事了。不過這朵蓮花本身可能就不簡單,畢竟能孕育元胎的蓮花不太可能會是凡品,說不定那上面還有一蓮托生的佛法加持,再加上九峰蓮滫本身的佛氣,也會有助於元胎的早期孕育。
所以,原先與鳩槃神子為敵對關系的一蓮托生,在經過這一系列的事以後已經成為了鳩槃神子的恩人,而且兩人應有約定,即鳩槃神子的下一世,將拜一蓮托生為師研習佛法。



此外,由破戒僧的話中也可看出,一蓮托生最後隱居在九峰蓮滫,等待著原胎的育化。那麽一直待在九峰蓮滫的一蓮托生又是怎麽會遇到吞佛童子的呢?
若說吞佛童子是因為找尋鳩槃神子而來才會遇上一蓮托生的話,那他又為什麽要找尋鳩槃神子呢?需知,鳩槃神子本身應是純魔,而且吞佛童子應是在三道佛脈破除之後,發現異度魔界並未如期現世後才開始找魔胎的。[附註]

難道說,鳩槃神子也來自異度魔界嗎?所以吞佛童子來找他作幫手?

記得六醜廢人在為劍邪療傷之後曾說過“劍邪、邪劍,這種強橫的魔氣,有別於小三界的妖邪魔,究竟來自何處?”[霹靂劍蹤第20集紅顏、情仇],並未說劍雪身上的魔氣與朱厭上的有何不同,不知是編劇的疏忽還是另有隱情。

目前鳩槃神子的來歷真是個謎,如果說他並不是來自異度魔界的話,那麽他原先所在的地方恐怕也挺古怪的,否則怎麽可能允許一個魔物取名叫神子呢?


順說,由於劍雪手臂上方深色的衣服上的那個白色的裝卸品是龍頭形狀的玉佩,而在玲的印象中,龍一般都代表著身份或血統的高貴。也許,這是在暗示鳩槃神子的身份不凡吧?



----------------------------------------------------------

“桀驁不遜,博學好思辯”是破戒僧對鳩槃神子的描述,“何謂頂峰?俯瞰天穹不是狂!”是鳩槃神子的後世,劍邪·劍雪無名入魔後所念。[霹靂劍蹤第24集,燃燒的皇城]

即使,劍雪無名的行事再低調,那份骨子裏的傲氣也不可能消失,而且劍雪所喜歡的梅花亦可謂是傲骨冰痕,另其所使劍法給蝴蝶君留下的感覺是瘋狂,可以想見,鳩槃神子本身會是多麽狂傲。否則也不會說出“何謂頂峰?俯瞰天穹不是狂!”這樣的話。

而桀驁之人多狂妄,不過從劍雪的情況看來,以鳩槃神子的修為,他絕對有狂妄的資格!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以劍雪無名之行事而觀鳩槃神子,可以推斷,鳩槃神子亦是個重情重信之人。
否則,脫胎換骨自黑蓮中孕育而出轉生為佛魔同體前世盡忘的劍雪無名,又怎會仍記得自己師尊的長相和法號?
也許有人會說,一蓮托生不是那副骨骸嗎?怎麽看出長相?笑,骨骸是一蓮托生的遺體歷經百年而風幹的產物,當劍雪剛自黑蓮中孕化而出時,一蓮托生也才剛坐化不久,還沒變成白骨哩。

而劍雪的好學多問亦正是承於前身的博學而好思辯的性格。估計,當初一蓮托生為了感化他,肯定是費盡心機,磨破了嘴皮了吧。^_^

若說劍雪的劍招承於鳩槃神子的話,那麽鳩槃神子本身應有佩劍,可是劇情中卻絲毫未提。
那麽就有三種可能,一是,鳩槃神子本身並不佩劍;二是,鳩槃神子的佩劍斷了;三是,鳩槃神子自願從佛之後,將劍收在某處了,畢竟一個劍客是不會把自己的劍給扔掉的。


但這裏又有一個謎團了,蝴蝶君曾疑惑過“劍邪的武功,因何與人邪有所雷同之處?雖說雷同,卻又不盡相同,但本質卻有說不上的相仿,是同修?是同門?”,還說人邪的劍法顯得邪亂,劍邪的劍法顯得瘋狂。[霹靂劍蹤第15集 啞師·情徒·計外刀]。

由於一蓮托生在劍雪孕化的同時就坐化了,所以劍雪的劍法不可能是一蓮托生所授。
而人邪的武功應是承於吞佛童子,由於人邪是魔性被壓制的吞佛,所以如果說吞佛童子的魔焰是能借焚風迅速擴散的魔火,那麽人邪的武學就是魔焰被壓制的無火之風,而他劍法想來與吞佛童子應差不多,只是吞佛童子還會借助術法而已。
所以玲挺懷疑教鳩槃神子劍術的人與教吞佛童子劍術的人之間會存在什麽關系,甚至,他們會不會是同一個人?

當然玲不排除雙邪曾經私下進行過劍法的交流,只是玲總覺得一個人所習的劍法的本質,好像不太可能會因為與另一派劍法的交流而有所大的改變……

----------------------------------------------------------

分析:劍雪額上的火焰印記有可能是在鳩槃神子的時期所留

由於實在是不知鳩槃神子在脫胎羽化之前倒底發生過什麽事,也不知他的身實身份,所以這一部分的分析只能靠霹靂劍蹤的劇情。

首先,是雙邪的初遇,在霹靂劍蹤第26集中有放人邪的一個回憶片斷:
當時的旁白說:“人的初遇,是改變的命運磐石。”

在那個片斷裏,封禪在和一些蒙面人打,殺誡上有血流下,估計封禪也受傷了,然後封禪怒氣沖沖發了一招,將那些人都送上了西天。再然後封禪往後面一躺,閉著眼睛躺在了雪地裏�此時劍雪出現,彎腰看向地上的封禪�(完畢)

當時劍雪的頭上沒纏頭巾,他頭上的火焰印記能看見,只是從以前的劇情中可看出封禪在北辰胤告知劍雪頭上有火焰印記之前並不知道劍雪頭上有火焰印記�
難道說這是一個BUG?

其次,在劍蹤第09集 吞佛童子 中所放的劍邪的回憶裏,劍邪的頭上就戴著頭巾了,而那個回憶正是人邪為劍邪取名的過程,所以該回憶應在他們初遇之後。
在這段回憶中人邪曾問過劍邪:“你呢?為吞佛童子來,你又在尋覓什麽?”,劍邪回答說:“過去,答案。”也就是說劍邪認為吞佛童子可能與自己的過去有關。

再次,在劍蹤第10集 奇刀 奇劍 中所放的人邪的回憶裏,劍邪的頭上也戴著頭巾了,而那個回憶正是劍邪狂問為什麽的鏡頭^_^
很顯然,此時他們已經混的很熟了,所以該回憶應在人邪為劍邪取名之後。

再後來,就應是圓教村事件了,雙邪換劍欣賞,結果引出吞佛。。。
其後變回來的人邪只記得自己的對手“額上有一道火焰型的記號。”,而且對方還拿著朱厭。
如果說劍雪額上的火烙([霹靂劍蹤第13集 情義之間]劍雪在河邊時的旁白有說“額上火烙”)真是吞佛童子在圓教村裏打上去的,那按常理說,人邪看不出這是剛燒傷的嗎?

此外,圓教村事件後他們就分開了,一直到後來在北辰胤的促成下的見面。

由於目前的劇情也沒交代鳩槃神子在脫胎羽化之前有沒有見過吞佛,所以也不排除那個火焰印記是吞佛童子和鳩盤交手時打上去的,只是這樣仍有疑問,如果印記是吞佛打上去的,那他在圓教村看到劍雪頭上的印記時就該知曉劍雪是魔族了,那就不會在定禪天時說什麽今天才發覺劍雪身上有魔氣了。


只是,這個火烙也有可能不是任何人打上去的,而是一種標誌,因為根據該火焰印記的形狀亦可稱其為紅蓮印記,只是這個印記與吞佛童子當年在圓教村現場留下的火焰印記一模一樣也是事實。

題外話一句,說到紅蓮印記,各位有沒有覺得異度魔君閻魔旱魃頭上戴的那個裝飾,像不像一朵紅蓮呀?


------------------------------------------------------------------------------------------------------------------

附註:

在霹靂會第117期月刊裏的《封禪劍雪恨相逢》中:

有說“在久遠之前,有一位魔物同時含有佛魔之氣,而此魔正是開啟異度魔界的關鍵,亦是吞佛童子所要找尋的目標,但此魔被一蓮托生所感化,化為黑蓮重新孕化為胎”,按這個說法,就意味著劍邪的前身--鳩槃神子本身就同時具有佛魔之氣。

可是按吞佛童子對夜重生的解釋,“所謂魔胎,乃是由魔體轉化成佛體,便會遺下原始的魔元。本體為魔,但兼具佛氣”,也就是說,若是沒有一蓮托生在久遠之前對鳩槃神子的渡化,鳩槃神子根本不會轉生成魔胎劍雪的。

而且從劇情上看,吞佛應是在破除三道佛脈後才發現還需要以魔胎之血產生的赦道的(劍蹤第27集 吞佛:“而本該破除三道佛脈就可開啟魔界的裂縫,因何遲遲未開,吾也找到原因了”),那麽在他還沒有找到並破除三道佛脈之前,怎麽可能先去找還沒有成為魔胎的鳩槃神子呢?

如果鳩槃神子本身就是魔胎,那麽又是誰渡化的呢?再說魔胎是有佛性的,如果鳩槃神子原本就是魔胎的話,破戒僧又怎麽會說他是桀驁不遜的魔物呢?

順說,在劍蹤第27集中破戒僧說一蓮托生回到九峰蓮潃洞中封印一切,包括吞佛童子找尋的東西——朱厭。從對話中看來,吞佛童子不像是知道魔胎曾孕育在黑蓮中的事。

當然了,玲也不排除吞佛當時就知道日後要用到魔胎之血而在得知一蓮托生曾渡化過魔胎之後曾跑來找尋過,可是這樣一來,在他與劍邪在定禪天交戰之時就應該已經從劍邪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中查覺到他就是魔胎了,因為他自己也說了“今日吾才發現汝身上之氣”,可他仍然本著劍邪也是魔而不想殺他,是因為還不能確定劍邪就是魔胎嗎?還是此時的吞佛童子還沒有想到要用魔胎之血開赦道的嗎?玲傾向於後者。

而吞佛童子之所以知道一蓮托生曾渡化過魔胎之事,及有可能是一蓮托生以言語相激與其換劍時說的,因為吞佛童子曾對破戒僧言到“很久以前,有一名和尚也自承破戒。”、“為魔舍身修煉的破戒和尚。”。

PS:關於“化為黑蓮重新孕化為胎”這一句裏可能含有的BUG,請參見正文部分的“從破戒僧的話中想到的”那段。
------------------------------------------------------------------------------------------------------------------


PS:關於鳩槃茶在佛教的經書中的解釋來源於抹茶丸子所提供的資料,雖然玲也試著找了些有關的經書來看,不過,沒看幾行玲就暈了……
倒是在大方廣佛華嚴經裏曾提到在西方極樂世界只有男人,沒有女人,所有的人都是蓮華化生……這也許與一蓮托生的名字來歷有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