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 > 創作文學版 > 閱讀文章 佈告欄精華區

主題: 青陽失憶記─霹靂版
作者 cp296011 (風鈴草) 日期 2018-10-06 11:43:32 得到評比 0
【蒿棘居】
素還真來到蒿棘居的門外,卻在門口徘徊不敢進入。
「怎麼辦?平常有事來訪前輩時,因為有青陽陪著,所以才出入方便。如今.......可是青陽的毒只有前輩能解....」
停頓一下,從門看向居內,又繼續徘徊。
「怎麼辦呢?啊!」素還真停止移動「如果是臥雲,應該就好進入,可是......萬一身份敗露,後果不堪設想啊!真是為難!」
這時,傲笑紅塵手提著外食回來了!看到素還真奇怪的在自己家前走來走去.....
「素還真,你在我家門外徘徊做什麼?有事嗎?」
(啊!前輩怎麼是從外面回來?)「是!」
「那你也太會挑時間了吧!我正好買了便當呢!」
「只是巧合...」這時素還真的肚子不合作的咕嚕咕嚕叫了幾聲。(這......)
素還真無奈的低著頭。
當然,傲笑前輩也非如以前那般討厭素還真,於是說道「你跟我進來吧!」
「可是,我沒有帶青陽來ㄝ!」露出懷疑的眼神問道。
「是嗎?」(想騙我?)「反正先進屋吧!」
「是!」
進屋後,素還真坐於桌前,傲笑紅塵則一旁故作忙碌狀。
素還真望著桌上的食物,以及撲鼻而來的香味,口水是盡力忍住不流出來,可是胃分泌則已翻天覆地,但礙於傲笑紅塵,自己是還不敢擅動。
過了些時間,傲笑終於才相信青陽真的沒有來,於是坐在素還真對面的椅子。
看素還真快忍不住的眼神,傲笑微笑道「可以吃了!」
聽到傲笑這麼一說,正準備動手的素還真又遲疑了,因為他發現一件事。
這是他第一次和傲笑前輩同桌用餐,而且從海鯨島後,傲笑第一次很和氣的待他。
看素還真動都不動,傲笑乾脆把東西都分一半,一半自己的,一半則都放到素還真那邊。
素還真因為桌子得震動而回神,看到傲笑的舉動....「前輩!你.......」
「什麼都不要說,你趕快吃完就是了!」傲笑話說完,恢復平常的嚴肅表情。
素還真終於開動了。
膳後,素還真和傲笑紅塵在竹林散步。
「素還真,你應該說出此行的目的了吧!」
「是!前輩,事情是這樣的,青陽..........」
「這麼嚴重的事,你竟然現在才告訴我..........要我為青陽治病,我很樂意,但是,我認為你可以不用幫青陽恢復記憶了!」
「為什麼?」
「因為其實你們兩個不適合,但我並不想為難青陽,如今青陽會發生這種事,表示你們緣份已盡!」
「這........可是,劣者已經請晏大夫幫忙製出解藥了!」
「做不做的出來還不知道呢!所以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
「......................」(為什麼前輩還是這樣啊!剛剛難道我在作夢?)
「好了,去把青陽帶來吧!」
「是!劣者告辭!」
在素還真離去後,傲笑擔心素還真會乾脆另尋治療青陽的方法,而延誤青陽的病情,所以隨後跟去。
【拂水樓】
青陽費盡千辛萬苦,終於來到拂水樓,他不知道身體有隱疾,只覺得越來越使不上力,除了走路,及之前追莫召奴外,沒有施展武功的機會,因此真氣流失的現象並很明顯。
但是,毒氣還是會漫延全身的.....
青陽進入拂水樓,晏定邦一如往常的給病人看病。
一位應該是今天最後一位病人離去後。晏定邦離開診療室出來。
晏定邦看到氣色非常不佳的青陽,關心的前去問道「你是來看病的嗎?」
「這嘛!應該說是來找人的,請問晏大夫在嗎?」
「我就是!」
青陽來不及看清楚晏定邦的上下已經昏過去了!
晏定邦勉強扶助青陽到病床安置!
晏定邦為青陽把脈後...「唉!素還真再不找傲笑來,青陽可能藥石罔效了!不過,這種毒......早點給我看,也許我有辦法,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
路途上的素還真「算算時間,青陽應該是去拂水樓了!往拂水樓去!」
這時,臥雲乘雲而來。「等你到時,青陽就掛了!上來!」
「嗯?」
「嗯什麼!快走啦!」
臥雲拉著素還真,乘雲往拂水樓飛去。
暗地跟蹤的傲笑紅塵聽臥雲的語氣似乎青陽快沒命了,於是施展禦劍術飛向拂水樓。
很快的,素還真和臥雲來到拂水樓!
晏定邦看到兩人來了,卻沒有傲笑紅塵的身影「咦!傲笑紅塵前輩呢!」
「怎麼了!青陽快不行了嗎?」
「那快把青陽帶到雲上去蒿棘居!」
「這樣一定來不及的,何況快速飛行的情況下,青陽會受到風寒喔!」
「這..........這..............」
這時,傲笑從外飛進來。
「前輩!你怎麼來了?」
「啊!太好了!」
傲笑降落後...「青陽呢?」
「跟我來!」
晏定邦帶傲笑到青陽的病房,然後晏定邦離開病房讓傲笑為青陽專心醫治。
臥雲和素還真確定青陽應該不會有事了,兩個人開始抬槓起來。
晏定邦遲疑一下,終於開口。
「那個.........」
臥雲和素還真兩個靜下,同時望著定邦。「什麼事?」
(失去記憶的解藥已經知道藥方了,可是,我為何忽然不想告訴他這件好消息.......臥雲對我做過的事,是該算在誰身上呢!反正出主意的應該是素還真,那就........)
「為何不說話了?嗯!難道妳..........當時事情是臥雲做的,有事就找他!」
「素還真!你胡說什麼?我只有對飛煙做過,晏定邦是你做的吧!」
(....做什麼啊?.....這時候竟然還........)「青陽的失憶有救了,只是不知道你辦不辦的到!」
素還真道「耶~~晏大夫不說,怎知我辦不辦得到呢?」
「啊哈!你們慢慢聊喔!我約飛煙去吃飯呢!告辭!」
臥雲咻一聲,離開了拂水樓。
「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了,妳可以說了!」
「要醫好青陽,你必須和青陽發生關係!」
「發生什麼關係?」
晏定邦別過頭,背對素還真不語。
「難道........難道是...........」
「因為汗青編的失憶藥丹含特殊成份,所以..........」
「我明白了!」
然後兩人一直不語,晏定邦整理病歷表,素還真則一旁沉思。
傲笑紅塵和青陽子終於從病房走了出來。
傲笑故意的在素還真面前問青陽「你真的要跟我走。」
「你救了我,跟你走是應該的!除非你認為我會打擾你,那就........」
「ㄟ........怎麼會呢?那就早點走吧!晏大夫,我們告辭了!」
「好!」
傲笑紅塵和青陽子離去後,晏定邦看素還真的表情,素還真一臉不愉快。
晏定邦忽然心軟告訴素還真「你是不是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何事?」
「傲氏煞氣!」
「咦?」(對呀!海殤君、愁月仙子、袁冬曲、無忌、白雲驕霜、聖知、聖慧、凋.....)
「想起了嗎?想起了就趕快去!」
「多謝了!晏大夫!」
素還真急忙的追往傲笑和青陽離開的方向而去。
在往蒿棘居的路上,傲笑看到一位似乎有難的女子,好心的準備前去幫忙。
這時,還站在一旁的青陽一瞬間被帶走了。
素還真追趕至此,看不到青陽,就問傲笑「青陽呢?」
傲笑回頭看素還真的同時,那位女子立即化成光進入傲笑體內,然後傲笑拿出傲笑紅塵劍對著素還真「你!罪無可赦!」
「前輩!」
青陽被汗青編的人帶到某處。
青陽是怎樣也不肯跟汗青編合作。汗青編覺得既然談不成,青陽就只有死路一條。
而正忙著跟傲笑對戰的素還真,忽然衣服被傲笑刺破了。
素還真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這......不、不行!絕對不能讓聖石傳說的事再重演.....)
「怒火燒盡九重天!」
傲笑忽然停下,素還真則躲到一旁施展一人三化。
分身留下繼續跟傲笑打,本尊則趕快跑去救青陽。
此時,正被汗青編圍毆的青陽已經跌在地上快不行了!
「哈哈......最後一掌結束你的性命!」
掌氣發出去時,青陽覺得自己真的不行了,於是閉上眼準備迎接死亡。
忽然聽到眼前有人「啊!」一聲,青陽睜開眼,看到的竟是素還真。
(咦!素.......)看到眼前披頭散髮的素還真,青陽忽然覺得很久很久以前好像有看過素還真這樣子。
「哈哈.......素還真!你來了也沒用,再贊一掌送你們兄弟上西天!」
素還真緊緊抱住青陽,兩個人準備等死。
可是這回又換別人「啊!」了,而且還很多人。
原來傲笑紅塵即時恢復神志,一來就把那些汗青編的人全送去見閻羅王了。
傲笑和素還真的一個分身扶起素還真和青陽子。
「咦!還有一個呢!」
「他、邊喊著采鈴等我邊離開了!」
「就是因為他,我才恢復的!好了,此事不重要,先把你和青陽扶回拂水樓要緊。」
「我還好,青陽就............」
「青陽!」
「青陽昏過去了!還是趕快走吧!」
拂水樓。
確定青陽和素還真沒有大礙後,傲笑紅塵只交代素還真好好照顧青陽後即離開。
「晏大夫!幫我和青陽準備一個房間吧!」
「一個房間?」
「妳先前不是跟我說了,要讓青陽恢復記憶必須.....必須......」
「喔!我知道了!」(可是.....剛剛給青陽急救時,已經讓青陽順便吃解藥了....哈!罷了!)「好!我馬上去準備!」
夜裡,素還真和青陽子在同一床上。
青陽趴睡在裡側。
在外側的素還真一直在努力做心理建設,終於差不多之後,素還真的一隻手輕輕撫摸青陽枕頭上的髮。
然後頭,然後頸上的髮,一直延伸至背部。
這時,青陽忽然醒了,看到身旁的素還真。
「大哥啊!你要幫我抓背的話可以再用力一點嗎?這樣的力道......青陽會癢耶!」
「青陽.........」
素還真忽然低頭還伸出雙手抱住青陽的腰。
青陽被素還真這奇怪之舉驚動的趕快轉身將素還真推開並坐臥著。
「大哥!你在做什麼?」
這時終於才回過神的素還真「咦?青陽!你叫我什麼?」
「大哥!」
「青陽!你恢復記憶了!太好了!」素還真欲緊緊摟住青陽時,青陽手抵擋著。
「大哥!..........嗯!一定是秦假仙介紹你亂看影片,我去找他算帳。」
青陽準備下床時,熊熊發現額前的兩束白髮。
「咦!我的頭髮怎麼......」青陽摸摸自己的頭「怎麼全鬆了?」
這時候,莫召奴來到房外。
「你們都醒了吧!」
「莫召奴嗎?進來吧!」
「好!」進入「外面已經準備好宴席了,就等你們兩位了!」
青陽還在煩惱自己的頭髮「我、我的頭髮!我的頭髮......」
「我幫你吧!」
「我也來!」
半個時辰後,青陽子、素還真、莫召奴一起到宴席會場.......
接著如何請自行猜測囉!青陽失憶記到此結束!
作者 cp296011 (風鈴草) 日期 2018-10-06 11:35:24 得到評比 0
==== 回覆給【 ~盈盈~ (pili1980) 】====
其實...要把原版轉貼過來也是可以的...
============ 多 人 回 覆 結 束 ============
【心築情巢】
看到素還真再次來訪,莫召奴有點擔心的問「素還真,你這次來,路上有遇到誰嗎?」
「莫召奴果然是莫召奴!沒錯,我在路上遇到很久不見的好友崎路人了!」
「你有沒有告訴他,青陽失去記憶的事?」
「沒有!怎麼了?」
「我想,青陽有可能轉往心築情巢而來了!」
「會這麼剛好!那怎麼辦?」
「唉!將計就計了!只是..........唉!你不是說晏定邦在儒園嗎?跟她說計劃變了,請她先回拂水樓吧!」
「那你是有辦法囉!」
「嗯!你趕快去跟晏定邦解釋吧!」
「好!那我先告辭了!」
見素還真離開心築情巢後,青陽來到心築情巢的大門。
「素還真果然是來心築情巢!」
這時,淚痕出現在青陽面前......
淚痕面對青陽,用手比了個四,然後再比個一,接著在自己胸前比個心。
後來,淚痕用手再比了個二,再對著遠方的竹子比了比。
接著,淚痕用手比了三,然後在沙地上畫了很像琴的圖。
最後,淚痕用手比出四,然後不知哪裡拿出了鍋子和鍋鏟,當場炒起東西來。
青陽看了之後問道「你、不會是再比手畫腳吧!」
淚痕收起鍋和鏟,點頭!
「要猜對才可以進入?」
淚痕再點點頭。
「那你可以再比一次嗎?」
淚痕聽了,無奈的滴下眼淚。
「很為難嗎?那不用了,我想想,嗯...........心、竹、琴、炒,心築情巢!」
然後淚痕消失,此時,心築情巢的大門打開了。
莫召奴的聲音傳來「青陽子!請進吧!」
青陽進入心築情巢並道「打擾了!」
一見到莫召奴,青陽不知如何形容,只是眼睛直視著。
「青陽子!」
「啊!抱歉!吾失態了!」
「青陽子千里迢迢而來,想必是有要事吧!請說!」
「這嘛........」(如果直接問對方的性別會不會太無禮?怎麼辦?)
「怎樣?」
「聽說這裡的主人體弱多病,甚至引起素還真的萬分關切,吾特別也來探訪。」
「我就是此地的主人,莫召奴,但是我身體很好並無體弱多病!」
「這....也許是傳言有誤,在下真是抱歉!」
「你說你是因為素還真來才來的,你跟素還真的關係是.......」
「吾並沒有要與他為敵,但他似乎視吾為敵人、仇家,吾實在不明白,吾到底做了什麼壞事!」
「這樣啊!.....不如,讓我來助你們談和吧!你去找素還真來!」
「這嘛!」
「你不願意?」
「我馬上的去找素還真來,你等我!」
「我會等你和素還真來的!」
青陽子離開心築情巢,往琉璃仙境去。
離開心築情巢不遠,一花香為了生活四處賣花,青陽前去買了一束花,再回到心築情巢。
看著馬上回來的青陽子,莫召奴好奇的問「青陽子,你為何又回頭?」
「沒什麼,這、給"妳"!告辭!」
青陽匆匆離去。
手上捧著花的莫召奴(這.....青陽你......)
心築情巢,莫召奴正躺在自己的床休息。淚痕帶素還真和青陽子進來了!
淚痕「..............」
莫召奴「啊!真的?快扶我起來!」
淚痕扶起莫召奴。
青陽子看了,擔心的問道「莫召奴妳怎麼了?」
「昨天受了點風寒,休息一晚之後,現在好多了!「能同時見到兩位,是我最高興的一件事,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與兩位共談,淚痕!」
「........」
「到花園準備香茗、小菜!」
淚痕點點頭,轉身去準備。
花園!
莫召奴「素還真,青陽子,我想問你們幾個問題!」
青陽子「請問吧!」
素還真「只要劣者知情絕不會保留。」
莫召奴「嗯!儒、道、釋三教不只是限制在於人,連動物之中也有三教,植物之中也有三教,素還真你能回答嗎?」
「蛟龍鱗鳳之屬,近於儒者也,猿猴鶴鹿之屬,近於道者也,獅子牯牛之屬,近於釋者也,此乃動物中之三教也;竹梧蘭蕙之屬,近於儒者也,蟠桃老桂之屬,近於仙者也,蓮花薝蔔之屬,近於釋者也,此乃植物中之三教也。」(怎麼有點按劇本又有點.....)
「果然是人中之龍,素還真你博學廣聞、才高八斗呀!」
「莫召奴你過獎了!」(只不過是好幾年前背過的詞嘛!)
「青陽子,你知道聖人、賢人、庸人、小人、仙佛是怎樣區分的嗎?」
「無惡無善是聖人,善多惡小是賢人, 善小惡多是庸人,有惡無善是小人,有善無惡是仙佛。」
「答的好,青陽子也不同凡響!」
青陽聽了只是傻傻的笑。
莫召奴忽然面有難色「唉.....那個......」
青陽擔心的問「怎麼了?」
「青陽子、素還真,我們三人結為異姓金蘭好不好?」
素還真「這嘛!」
青陽子「這、這嘛!」
素和青均面有難色,質疑中!
僵持到黃昏,淚痕忍不住站出來了。
淚痕拿著牌子,上面寫道「素還真、青陽子,心築情巢夜不留客,請你們快點決定?」
「我知道了!你們看不起我.....」
素還真解釋道「劣者絕無此意!」
「那你們為何遲遲不答應呢?」
「問題是出在我和青陽子,有言道,正邪不兩立、冰炭不同爐。」
「素還真,你我之間,誰是正,誰是邪呢?」
「誰正誰邪,你比我還清楚!」
「這……」
「我答應三人義結為異姓金蘭,青陽子,你呢?」
莫召奴有意無意的睜著雙眼望著青陽。
「好吧!我答應!」
三人點了香,拜了天地,從此結義。
「我想,你們今晚就留下來吧!」
「好!青陽,你呢?」
「好!」(廢話,你都留了,我怎麼可以不留!)
淚痕帶素還真和青陽子去安排好的房間。
莫召奴在自己的房裡.......
「總算是到結拜這裡了!接下來...........」
夜裡,青陽來到莫召奴的房間「莫召奴!」
「咦!怎麼這樣叫我呢?我們已經是結拜兄弟了!」
「喔!三妹!」
「你說什麼?」(不能生氣,青陽什麼都不知道!)
「唉!其實我有些話一些話想跟妳說!」
「你說吧!」
「召奴!從第一次見到妳,我就一直忘不了你,我想我可能已經.....」
「啊!不行,青陽,你不可以!」
「為什麼?」
「我、我想你可能誤會了!而且,我是男的,所以你不可以.....」
「什、什麼?妳、你真是讓我失望!」
「算是........,但我已經有他了!他就是........」
此時,素還真從外面走過,莫召奴追出去,拉著素還真的手臂,對青陽道「就是素還真!」(我豁出去了!)
素還真還不是很清楚狀況的問道「嗯?什麼就是我?你們.......在做什麼?聊天嗎?真不夠意思,竟然沒有找我來!」
莫召奴用很認真的表情看著素還真道「素還真!我有話一直想跟你說!」
「ㄟ....三弟!你應該叫我大哥了吧!」
青陽一旁喃喃自語「三、弟!」(天啊!我竟然一直把莫召奴當成.....而素還真一直是很明白,我實在......)
「唉!素還真也好、大哥也好,反正我有話跟你說,我一直對你有好感,我.......」
「可是,三弟,我希望可以和我過下半輩子的是青陽,所以抱歉了!」
「啊!」(素還真.......)
「啊!」(怎麼會是我?)
素還真靠近青陽喊道「青陽...」
「哼!」青陽閃身到莫召奴身旁「召奴!」
忽然,青陽一陣昏眩,而有點站不穩,素還真和莫召奴緊張地把青陽扶著。
兩人異口同聲道「青陽!」
青陽勉強站穩「我沒事!」
「青陽!」(反正都這樣演下去了,乾脆就.....)「青陽!我想你還是早點休息吧!」
素還真使力硬拖著青陽往房間去,青陽卻無力反抗,只好隨素還真去了。
青陽在床上躺著,卻欲休息又不敢放心休息,因為房內有人一直盯著。
素還真搬了椅子,坐在床邊,看著青陽不安的表情,問道「怎麼了?你放心睡覺吧!我會陪你的!」
「.....」(我才不需要你呢!哼!)
青陽翻身向另一邊,背對著素還真,此時,床上空出了一半。
素還真看了這情形,於是起身將椅子挪回桌下,然後吹熄燈火,再走到房門將門關妥!
接著.....
青陽以為素還真離開了,於是安心的闔上眼準備睡覺。
這時,背後忽然傳出素還真的聲音「青陽!你不要這樣睡啦!這樣被你壓的那隻手會麻痺唷!」
青陽緊張的坐起來,看著床上.......的素還真。
「素還真!你、你想幹什麼?」
「照顧你啊!」
「你.................」
青陽有點生氣,卻也懶得跟素還真說話,準備越過素還真下床去,忽然青陽感到一陣昏眩,差點跌到床下。
幸好,素還真及時扶回青陽,利用扶持的短暫時間,素還真幫青陽把了脈。
(這......不妙啊!本來只是想跟青陽培養兄弟之情,卻不知為何青陽就這麼討厭我,甚至想逃,甚至......如果我再硬要照顧青陽,青陽真的動了肝火會加重病情的!.......唉!好吧!)
素還真重新將青陽安置好在床上。
「青陽!你真的想要和莫召奴有進一步的發展?」
「........」
「你應該知道我和采鈴那一夜是怎麼發生的吧!我可以再為你安排!」
「........」
「早上好好加油吧!我會幫你加在早餐裡,好好休息吧!」
說完,素還真離開。
青陽也終於放心的睡覺了!
清晨,素還真來向莫召奴辭別,因為青陽的病情越來越嚴重,該去蒿棘居求助了!
上午,青陽沒敲門就進入莫召奴的房間。
「莫召奴!」
「青陽!你怎麼可以沒敲門就闖進來,雖然我們是結拜兄弟了,但是基本禮節,我覺得你還是應該.....」
「我不管這麼多,這次我一定要得到你!」
「咦?」
青陽搖搖晃晃的走著,一步一步考靠近莫召奴。
莫召奴先是慢慢退,可是看青陽眼神、臉色有異,忽然,青陽抓住莫召奴的手臂。
「召奴!」
莫召奴被青陽這一舉動嚇到,使力掙脫青陽的手並道「青陽!你別這樣,而且你不可以這樣!」
「召奴......」
一陣酒氣,薰的莫召奴逐漸要失去斯文氣息,莫召奴自己也覺得再這樣下去,可能會失控打了青陽,於是莫召奴開始往房外去。
再怎麼說,心築情巢是莫召奴的地盤,所以莫召奴很快就擺脫青陽的糾纏。然後暗處觀看青陽的舉動。
青陽追丟了莫召奴後,乾脆在涼亭靠著柱子喘息。
莫召奴見狀,擔心的走近青陽。
「青陽!你沒事吧!」
莫召奴習慣動作的將手靠在青陽的肩膀,青陽忽然抓住莫召奴的手,並把莫召奴拉向往亭角的柱子。
這是一個死角。
「哈哈哈..........被我抓到了吧!」
其實,在青陽追逐莫召奴的這段時間,有雙眼睛一直在暗處盯著!
眼看莫召奴可能會被青陽上了,此人已經準備泣龍怨.....
這時,莫召奴的聲音傳來「青陽!青陽!你.........」
淚痕緊張的拿著泣龍怨來到涼亭,看到的情形竟是............
「青陽!青陽!你怎麼了?」
剛剛,就在青陽的臉要靠近莫召奴的臉時,青陽忽然頭往莫召奴肩上,然後昏迷不醒。
莫召奴雖然覺得好險,卻仍馬上恢復平常心。
「淚痕,來幫我把青陽扶到房間吧!」
「.......」
將青陽安置好後,莫召奴看到桌上的杯盤及一封信,莫召奴打開信一閱。
「這是............素還真,你竟然為了青陽,而謀害我,真是........竹本口木子!」
淚痕一旁淚流滿面的直望著莫召奴。
莫召奴走近,輕拍淚痕的肩道「沒事了!遊戲到此結束!你可以放心了,先回去休息吧!」
「..........」
「真的結束了!還是你已經不相信我了?」
淚痕搖搖頭後,收起淚水離去。
【汗青編】
汗青編的某主事正在責罵跟青陽接洽的使者。
「你這個笨蛋,既然有能力將青陽子弄昏,為何不乾脆趁機將他帶回汗青編呢!人到手了,上面的自有千種方法讓青陽歸順汗青編,你實在.......」
「屬下知道錯了!」
「知道了又怎樣!真是的.....」主事沉思一會又繼續道「我想素還真和青陽子目前狀態應該是水火不容,否則至少未像現在合作愉快,加上青陽毒患在身,你快帶人去將青陽子抓來!」
「是!」
【心築情巢】
熟睡的青陽,忽然驚醒!
一旁的莫召奴,原本也靠著桌子打瞌睡,因為青陽,也醒來。
青陽滿身大汗的,莫召奴見狀起身準備濕毛巾,然後遞給床上的青陽。
青陽看到莫召奴在房內,緊張兮兮的問道「你怎麼在這裡?我、我不會是對你做了什麼事吧?」
「沒有!來,把汗擦去吧!」
「是嗎?好險!」
「青陽!我跟你不可能有結果的,但是,如果你不嫌棄,我可以介紹我妹給你認識!」
「你妹?」
「嗯!她就是拂水樓的主治大夫──晏定邦!」
「咦!你們怎麼不同姓?」
「我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妹,她跟她母親的姓!」
「是這樣啊!毛巾還你!既然你說了,我想看看她好了,可是,拂水樓怎麼走?」
「你再休息一下,待會我拿路觀圖給你!」
「好!」
青陽躺下闔眼入睡,莫召奴帶著毛巾離去。
休息了一晚的青陽,精神、氣色好多了,聽說素還真已經先離開幾日了,自己也不便再打擾莫召奴,於是帶了路觀圖便離開心築情巢。
作者 pili1980 (~盈盈~) 日期 2018-09-30 10:14:44 得到評比 0
作者 cp296011 (風鈴草) 日期 2017-11-10 17:18:25
還好這篇是改版前的
所以還找得到
不過不能在圖書館看...
會想笑...XD
真的
我在網咖翻到這篇
也是笑到內傷
可惜後半段寫得太精簡
不然還蠻好玩的...^^
作者 cp296011 (風鈴草) 日期 2017-11-10 17:18:25 得到評比 0
還好這篇是改版前的
所以還找得到
不過不能在圖書館看...
會想笑...XD
簽名檔
活動名稱:2017年12月17日青陽子後援會網聚
地點:米塔義式廚房凱薩店
活動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89997228238482/
作者 cp296011 (風鈴草) 日期 2002-03-17 14:42:38 得到評比 0
莫召奴告訴青陽子,心築情巢夜不留客,要青陽有事明早再說。
於是青陽便離開心築情巢。
汗青編給青陽下毒的人打算逼青陽動用真氣,然後趁青陽昏迷帶回汗青編。
青陽真的昏迷後,素還真已經帶著傲笑紅塵來了!
那個使者覺得保命要緊就先逃了!
傲笑紅塵順利用醫病之劍解開青陽的毒!
然後素還真和傲笑紅塵將事情來龍去脈告訴青陽後,青陽勉強相信就跟他們去拂水樓。
女神醫晏定邦很快的為青陽開出解決失憶的藥方。
睡過一夜的青陽終於恢復記憶了!
~~劇 終~~
作者 cp296011 (風鈴草) 日期 2002-03-12 01:05:25 得到評比 0
淚痕面對青陽,用手比了個四,然後再比個一,接著在自己胸前比個心。
後來,淚痕用手再比了個二,再對著遠方的竹子比了比。
接著,淚痕用手比了三,然後在沙地上畫了很像琴的圖。
最後,淚痕用手比出四,然後不知哪裡拿出了鍋子和鍋鏟,當場炒起東西來。
青陽看了之後問道「你、不會是再比手畫腳吧!」
淚痕收起鍋和鏟,點頭!
「要猜對才可以進入?」
淚痕再點點頭。
「那你可以再比一次嗎?」
淚痕聽了,無奈的滴下眼淚。
「很為難嗎?那不用了,我想想,嗯...........心、竹、琴、炒,心築情巢!」
然後淚痕消失,此時,心築情巢的大門打開了。
莫召奴的聲音傳來「青陽子!請進吧!」
-----------------------------
3/14 草家素寶 *木之本素* 生日!^^
祝 小素  ∼∼∼生 日 快 樂∼∼∼
作者 cp296011 (風鈴草) 日期 2002-02-19 13:01:39 得到評比 0
話說汗青編雖然終於得到千子彈的設計圖。
但說是青陽給的,其實是派人到非常道搜括出來的。
曾經有跟青陽表示過要合作的意思,但青陽遲遲未給個回應。
武林道上,青陽漫無目的的到處亂走。
頓時四周瀰漫著異常氣息,很久未與武林有瓜葛的青陽心想應該不是針對自己,於是沒有防備意思的繼續走著。
青陽忽然停下腳步,仔細思考接下來的方向。
同時,出現幾個人圍住青陽,其中一人,就是之前曾和青陽接洽的使者站出來了。
「青陽子!上次汗青編跟你提的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青陽已經退隱了,所以不想再涉及武林之事,因此此事請另尋他人吧!很抱歉!」
「可是,青陽子!你這樣年青有為,如此不再創個事業高峰闖個名堂就退隱,不覺得枉費此生了?」
「我心意已決,你們不要再說了!」
「青陽子!」
青陽受不了使者的糾纏,欲快步離去,卻有些使不上力。
原來在交談當中,其他人在空氣裡散發無色無味的毒氣。
終於青陽昏厥過去,使者從懷裡拿出藥瓶,讓青陽服下裡面的藥。
「這是會使人失去記憶的藥,加上剛剛中的毒氣,如果素還真來不及發現你,那你就等死吧!就算素還真發現了,那就試探素還真的心了!」
然後眾人丟下青陽而離去。
三口組發現昏迷的青陽子,便將之扶至風家莊給素還真和素續緣瞧瞧。
素還真為青陽把脈道「這、這是,這種感覺很像我那時在汗青編中的毒。」
素續緣發現青陽嘴邊的異物,取之化驗後道「青陽好像被下藥了,這成份和忘情丹很類似。」
三口組聽了異口同聲道「不會吧!青陽又失去記憶?」
素還真道「糟糕!果果是很久才生成一顆,而汗青編的毒,我當時是由渡鶴影醫好的,可是他已死多年了,這該怎麼辦?.....嗯!也許莫召奴知道怎麼辦吧!」
秦假仙問「那忘情丹呢?」
素還真道「忘情丹不會有性命危險,可是汗青編的毒就有可能危及青陽的性命了!所以.....」
這時候,青陽漸漸醒了。
素還真忽然指示要大家躲起來。
醒來的青陽起身道「我為何在這裡睡著了!對了!我要去猜心園!」
正準備踏出門時,發現身上的衣服「咦!我何時有這件睡衣了?還是先回非常道換見適合外出的衣服再去猜心園吧!」
青陽離去後,素還真等人才站了出來。
素還真道「秦假仙,你們馬上去找非凡公子,並重建猜心園,我去找莫召奴!」
秦假仙懷疑的道「咦!非凡公子不是已經........」
素還真道「這嘛!作者堅持非凡還活著,所以放心去找非凡吧!」
秦假仙答道「喔!我明白啊!」
「有心無心,心在人間,多情薄情,情繫江湖!」
「莫召奴!素某今天來是要問你幾件事?」
「唉!看來,青陽子還是跟你當年一樣,犯了相同的錯,不信我的話。」
「這、那你是.......」
「傲笑紅塵!」
「什麼?」
「會用劍治病的人,除了渡鶴影還有傲笑紅塵!」
「只剩下他啊!這........」
「我想聖石傳說和去年的特別節目應該化解你們不少誤會了,再不然,把青陽的事告訴他,我想他不會拒絕的。」
「好吧!那素某告辭了!」
「且慢!我話還沒說完!」
「莫召奴,請說!」
「也許你還不知道,晏定邦已經回到拂水樓了!所以想辦法安排她和青陽見個面,好讓她為青陽做出解藥!」
「素某明白了!多謝你的告知!告辭!」
【猜心園】
「青陽子失去記憶關本公子什麼事?本公子退隱退的好好的!」
「不管怎麼說,你們曾經有合作過嘛!你就幫一下吧!而且我想你一定會再回到武林,演技不多磨練可會淪落到跑龍套喔!」
「好吧!可是我不太記得當時的台詞了!」
「沒關係!我們有!」
「那就等青陽來囉!」
眼看著青陽即將到來,非凡開始準備。
「哈∼與生俱來人中首,唯我與天同齊壽,雙腳踢翻塵世路,一肩擔盡古今愁。」
「滿招損,謙受益,有言道,傲不可長,慾不可縱,志不可滿,樂不可極也。」
「你是..........」
「在下青陽子!」
「聽說你被關在天地門,如何能夠出來?」
「因為素還真的陽壽將近,所以我才能得到機會,離開天地門。」
「聽你的話意,好像你是素還真的接棒人!」(這句話怎麼沒修改?)
「江山易手的日子,將要來臨了!今天青陽子特來揭破天機,讓你明瞭。」
「什麼天機?」
「殺素還真的唯一方法!」
「哈∼殺素還真的方法,本公子也想得出來!」(.........|||||)
「毀掉六十四個求生站就能逼死素還真嗎?哈∼非凡公子你想得太簡單了,素還真有數百年的道行,他所經歷的戰役不下一萬次,像這種武功高超、經驗豐富、智謀突出的天下奇才,非是一招半式、千謀百計就能取他的性命。唯有用最古老的方式,才能使他走上黃泉路鬼門關!」
「古老的方式?」
「也就是八字相剋,血緣相沖的命理!素還真有一個兒子,名叫素續緣,這個孩子命中註定剋死雙親,風采鈴便是一個例子!現在他的母親已死,只剩他的父親素還真,你只要找到素續緣,促使他們父子見面,只要素續緣當著素還真的面叫出"父親"二字,素還真馬上重病染身,不出三天便"魂歸天國"。」
「無稽之談!」(終於......!)
「哈哈哈哈哈哈哈!相信我的話,你才能得到最後的勝利,告辭!」
青陽子離去後,非凡忍不住靠著旁邊的柱子狂笑,誰叫早期的青陽和後來的青陽有差別呢!
【拂水樓】
素還真來到拂水樓,果真眼前的物景是整齊清潔,不像是很久沒有人住。
素還真進入拂水樓。
晏定邦低著頭正在整理藥品,感覺有人進入,仍邊整理邊問道「先說說你那裡不舒服吧!我馬上就好!」
「晏大夫!好久不見!」
晏定邦這才停止整理,抬頭看素還真「你怎麼會來這裡?」
素還真將來龍去脈說明清楚。
晏定邦聽了答道「好吧!青陽子的狀況目前大概無法到拂水樓一趟,可是我一定要見到他才能判斷如何對症下藥!」
「所以,可能必須麻煩妳配合演出一場戲,就是儒園結義。」
「這.....」
「麻煩妳,晏大夫!」
「唉!好吧!你將所有計劃說給我聽吧!」
於是素還真將事情告訴晏定邦,屆時在假儒園待命。
然後素還真離開拂水樓。
路上,素還真遇上三口組,素還真要他們找人假扮玄真君去非常道。
「素還真,不是應該先去菩提學院嗎?」
「這樣照原來劇情走,青陽可能會因為時間拖太久而毒發身亡,所以能省略的就省略。」
「我明白了!那就蔭屍人去吧!」
「不過,我不會射箭耶!」
「馬上帶你去集訓!」
「啊!我慘了!」
【悲山非常道】
假玄真君破門而入。
青陽子正納悶何時合修會的兵馬都這麼弱時,玄真君已經來到青陽面前。
「原來你就是青陽子,今天我要來為道教清理門戶。」
這時青陽又覺得玄真君好像來得太早了,但人既然來了,就這樣下去吧!
「你有這個能耐嗎?」
「你說呢?」
「哈哈哈.....來吧!將你最厲害的一招拿出來,青陽子站著讓你打,不過,記住!你只有一次機會,失敗了,就自廢武功退隱去吧!」
「好!你說的,死不要怨,啊.......給你去!」
假玄真君射出無形箭,卻完全傷不了青陽子,於是把箭射向自己後倒了下去。
青陽見狀,哈哈笑幾聲,便叫人將玄真君抬出去。
可是青陽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奇怪,玄真君的無形箭威力變得好弱,而且他好像不該在最後時躺下來,算了....)
不久,素還真闖入悲山非常道。
青陽知道素還真一代高人,合修會的眾士兵一定敵不過,於是出面撤退眾士兵。
「素還真!」(好像來得太快了......)
「道教的叛徒,難逃公理的制裁!」
「哈哈哈!素還真你自認你公理嗎?你不要忘記你還寄罪在菩堤學院,我是叛徒,你是罪犯,真是一對最佳的搭擋。」
「住口!合修會永遠是素還真殲滅的對象!」
忽然,現場冷了下來。
素還真心想(咦!不會是我剛剛太兇了吧!青陽........)
但其實青陽心裡想的是(奇怪!旁邊不是應該有人插話嗎?可是........)
「嗯/...........」
「我今天的目的是要向你拿回玄真君的無弦神弩!」
「無形神弩?我沒有啊!」
「嗯?」(一定是蔭屍人.........)「沒有的話,算了!告辭!」
「請!」
「不用!」
素還真離去,青陽子則一直覺得最近怪怪的,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接下來.....秦假仙,你找人去告訴青陽,狂刀大鬧武林,然後如此、這般....」
「嗯!嗯!我明白了!看我們的!」
有人進入非常道,向青陽言「武林聯會公告,誰能到不歸路收服亂世狂刀,就奉誰為主!」
青陽回應「這件事我們會斟酌處理,請先回吧!」
在人離去後,青陽也離開悲山非常道。
【不歸路】
青陽看到狂刀站在屍堆,不悅的罵道「亂世狂刀,你太過份了!今天青陽子要來.......」
「收服我,你有這個能耐?」
「......」(我話還沒講完耶!)
這時,遠方傳來素還真的聲音「等我!等我啊!」
(嗯...素還真,此時不宜與他見面,先離開!)「亂世狂刀,後會有期,告辭!」
青陽離去後,素還真隨後而至。
「狂刀,謝謝你的幫忙了!」
「哈哈哈....小事一樁,我還要軋戲忙,先走一步了!」
「請!」
狂刀離去後,素還真往心築情巢方向去。
在回非常道的路上,青陽聽到秦假仙和業途靈在談話。
「聽說儒園住了一個體弱多病的漂亮妹妹,素還真常常去看她呢!」
「可是,素還真不是已經有風采鈴了,而且還有一個很聰明的素續緣。」
「就是說嘛!」
然後秦假仙和業途靈離去,青陽這才站了出來。
「儒園,和儒教有關嗎?可是,怎麼走呢?哎,路是人問出來的嘛!」
路上,青陽遇到一位路人甲,便問「請問閣下知道儒園怎麼走?」
「儒園,你竟然不知道儒園怎麼走?」
「.........」
「如果你是要找素還真,應該往南武林的心築情巢才是,剛剛才看到他呢!」
「謝謝閣下的告知。」
「那我先走囉!青陽,你慢行喔!」
「嗯!咦?」(這個人怎麼知道我是青陽子,也許是合修會在武林有一定的名聲,所以.....)
揹布袋的路人甲離去後,青陽轉往南武林前進。
「可是,剛才秦假仙他們的談話.....好險啊!差點中計了!」
【心築情巢】
看到素還真再次來訪,莫召奴有點擔心的問「素還真,你這次來,路上有遇到誰嗎?」
「莫召奴果然是莫召奴!沒錯,我在路上遇到很久不見的好友崎路人了!」
「你有沒有告訴他,青陽失去記憶的事?」
「沒有!怎麼了?」
「我想,青陽有可能轉往心築情巢而來了!」
「會這麼剛好!那怎麼辦?」
「唉!將計就計了!只是..........唉!你不是說晏定邦在儒園嗎?跟她說計劃變了,請她先回拂水樓吧!」
「那你是有辦法囉!」
「嗯!你趕快去跟晏定邦解釋吧!」
「好!那我先告辭了!」
見素還真離開心築情巢後,青陽來到心築情巢的大門。
「素還真果然是來心築情巢!」
這時,淚痕出現在青陽面前......
-----------------------------
霹靂廣告新天王•青陽子
霹靂網,青陽和定邦的專屬討論區
http://www.pili.com.tw/member/boardtitle.php?boardid=chingyang&boardname=聖龍合修版

7 篇文章 :1

TOP
看版公告各版版主有義務協助執行討論區之相關規則;並且嚴格遵守版主之相關規定
(內容請參照:版主之責任與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