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 > 精華區

目錄資料夾 目錄 - 可以包含主題或文章 主題資料夾 主題 - 文章會以展開模式表示﹝與討論區相同﹞ 文章檔案 文章 - 單獨一篇文章
回上一層 文章文章主題:【【人物分析】似雪蓮華--論劍雪無名】
作者 linxuemei (林玲) 收錄日期 2008-03-12 18:43:14
【本文發表時間:2008-03-12 11:14:27 】

似雪蓮華--論劍雪無名

作者:林玲 方寸江湖九曜芙蓉筆會(方寸江湖九曜芙蓉筆會)
www.budaixi.com 投筆問石,九曜芙蓉

感謝各位觀文^_^


似雪蓮華--論劍雪無名


雪般純凈,蓮般聖潔,似雪的蓮華,冰潔之劍者啊,更有其梅般的傲骨!


人物資料:

劍邪·劍雪無名

詩號:不問頂峰又為何,俯瞰天穹不是高。
身分:北域三大刀劍傳奇之一
初登場:霹靂劍蹤第一集
暫退場:霹靂劍蹤第二十八集
知交:人邪一劍封禪
仇敵:吞佛童子
朋友:六醜廢人、蝴蝶君、公孫月、破戒僧
師父:一蓮托生
前身:鳩槃神子
性格:正直良善,好學多問,樂觀且安時知命
根據地:梅花塢
出生地:九峰蓮潃
武器:朱厭[魔劍]、蓮讞[聖劍]
武學:雪翎飛雨、封雪名招、千影雪、薄命梅紅、雪劍舞刈、梅魂葬月、雪乂冰豐、劍者無悔

劍邪乃久遠以前的魔者鳩槃神子被一蓮托生渡化後,孕育出的原胎所長成,不明自己的來歷,因此不斷在找尋過去,行事低調,偶然結識一劍封禪,成為至交好友,後來因發現人邪正是吞佛童子而避開了人邪,不再相見。
劍邪本身為北域的傳奇劍客之一,隨身的朱厭魔劍曾被煉邪師所封,但劍邪不以為意,隨遇而安。
後因一蓮托生品記載人邪劍邪破金銀一事而被卷入江湖風波。為讓好友不再執著於找吞佛童子尋仇,劍邪挺身承認自己就是吞佛童子。在六醜廢人替自己療傷時,始知道自己身上帶有魔氣,回到出身地九峰蓮潃的劍邪,在逢遇破戒僧指點後,毅然面對自己與人邪的命運,挑戰吞佛童子,但卻因一時的迷惘、心軟而被吞佛欺騙所殺。
現在化為黑蓮在九峰蓮潃的蓮池內重新孕育,等待著新的天命的到來……

[以上資料為根據官網、霹靂劍蹤攻略本及劇情整理所得。]


----------------------------------------------------------

對劍雪的印象:整個一大男孩……

原因有很多,一是外表,那雙大眼睛實在是太可愛了!一是劍雪自身的表現,尤其是他與人邪的幾次對話,實在是一點都不辜負“可愛的小朋友”這個稱號呀!用一連串的“為什麽”來轟炸一劍封禪的同時,還帶著一些可愛的肢體動作,比如說在人邪說:“因為一堆的為什麽,是小孩子的專門科,問得大人不知道怎樣回答。”時,很認真的繼續問:“所以為什麽?”的動作很像是在搖頭晃腦。(笑)

此外,在[霹靂劍蹤第10集 奇刀 奇劍]中:
人邪:看世間的人事物,不可執著於表面化的意義。
劍邪:那你為何執著於吞佛童子?(指著人邪說)
人邪:……
劍邪:戳中你的矛盾了。(說著又用手指指人邪,這個動作太贊了!)

----------------------------------------------------------

前世的桀騖,今生的傲骨。

從劍雪的詩號“不問頂峰又為何,俯瞰天穹不是高”中可以看出他骨子裏還是很狂的。

而這亦來源於對其自身實力的肯定,
【旁白:背手劍,背向戰,是解破迷魂之術,是劍者狂傲之證。】
[霹靂劍蹤第24集 燃燒的皇城]

在東方鼎立和地理司找上冰風嶺時,人邪勸過劍雪:“忍劍自找死路,出劍天下無敵,劍雪,你這次怎樣決定?”

“出劍天下無敵”,記得在霹靂劍蹤第12集 朱厭中,最終出劍的劍雪可是一招就秒殺了全部的夜鵂部隊之人哦。

爾後,堅持不願拔出朱厭的劍雪,硬生生接下重掌而傷,朱紅溢出嘴角,此時,面對此逼命之危,劍雪只是若無其事的將嘴邊血跡一擦,毫不畏懼對地理司說道:“再來!”,換來對手的一句:“硬氣!”
是呀,好硬的骨氣!

而欲孤身去救封禪時對六醜自信滿滿說的那句“劍在何難!”,也充分的顯示了他的自信和骨子裏的那份狂傲。


----------------------------------------------------------

很多人都喜歡稱呼劍雪為小海草,因為他的發型被認為是海草頭。(笑)

而玲覺得那是蓮花頭,因為劍雪的劉海可以看成是如蓮花花瓣般翹起的樣子,再加上他的頭發、眼睛、眉毛、衣服的顏色真的是太容易讓人聯想到某部動畫裏的走路草了。(大笑)

此外,根據中國古代的傳說,蓮或芝之類的純凈之體都可作為凝結身體的原料,這實在很容易讓玲聯想到劍雪是一蓮托生利用蓮花為其元胎重塑形體而孕化的,真的是很類似於封神榜中的蓮花童子哪咤呢,而同為霹靂中人的素還真現在也是蓮花化身(芬陀利華清凈不垢體,其中“芬陀利”在佛教中指白色蓮華) 。
所以玲更樂意稱呼其為黑蓮童子。^_^

嗯,或是叫會走路的黑蓮花?(突然被殺誡敲了N下 // 玲眼淚汪汪:我又沒說你。 // 封:我手癢!)

----------------------------------------------------------

而蓮乃佛教聖物,佛教主張行善積德,對自身的品德、思想進行修行改造以達到完善的地步。也就是說,佛教很重視心性上的修為。

【旁白:入眼非是期待中的超凡,只見滿樹梅紅,映襯平淡遊人的落拓。可是,名戰被一股平和的力量牽引,激怒悲慟的心緒竟瞬間平息不再】
[霹靂劍蹤第01集 霹靂劍蹤]

當時正躺睡於梅樹下的劍雪以自身所持有的平和的心態影響到剛好走到梅花塢的名戰,其周身所散發出的平靜詳和的氣息瞬間平息了名戰原本激怒悲慟的心緒,這需要多高深的心境上的修為呀。


一直以佛門中人自居的劍雪雖然不喜歡殺生,卻不代表他不會動殺意,這一點可以在鄧九五對一蓮托生出言不遜時他的反應中看出:

鄧九五:喝哈哈哈,兩人齊來也無所可懼,吾要看是一蓮托生強,或是吾金銀雙掌勇?
人邪:哦?
劍邪:嗯?
劍邪:一句話惹動殺機了。
人邪:好氣氛。殺誡半邪影……
劍邪:劍風不留人!
[霹靂劍蹤第16集 失真]


對於佛理,劍雪有極高的悟性,關於這一點,劇中有N多對話可以佐證,這裏就舉一個例子吧:

霹靂劍蹤第21集 流血的聖劍 裏和鴻蓮寺的仿徨迷、貪嗔誤二僧的對話
仿徨迷:這是什麽?
貪嗔誤:這又是什麽?
劍雪:是無是有。
仿徨迷:明明我的手上什麽都沒有。
劍雪:翻手覆手,一念無有。

而且破戒僧也誇過劍雪,說:“好悟性,不枉費當初一蓮托生冒死。”:P

劍雪的定力也夠強的,在和吞佛之外的人對戰時,根本不受對方言語的影響,在鄧九五譏諷道:“不使劍的劍邪,在吾面前形同廢物。”時,劍雪只是淡然的回道:“隨便你講”。只可惜其重情重義心地善良的性子,竟成了其最大的也是最致命的弱點。

而劍雪在當初的圓教村事件後,一直一個人堅守著吞佛童子的秘密,後來又為友堅持要一力承擔起所有與友有關的責任,並對此甘之如飴。這不禁讓玲想到了一個詞“堅忍”!

順說,在鬼祚師和伏天塘為吞佛童子而來九峰蓮滫欲帶走人邪時,劍雪氣憤的言道:“逼人殺人!”[霹靂劍蹤第24集],記得在劍蹤第11集尾劍雪面對北辰胤、素還真、六醜三大高手時說過“傷人自傷”,後在劍蹤第12集開頭時又說“逼人自傷”,都沒有說出要敵人命的話,所以這時他如此說要麽是因為他此時的心境因吞佛童子之事和自己身為魔胎之事而大受影響,要麽就只是想嚇阻敵人。不過當時鬼祚師欲將人邪抓走之舉也是非常非常有可能會激怒仍在痛苦中的劍雪的。

----------------------------------------------------------

很有小資情調的劍者

證據一:

去茶鋪時只要了“果品,熱水”[口白念的是熱水,字幕打成“熱茶”了],待小二端來一茶壺白開水後,劍雪便從懷裏拿出一包包著梅茶的絹紙(茶葉包)放入沒有茶葉的茶壺中泡起來。

業途靈:大仔,好香。
秦假仙:嗯,這個香味好像是梅花。
[霹靂劍蹤第10集 奇刀 奇劍]


證據二:

破戒僧請劍雪喝一杯酒去寒,劍雪婉言謝絕,並取出兩壺茶放在火上煮,請對方喝。

破戒僧:火煎中的茶正透出傲雪的梅香吶。
劍邪:這是暮雪,夜梅煮成。
[霹靂劍蹤第21集 流血的聖劍]

以夜梅煮成的茶取名為“暮雪”,真的是很貼切呀。

當時有道友認為劍雪請破戒僧喝的是陳茶,玲認為不是,玲推測劍雪是把收集來的幹凈的雪(也許是采集自梅花上的沒有落地過的雪哦)和夜梅放在那兩個壺裏後就放在洞裏了,當時並沒將裏面的雪化開,而且由於那個山洞是冰箱,這兩樣東東就一直相安無事到劍雪這次回來,中途沒有化開過。

劍雪這次回來後,當著破戒僧的面把它們放在火邊加熱,也就是說這個時候暮雪茶才開始泡,因為雪花這時才開始融化並被和內中的夜梅一起加熱。所以就不存在變質的問題了,因為雪花煮時才化開,所以是新泡的。

至於為什麽玲會認為劍雪泡梅茶就說明他有小資情調呢,呵呵,因為從這兩個細節中可看出劍雪是個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挺講究的。

什麽是小資呢?小資是一種格調,一種品位,一種情趣,也是一種渴望,一種憧憬,一種向上追求的心態。雖然背負著如此悲哀的宿命,劍雪也並沒有成天的唉聲嘆氣,只在想起友人時心頭才會湧上鮮少在外人面前表露的惆悵……

----------------------------------------------------------

老實說,根據劇情來看,編劇很可能會安排鳩槃神子的戲份,因為前面有太多的東西沒有交代,比如說劍雪在回憶素還真的話:“一蓮托生品記載,人邪劍邪可以破解金銀”時,脫口而出的地名“雪山冰塹”後來一直沒被提到[霹靂劍蹤第13集 情義之間],還有欠六醜廢人(談無欲)的人情債還沒還完……
所以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只是這樣一來,豈不是要安排一個入魔的黑蓮……

只是,玲覺得劍雪的下一世不會成魔,因為魔胎就是魔胎,不管是說魔胎是由魔體轉變為佛體的魔者,還是說魔胎是魔者蛻化之後的剩余魔性部份孕化成的一個特別的個體,他身上的佛氣都是其自身的,不是外來的,所以不論孕化過多少次,他都是魔胎,本體為魔,卻擁有清聖佛氣的特殊的存在。
PS:劇情裏還曾用魔性,佛身來形容劍雪,應是指鳩槃神子在一蓮托生的相助下成佛的事吧。[霹靂劍蹤第20集 紅顏、情仇]

順說,鳩槃神子之所以能成為劍雪是因為有高僧相助,要再變回去,難道要出來個魔者相助?
汗,不要告訴玲,這個魔者是,某吞……

對於重生後的劍雪還會不會保有前世的記憶這個問題,玲覺得魔胎的重生類似於人的輪回,經歷了輪回的人往往是沒有前世的記憶的,頂多對以前的事有些感覺而已。所以如果編劇真的要讓劍雪以鳩槃神子的身份重出,那又怎麽解決這個記憶的問題呢?難道要編出用魔力或佛氣開啟劍雪前世的記憶的情節?那麽,誰來開,怎樣開呢?


----------------------------------------------------------

最後提一下煉邪師

煉邪師曾在霹靂皇朝之龍城聖影第21集 鳳與凰 中聲稱:“……另外雙劍就真正是恐怖的劊子手。”
汗,這句話當初引起多大的誤解呀,害的玲在看到劍邪出場前都以為他是壞人來著的。當然,劍邪一出場這個結論就有所動搖了,他的氣質,他的配樂,怎麽看怎麽聽都不像是個恐怖的劊子手呀。等劍邪再出來露了幾面,玲終於可以基本肯定,煉邪師的那句話是個“詐彈”了。(天音:為什麽是“基本肯定” 呢? // 玲:畢竟當時的情況還沒有水落石出,為了那萬分之一的可能性,玲要慎重。)

現在想來,當時煉邪師會說雙邪是恐怖的劊子手,也許是因為那時的設定還不明確吧?就像蝴蝶君,原先的設定竟然是,人妖……


此外,煉邪師為雙邪鑄劍鞘的事也挺謎的,真想知道詳細的劇情呀。
要分析的話,只能說雙邪不太可能一起去找煉邪師鑄劍鞘,否則劍一拔吞佛不就冒出來了……
若說是一先一後的話,就有三個可能了:

一是人邪的劍先被封住,導致受傷,被劍邪撞見,然後知道人邪為什麽劍不出鞘的原因的劍邪就有可能也跑去找煉邪師那兒去請他鑄劍鞘了。
至於劍邪會這樣做的原因,也許是不想出劍傷人,也許是也想看看煉邪師的能耐。

二是人邪的劍先被封住,而劍邪在把劍留在煉邪師那兒等著劍鞘的完工的同時,四處趴趴走,遇上了正在倒黴的人邪。

三是劍邪的劍先被封住,再加上他也的確不愛劍,怕傷人,所以遇上人邪時沒有背劍。然後人邪聽說了這事,就也去找煉邪師鑄劍鞘,想試探下煉邪師的能耐,結果也被封。


另外,在劍雪的那個封禪為其取名的回憶[霹靂劍蹤第09集 吞佛童子]裏,有封禪問他“旁人給你的名號是劍邪,因何不見你配劍?”的話,而在霹靂劍蹤第20集 紅顏、情仇 中,劍雪回憶自己當初與封禪一同來到圓教村的情況時的畫面裏,劍雪有背劍,為什麽先前不配劍的劍雪後來又背起劍來了呢?

而且劍邪這個名號也說明了他在遇到封禪前有配劍的。
難道說,他在遇到封禪之前,就跑到煉邪師那兒去請他鑄劍鞘了?所以他才沒有背劍?因為劍留在煉邪師那兒等著劍鞘的完工了。

所以在劍鞘鑄好後他就把劍取回來了?或是應人邪換劍之邀,來到圓教村前將原先收起的劍取出背上了。

而且在封禪回憶的雙邪初遇的那個鏡頭裏,劍雪是背著劍的,只不過當時封禪已經暈過去了,沒看到。

難道說,在封禪醒來後,劍雪就把劍送到煉邪師那去了?還是說,這又是一個BUG……

另外,人邪曾對蝴蝶君說過:“劍邪?哈,他不可能用劍跟你打,因為他的原則就是不用自己的劍戰鬥。”這也說明了在圓教村事件之前,劍邪也沒有在他的面前出過劍,至於原因,無非是不願邪劍奪命,多麽仁慈的劍者啊!
=====================================================================

PS:呃,感覺玲寫的仍是不行,不知道玲是不是唯一以這種不知名的形式來寫人物點評的人……擦汗……

順說,本文為《霧裏看花--談鳩槃神子》的姐妹篇。^_^

PSPS:看到劍雪死訊時,玲正在網上焦急的等待著霹靂劍蹤第27、28集的放出。當時玲就蒙了,雖然心中已經做好了萬一的準備,可是玲還是蒙了。等到看到新片後,等到看到那天怒人怨的一幕,看到那漫天的血雨,看到那滴落白雪的梅紅,一直看到那小小的黑蓮從蓮池裏顫微微的探出頭來,玲,都在流淚,心,好痛好痛……

真的好心痛,那麽善良的一個人,為了今生最好的朋友,不退江湖,四處奔走,多方擔待,
可是為什麽一切的努力,都化做徒勞?
為什麽無論如何選擇,都擺脫不了悲哀的宿命?

說一句玲很不願承認的話,因為他是魔胎,可藉由當初寄托他元神的黑蓮重生,只是,和人類的輪回一樣,這一世的記憶不會帶入下一世,所以下一世,他不會再是劍雪無名……

可是,不管下一世他會成為誰,玲都會期待再次看到他的身影,並由衷的希望下一世,他能夠平安幸福的生活。




《讀者》曾有一篇序言中提到:“‘九九歸一’意即從來處來,往去處去,又回到本初狀態。其實這種回復不是簡單的返回,而是一種升華,一種再造,一種涅槃,更是一個新的起點。”

結合從佛經裏學來的理論:生命的輪回,一個人的靈魂能隨著今生的積德而不斷地被凈化,被提升,從一個軀體轉移到另一個軀體的,從一種生命形式轉化為另一種生命形式,直至最後的圓滿。

再聯想到破戒僧劍僧玄蓮說的那句從來處來往去處去的話,私以為,黑蓮再開之時,復出的少年肯定更有佛性了~
也許就不會出現在定禪天一戰時,因聖魔二氣的影響而情緒狂亂,殺紅眼[旁白中提到的]的情況了,雖然這種情況的出現也與吞佛的挑釁,以語言相激有關。

想當初,劍雪出朱厭劍時那種狠絕的神色,估計也與體內佛魔二氣受到朱厭魔氣的影響有關。

而且公孫月曾對蝴蝶君提到六醜對自己形容說劍雪是邪劍狂性的劍客。邪劍是朱厭,狂性則說明了劍雪還是很狂傲的。
估計煉邪師當初說雙邪是劊子手也是因為雙邪都很高傲,均有幾分自負,故若聽到不利於自己的謠言也不會理會,典型的“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以至於外界的謠言越傳越玄~


另外,由後來的說身具佛氣的圓兒因為邪兵衛的緣故而發狂的劇情來看,當劍雪手持邪劍朱厭時顯得瘋狂的情況看來很有可能與其體質有關,畢竟佛魔雙氣是相斥的,就像是電池的雙極,完全的融合似乎不太可能……會短路的……


最後,武器事典二上面說,劍雪是因為發現朱厭出鞘能喚醒人邪潛藏的魔性才去煉邪窟求取劍鞘的,再加上在劇集中,劍雪和某吞對圓教村初戰的回憶裏,殺誡都是不出鞘的,估計應是人邪的劍先被封,所以知道這一點的劍雪後來才會去找煉邪師的。

上面還說因為殺誡用意在於止殺,故人邪甚少輕易讓殺誡出鞘……
默~丹客呀,為什麽玲會有您在為霹靂補BUG的感覺呢?: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