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 > 祆撒殿•暴雨心奴 > 閱讀文章 佈告欄精華區

主題: 【同人文學】【暴雨心奴中心】《生辰快樂》
作者 rambo888 (楓月) 日期 2018-04-15 12:14:31 得到評比 0
作者 yiping (慕雪) 日期 2015-10-04 21:09:48
謝謝你分享這麼棒的暴雨文章
給我們一起來翻閱期待還有新的文章出來
謝謝分享好文章
而且文筆很好
值得一看再看
而且還可以討論有關心奴的事情
作者 yiping (慕雪) 日期 2015-10-04 21:09:48 得到評比 0
作者 pili2712 (布狐狐) 日期 2015-09-13 02:21:13
『心奴…心奴…』

"嗯…是誰在叫我?"

『嗯…』
他意識朦朧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身影卻令他霎然怒目-

"是你們!你們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麼又一起出現在我面前!"

他下意識的想掄起戰鐮攻擊眼前人,身體卻沉重的使不上力,他低頭一看,發現手裡緊抓的不過是條厚重的被褥。

他開始意識到眼前環境的熟悉與自己身體狀態的不同。

這裡是烈劍宗,即使在那年他看見爹爹病逝和哭得悽愴的師兄之後便再不曾回來過,但這裡的一切卻始終如記憶般那樣的熟悉。只是,他早已成為陌生人。

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態並非他所熟悉的。胸口緊窒疼痛得令他難以喘氣,腦袋也燒得昏沉,即使身體覆著暖和的被單卻依然令他感覺寒冷,身體不斷沁出冷汗,那股從心底透出的寒冷令他直發哆嗦。

這種痛苦無助的感覺他不曾忘記,他還記得,那是他年幼時幾乎每日都要受到的折磨,每當心病發嚴重時他總在朦朧恍惚間隱隱感覺自己的靈魂被一股異力牽扯,好似有某個聲音在召喚他一般,亟欲將他的精神抽離,那種被人強力入侵的感覺總令他不由自主的昏厥過去,幾次以為自己不會再回來,卻總又能睜眼看見他心裡的始終放不下的那兩道身影。

"是什麼時候不再感到難受呢…"

他只隱約記得是在他七、八歲之後,那段時間做了什麼他已想不起來,只有一個畫面他記得很清楚…那是他爹爹帶著歉疚的眼神看著他,但轉身之後的背影又是如此的堅決……

"所以我現在是年幼的孩童模樣嗎?"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如此稚嫩的皮膚,想必經不起任何一點傷口吧。所以現在的我如果受了重傷,是不是就會因為血流過多而死亡呢…"

『心奴,你沒事吧?』
見心奴看著自己的雙手好些時候不語,黃裳男孩不住出聲。

『師兄…黃雨…』
是那個眼神始終澄澈如一的人,這時的黃雨不過與他為年紀相仿的男童,沒有成年時的那種矛盾的瀟灑和無奈,有的只是乖巧的聽從和畏縮。

『心奴,還難受嗎?』
這個聲音他絕對不會忘記。曾經,他的世界裡只有他,後來,他卻背叛了他,最後,他也不願將任何一點情感留給他。他最摯愛的爹親,烈霖…此時的他相較於辭世當時的病態憔悴,面色紅潤許多,嚴肅的面容掩不住眼底的關心。

『…不難受。』

"有你們在我身邊,再痛苦我也甘之如飴…既然這時尚未釀成暴雨,我便好好感受這霏霏細雨吧…"

『太好了!你能起來走動嗎?想給你看點東西呢!』
黃雨興致沖沖的拉著心奴的手欲將他拉起身,被一旁的烈霖使眼色阻止而緩下動作。

『師父…』

『爹爹我沒事的,不要緊。』
心奴撐過床柱,拉著黃雨的手走下床。

『夜晚風涼,穿上吧。』
烈霖將手中抱得暖和的長袍披到心奴身上。

『謝謝爹爹。』
還未退燒的發燙小臉靠在烈霖手上,撒嬌地蹭著。

『快去吧。』
烈霖蹲下身,滿是憐愛的輕撫著心奴的頭髮,兩人相視,微微一笑。



『師兄…你要帶我去哪裡?』
黃雨拉著心奴的手急促的走著,跟在後頭的心奴感到有些難以喘氣不住開口問道。

『這裡!』
聞聲望去,只見黃雨指著高聳的屋頂,心奴不禁皺眉。如果是成年的他,攀上屋簷絲毫不費力,但以現在的他…心疾的帶來的胸口緊窒感令他難以承受這樣的動作。

"對了…心疾是什麼時候好的呢…"

見心奴望著屋簷不語,黃雨走到他面前蹲下,示意心奴坐上他的背。
『上來吧!我揹你!』

『可是…』

『不要可是啦!再晚就來不及了!』

心奴一笑,任黃雨揹著他爬上屋頂。他雖然因病而孱弱纖細,但到底黃雨也不過與他同為孩童,他可以明顯感覺到黃雨的吃力。

『呼、呼…到了!』
黃雨將心奴放下,趕忙擦去額間的汗珠。

『師兄要讓我看什麼呢?』

『這個嘛…』

『師父!可以了!』
黃雨面對在庭院等待的烈霖大喊。

聞言,烈霖點點頭,蹲下身點火,細繩燒盡之後,煙火自竹筒噴射而出,綻放那一瞬的絢麗。

『是不是很漂亮!這是師父特別為你準備的驚喜!生辰快樂!心奴!』
黃雨興奮的搖著身旁不語的心奴。

心奴有些啞然的緩慢轉過頭,直勾勾的看著黃雨,顫抖的張著雙唇卻發不出一字。

『你很喜歡對不對!我就知道!我跟師父可是找了好久才買到這麼多的呢!』

『…我很想你們…為什麼你們都要離開我…』
心奴緊緊抓著衣襬,口裡一股酸澀。這時胸口的悶痛,不知是因為心疾,亦或是心痛。

『你說什麼啊?我沒聽清楚,煙火的聲音太大聲了。』
黃雨湊近心奴,撐著手抵在耳邊要心奴再說一次。

心奴咬著唇,垂著眼不發一語。半晌,他硬是吞了吞口水,搖搖頭笑道。
『…沒什麼,我最愛你們了!』

『我也是!你們是我最愛的家人!沒有你就沒有今天在這的我!所以…謝謝你,心奴!』
黃雨拉著心奴的手,認真的看著心奴笑道。

『黃雨…』
心奴抱住黃雨,埋首在他的懷裡。
"我們下輩子還要再做朋友哦…約定好了…不許再背叛我了…"

『你這傢伙也太愛撒嬌了,要長大啦!』
黃雨見心奴如此,輕拍他的肩膀。



深夜,烈霖輕撫著已然熟睡的心奴,若有所思的望著。此時,一道身影出現在門邊,掩去了灑落在房內的月光。烈霖回頭看了一眼,替心奴蓋好被單之後便走向來人。

『舞雩,你來了。』

『嗯。』

『我們到外頭說吧。』
烈霖回頭看了一眼心奴,說道。

兩人步出房門,將門闔上。

在烈霖與杜舞雩離開房間之後,心奴睜開雙眼,披上床邊的長袍,悄悄的走到門邊欲探聽他們在說些什麼。

『你確定嗎?』

『吾很確定。』

『但此去風險仍是未知,此異法吾未曾聽聞,怕是…』

『心奴的身體恐怕撐不到十歲了。』
烈霖打斷杜舞雩的話語。

『他近日昏厥的情況越來越頻繁,令吾擔憂…不論是何種代價,只要能讓心奴健康成長吾都願意一試,只是…』
烈霖面色嚴肅的看著杜舞雩。

『吾的身體不知尚能伴他成長多少年,未來的日子恐怕得拜託你了。』

『好友…』

『黃羽吾也必須開始嚴格訓練才行。』

『對那名孩童是否壓力過大了?』

『雖是抱歉,但吾的時間不多了…』

『吾能為心奴做的只有這麼多了,未來…心奴便拜託好友了…』

烈霖與杜舞雩的對話開始囃囃作響,周圍的景物開始變得模糊。倏地一瞬轉白,一片靜謐。

他再次看見烈霖那充滿歉疚的眼神,隨後便是毅然決然的轉身。

『爹爹---』

心奴張口大喊,伸手欲抓,卻發現自己的聲音被完全吞噬,他定睛再看,看見他的手正被一根刻著奇異文字的骨頭啃食血肉,逐漸與自己的骨頭溶為一體。

最後白光一閃,他的身體倏地打了哆嗦驚醒。

是石桌透過指尖傳來的冰冷。

原來他看書看到睡著了。

他看著自己的手,拿起燭臺走到圖騰面前靜默不語。

此時的他已經是那個因為屠殺文家食客八千、設陣欲將九千勝與最光陰至之死地而被囚再出的暴雨心奴。

在他被囚之前烈霖早已一片白骨,在他脫困之後黃雨已成刀下亡魂。

"夢嗎…"

他拿起戰鐮,單手用力抹過刀刃,鮮血直流而下。在昏暗的祅撒殿上,戰鐮刀刃上沾著鮮紅所透出的白光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他將傷口湊近唇邊,還未及舔舐便已然痊癒。

他垂顏,開始莫名發笑。

"死不了的身體呀…"

他放下戰鐮,拿著燭臺照亮在圖騰的眼睛上。他的頭靠在圖騰上,輕輕撫著圖騰上的每一筆輪廓。

『祅撒大神…』

『今年的生辰,祢要許給心奴什麼樣的願望呢…』



"我情願沒有這樣健全的身體,只願每次睜開雙眼都能看見你們…只看著我的你們……"
謝謝你分享這麼棒的暴雨文章
給我們一起來翻閱期待還有新的文章出來
作者 pili2712 (布狐狐) 日期 2015-09-13 02:21:13 得到評比 0
『心奴…心奴…』

"嗯…是誰在叫我?"

『嗯…』
他意識朦朧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身影卻令他霎然怒目-

"是你們!你們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什麼又一起出現在我面前!"

他下意識的想掄起戰鐮攻擊眼前人,身體卻沉重的使不上力,他低頭一看,發現手裡緊抓的不過是條厚重的被褥。

他開始意識到眼前環境的熟悉與自己身體狀態的不同。

這裡是烈劍宗,即使在那年他看見爹爹病逝和哭得悽愴的師兄之後便再不曾回來過,但這裡的一切卻始終如記憶般那樣的熟悉。只是,他早已成為陌生人。

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態並非他所熟悉的。胸口緊窒疼痛得令他難以喘氣,腦袋也燒得昏沉,即使身體覆著暖和的被單卻依然令他感覺寒冷,身體不斷沁出冷汗,那股從心底透出的寒冷令他直發哆嗦。

這種痛苦無助的感覺他不曾忘記,他還記得,那是他年幼時幾乎每日都要受到的折磨,每當心病發嚴重時他總在朦朧恍惚間隱隱感覺自己的靈魂被一股異力牽扯,好似有某個聲音在召喚他一般,亟欲將他的精神抽離,那種被人強力入侵的感覺總令他不由自主的昏厥過去,幾次以為自己不會再回來,卻總又能睜眼看見他心裡的始終放不下的那兩道身影。

"是什麼時候不再感到難受呢…"

他只隱約記得是在他七、八歲之後,那段時間做了什麼他已想不起來,只有一個畫面他記得很清楚…那是他爹爹帶著歉疚的眼神看著他,但轉身之後的背影又是如此的堅決……

"所以我現在是年幼的孩童模樣嗎?"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如此稚嫩的皮膚,想必經不起任何一點傷口吧。所以現在的我如果受了重傷,是不是就會因為血流過多而死亡呢…"

『心奴,你沒事吧?』
見心奴看著自己的雙手好些時候不語,黃裳男孩不住出聲。

『師兄…黃雨…』
是那個眼神始終澄澈如一的人,這時的黃雨不過與他為年紀相仿的男童,沒有成年時的那種矛盾的瀟灑和無奈,有的只是乖巧的聽從和畏縮。

『心奴,還難受嗎?』
這個聲音他絕對不會忘記。曾經,他的世界裡只有他,後來,他卻背叛了他,最後,他也不願將任何一點情感留給他。他最摯愛的爹親,烈霖…此時的他相較於辭世當時的病態憔悴,面色紅潤許多,嚴肅的面容掩不住眼底的關心。

『…不難受。』

"有你們在我身邊,再痛苦我也甘之如飴…既然這時尚未釀成暴雨,我便好好感受這霏霏細雨吧…"

『太好了!你能起來走動嗎?想給你看點東西呢!』
黃雨興致沖沖的拉著心奴的手欲將他拉起身,被一旁的烈霖使眼色阻止而緩下動作。

『師父…』

『爹爹我沒事的,不要緊。』
心奴撐過床柱,拉著黃雨的手走下床。

『夜晚風涼,穿上吧。』
烈霖將手中抱得暖和的長袍披到心奴身上。

『謝謝爹爹。』
還未退燒的發燙小臉靠在烈霖手上,撒嬌地蹭著。

『快去吧。』
烈霖蹲下身,滿是憐愛的輕撫著心奴的頭髮,兩人相視,微微一笑。



『師兄…你要帶我去哪裡?』
黃雨拉著心奴的手急促的走著,跟在後頭的心奴感到有些難以喘氣不住開口問道。

『這裡!』
聞聲望去,只見黃雨指著高聳的屋頂,心奴不禁皺眉。如果是成年的他,攀上屋簷絲毫不費力,但以現在的他…心疾的帶來的胸口緊窒感令他難以承受這樣的動作。

"對了…心疾是什麼時候好的呢…"

見心奴望著屋簷不語,黃雨走到他面前蹲下,示意心奴坐上他的背。
『上來吧!我揹你!』

『可是…』

『不要可是啦!再晚就來不及了!』

心奴一笑,任黃雨揹著他爬上屋頂。他雖然因病而孱弱纖細,但到底黃雨也不過與他同為孩童,他可以明顯感覺到黃雨的吃力。

『呼、呼…到了!』
黃雨將心奴放下,趕忙擦去額間的汗珠。

『師兄要讓我看什麼呢?』

『這個嘛…』

『師父!可以了!』
黃雨面對在庭院等待的烈霖大喊。

聞言,烈霖點點頭,蹲下身點火,細繩燒盡之後,煙火自竹筒噴射而出,綻放那一瞬的絢麗。

『是不是很漂亮!這是師父特別為你準備的驚喜!生辰快樂!心奴!』
黃雨興奮的搖著身旁不語的心奴。

心奴有些啞然的緩慢轉過頭,直勾勾的看著黃雨,顫抖的張著雙唇卻發不出一字。

『你很喜歡對不對!我就知道!我跟師父可是找了好久才買到這麼多的呢!』

『…我很想你們…為什麼你們都要離開我…』
心奴緊緊抓著衣襬,口裡一股酸澀。這時胸口的悶痛,不知是因為心疾,亦或是心痛。

『你說什麼啊?我沒聽清楚,煙火的聲音太大聲了。』
黃雨湊近心奴,撐著手抵在耳邊要心奴再說一次。

心奴咬著唇,垂著眼不發一語。半晌,他硬是吞了吞口水,搖搖頭笑道。
『…沒什麼,我最愛你們了!』

『我也是!你們是我最愛的家人!沒有你就沒有今天在這的我!所以…謝謝你,心奴!』
黃雨拉著心奴的手,認真的看著心奴笑道。

『黃雨…』
心奴抱住黃雨,埋首在他的懷裡。
"我們下輩子還要再做朋友哦…約定好了…不許再背叛我了…"

『你這傢伙也太愛撒嬌了,要長大啦!』
黃雨見心奴如此,輕拍他的肩膀。



深夜,烈霖輕撫著已然熟睡的心奴,若有所思的望著。此時,一道身影出現在門邊,掩去了灑落在房內的月光。烈霖回頭看了一眼,替心奴蓋好被單之後便走向來人。

『舞雩,你來了。』

『嗯。』

『我們到外頭說吧。』
烈霖回頭看了一眼心奴,說道。

兩人步出房門,將門闔上。

在烈霖與杜舞雩離開房間之後,心奴睜開雙眼,披上床邊的長袍,悄悄的走到門邊欲探聽他們在說些什麼。

『你確定嗎?』

『吾很確定。』

『但此去風險仍是未知,此異法吾未曾聽聞,怕是…』

『心奴的身體恐怕撐不到十歲了。』
烈霖打斷杜舞雩的話語。

『他近日昏厥的情況越來越頻繁,令吾擔憂…不論是何種代價,只要能讓心奴健康成長吾都願意一試,只是…』
烈霖面色嚴肅的看著杜舞雩。

『吾的身體不知尚能伴他成長多少年,未來的日子恐怕得拜託你了。』

『好友…』

『黃羽吾也必須開始嚴格訓練才行。』

『對那名孩童是否壓力過大了?』

『雖是抱歉,但吾的時間不多了…』

『吾能為心奴做的只有這麼多了,未來…心奴便拜託好友了…』

烈霖與杜舞雩的對話開始囃囃作響,周圍的景物開始變得模糊。倏地一瞬轉白,一片靜謐。

他再次看見烈霖那充滿歉疚的眼神,隨後便是毅然決然的轉身。

『爹爹---』

心奴張口大喊,伸手欲抓,卻發現自己的聲音被完全吞噬,他定睛再看,看見他的手正被一根刻著奇異文字的骨頭啃食血肉,逐漸與自己的骨頭溶為一體。

最後白光一閃,他的身體倏地打了哆嗦驚醒。

是石桌透過指尖傳來的冰冷。

原來他看書看到睡著了。

他看著自己的手,拿起燭臺走到圖騰面前靜默不語。

此時的他已經是那個因為屠殺文家食客八千、設陣欲將九千勝與最光陰至之死地而被囚再出的暴雨心奴。

在他被囚之前烈霖早已一片白骨,在他脫困之後黃雨已成刀下亡魂。

"夢嗎…"

他拿起戰鐮,單手用力抹過刀刃,鮮血直流而下。在昏暗的祅撒殿上,戰鐮刀刃上沾著鮮紅所透出的白光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他將傷口湊近唇邊,還未及舔舐便已然痊癒。

他垂顏,開始莫名發笑。

"死不了的身體呀…"

他放下戰鐮,拿著燭臺照亮在圖騰的眼睛上。他的頭靠在圖騰上,輕輕撫著圖騰上的每一筆輪廓。

『祅撒大神…』

『今年的生辰,祢要許給心奴什麼樣的願望呢…』



"我情願沒有這樣健全的身體,只願每次睜開雙眼都能看見你們…只看著我的你們……"

3 篇文章 :1

TOP
看版公告發起新主題時,請詳述討論重點。嚴禁於討論內容留空白,或說明不清楚。例:僅留下「如題」字樣者。此類主題一經發現,恕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