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 > 掌中乾坤版 > 閱讀文章 佈告欄精華區

主題: 《劇情討論》霹靂天命之戰禍邪神 破邪傳 搶先看第二十一、二十二章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5 09:40:46 得到評比 0
作者 cp296011 (風鈴草) 日期 2018-03-25 09:21:41
好可惜
御天者用真面目跟青陽見面了
原來那麼多人
所以一頁書只好就那樣離開啊...
畢竟一頁書還得防範千子彈的攻擊,再打下去,也無法重創敵人
反而讓己身陷入受傷狀態

但反過來想,又或者,上門找青陽子問罪,或許也是一種策略
讓御天者奈落川等,更堅信青陽子的一個策略
作者 cp296011 (風鈴草) 日期 2018-03-25 09:21:41 得到評比 0
好可惜
御天者用真面目跟青陽見面了
原來那麼多人
所以一頁書只好就那樣離開啊...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3 20:04:32 得到評比 1
無限言,你不是魔君,他應該有自己的人生 飄撇浪子言,我也希望 曾經,我一直疑惑,為什
麼我會變成飄撇浪子 但慢慢的,我在幫助他人的過程中,我找到自己的意義,屬於飄撇浪子存
在的意義 闇影言,每一個人的存在,都有屬於他之意義 飄撇浪子言,沒錯,你們都很清楚自
己的意義 而我,飄撇浪子的意義,就是粉碎眾天邪王的玻璃心 闇影言,這不是簡單之事 
飄撇浪子言,所以我才要挑戰 除此之外,我還要你們配合一事 

無限言,我不希望你逞一時之快 飄撇浪子言,你們的人生,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但我不同,我
不知道自己還能當飄撇浪子多久 也許某一天醒來,我就不是我了
闇影言,這種自我認同的茫然,我能感同身受 飄撇浪子言,可你終究是走過來了,但我與你們
不同 闇影言,我與無限會協助你 飄撇浪子言,你們一懂,我只有現在啊 無限言,如果這是
你的選擇,我尊重

荒野上~
俠儒對洛平秋言,在吾失去清明之前,繼承吾,不要讓吾遺憾 八旗武神一事,也可一併作結 
就在兩人交談之際,鬼影現,迷煙送,洛平秋乍然昏厥 俠儒言,鬼麒主你 玉離經亦趕到現場
隨即,再見邪雲攏聚,武神威臨

縱然心中幾分了然,仍想一見義妹真偽,往事翩翩歷目,撩人百感交集
卻在走至初遇舊地,驀然這一眼 驚見聞疏梅被吊在懸崖之上

仙閣廣場上~
雲徽子言,入槃之境的運轉,已入最後一夜 如能與飄撇浪子聯手,成功將眾天邪王帶入星河細
縫,那一切或有希望 只是,為何我總有一股不安之感 
就在此時,飄撇浪子來到 闇影與無限亦隨後而至 
雲徽子言,你我聯手,只要拖過子時,七日期滿,眾天邪王便會與我們永遠沉淪星河細縫 飄撇
浪子言,犧牲自我,你不後悔 雲徽子言,早有覺悟
飄撇浪子言,那就由我打頭陣 闇影、無限,記住你們對我的承諾 隨之,飄撇浪子進入入槃之境

雲徽子對闇影、無限言,雲徽子能與二位結為好友,實乃有幸 今日一別,便是永訣,望來生有緣
再識 闇影言,抱歉 隨即,闇影與無限擋在雲徽子之前
闇影言,這是飄撇浪子的請求 雲徽子言,他想獨自犧牲

入槃之境~
飄撇浪子進入 飄撇浪子一對眾天邪王 眾天邪王言,賜予三招的機會 飄撇浪子言,只需要兩招
只見飄撇浪衝破體內限制,登時,力量攀頂,重現完整之態
飄撇浪子言,這種熟悉的感覺

廣場上~
雲徽子言,不妙,天跡所下的禁制完全被解除了 無限言,魔君恢復完整狀態了

屍猢山~
邪時將至,魔曜之刻 夜叉梟王與白川凌花,兩人引頸期盼的時刻,終於來臨
此時,青陽子亦來到 就在此時,天際忽現紫黑妖氣籠罩全境 傳說中的邪神,即將降臨

第二十三章主題:百妖之首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3 20:00:16 得到評比 0
繫雪衣言,那繫雪衣向你求救,願不吝指點 公子笑納言,沒必要為你的無能負責 繫雪衣言,既
然你無意賜教,那吾心中亦非無定見,請 繫雪衣與姑蘇還劍相繼離開

屍猢山~
蚩羅言,一切皆準備就緒 白川凌花拔刀攻向蚩羅 對手,是昔日師徒,更是今生最牽掛的人 
蚩羅使出"十三歸一",白川凌花則是"生殺之道"
衝擊之後,兩人各自收勢 蚩羅一問如何 白川凌花言,尚嫌不足 蚩羅言,臨場之時,妳便能明
白吾之決心 白川凌花言,不能使用邪神之力,方能完成生殺之道 蚩羅言,我明白 只要等待邪
神降臨,便能完成我們之心願 白川凌花言,屆時,就看你我是否能同心了 蚩羅言,同出生殺之
刀,傳聞中,滅龍十三的完美之劍 白川凌花言,聽聞唯有此劍招,曾經斬殺妖煉炬龍

蚩羅言,妳認為生殺之道,真能對抗八歧邪神 白川凌花言,我們只能一賭,九天玄尊能斬殺邪神 
吾認為滅龍十三之劍,應也有此威能 就算失敗,那吾亦無悔了 蚩羅言,這次,無論結果,風雨同路

九嬰言,你說荒漠孤鷹也失敗了 白翼雪魂言,被雲徽子所殺 九嬰言,吾方同盟接連失敗,如此
結果,令人失望 白翼雪魂言,只要成為釋魔錄新主,妳便能扭轉頹勢 九嬰言,你究竟效忠於誰
 白翼雪魂言,我效忠者,乃是魔君 正確來說,應該是失控前的魔君 他察覺自身的異狀無法化
消,乃順勢而為,先安排我這一手,而後,他化為飄撇浪子,雖然忘卻一切,卻有我暗中操盤

九嬰言,荒謬 那要我以魔君的骨肉獻祭一事,豈不虛言 白翼雪魂言,魔君所下的王令,就是要
我如此行事 九嬰言,他究竟在玩什麼把戲 白翼雲魂言,我亦不解,一切,只有魔君本人知道 
九嬰言,看來所有事情的關鍵,還是在飄撇浪子身上

劍上缺墓前~
無限言,這就是你的第三個願望 飄撇浪子言,當初埋葬他處,如今移葬此地,也算了卻一番心
願 無限言,是你陪他走完最後一段路,他想必無憾 飄撇浪子言,他只說,幫我對她說,這不
是她的錯 無限言,是劍琅琊 飄撇浪子言,我有感覺是她沒錯,這個姑娘曾被我所傷,她還有
辦法恢復嗎 無限言,雲海仙門會盡力營救 飄撇浪子言,那就好 那句話,只能託你帶到了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3 19:58:32 得到評比 0
雲忘歸言,昨夜德風古道受襲,詳情聽說 最後吾與無端,追趕蒙面殺手,最後追至心築情巢
之外,人就不見了 一頁書言,你們可有進入一探究竟 雲忘歸言,心築情巢本有規矩,不宜
冒犯,更有一名白髮劍客阻擋 一頁書言是淒城
雲忘歸言,原來他叫淒城,吾想,他既守在心築情巢外,裡面不會有危險,但殺手去處未能確
認,怕事有可疑,吾才前來轉告你們 一頁書言,不過,此事尚需長議,另外劍子的噩耗,也
需轉達給儒門知道,詳情如此

雲忘歸言,劍子仙跡竟會,可惡的青陽子 一頁書言,聖龍口佈有重兵,切忌衝動行事 
雲忘歸言,吾知道,吾會轉告眾人,先告辭了
秦假仙言,心築情巢越來越可疑,再拖下去,恐怕大家會對莫召奴產生嫌隙,造成正道分裂 
一頁書沉思不語

遊仙台,西樓~
繫雪衣憶過去南鄉聞疏梅自責身亡一事,再回想起死寂女神之語 姑蘇還劍對繫雪衣言,自回
來就一直沉默,該不會在想那個死寂女神講的鬼話吧 繫雪衣言,先前我們所推測,義妹應是
鬼族之同路人,所以參與了陷害章仇無期甚至你吾之陰謀,卻未曾想過她與鬼族,究竟因何同路 
也許這是我們思考來龍去脈的盲點
姑蘇還劍言,我聽你這句話,我感覺不妙 此時,公子笑納來到 公子笑納言當然不妙

公子笑納言,繫雪衣,其實從本公子踏上這裡,看到你,我就知道你失敗了,甚至你還會更失敗
 本公子所以講你失敗,甚至會更失敗,因為你臉上的神情,正寫著我要失敗了,我看得十分
清楚 繫雪衣言,你如何這樣武斷 公子笑納言,因為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當你感情用事時
,你的臉上,就會出現那種表情
試想當年你因義妹之事,辭退一筆春秋掌門競拔,以及在門眾面前隱瞞你殺左丘默之緣由時,
不就是同樣的表情嗎 繫雪衣言,那是斟酌,也是沉思 公子笑納言,那是自欺欺人,你總想
周全一切 但世事,是容不得貪心 你越想兩全其美,皆大歡喜,事情就越往全面崩解發展 
因為你狠不下心,做不出真正睿智判斷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3 19:57:05 得到評比 1
精靈天下~
神暉主與御少流討論精靈天下各脈情況以及邪神所帶來的影響 此時,碧雪妍與步軍殤回到 御少
流對碧雪妍言,看起來很健康,體重應該也沒減輕 碧雪妍言,這輩子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幹嘛提
出來講,你真故意 神暉主一問步軍殤為何悶悶不樂  步軍殤言,我沒事 碧雪妍說被步軍殤家暴
XD 神暉主一問為何會如此 御少流言,到底發生何事 碧雪妍告知原委

神暉主言,獸脈之血引起狂性,這點我略有耳聞 但是,未料情況竟如此嚴重
步軍殤言,可有解法 御少流言,讓我回長生醫蘆翻閱資料,看是否有所記載
碧雪妍言,真的嗎 御少流言,當然,雖然步軍殤將妳搶走,並不代表我們做不成朋友 步軍殤言多
謝 神暉主言,這段時間,你們就暫時留在七元頂吧

聖龍口~
聖龍口之上,梵天問罪而來,龍腦挺身擋關 一頁書使出了"大梵聖掌",青陽子則是"道威無極"
強招初會,青陽子順勢啟動旗陣,一頁書受困其中
青陽子言,梵天,經驗曹門千子彈 最熟悉的暗器殺招,使得梵天不敢輕心,以守為先 就在此時,
奈落川、夜叉梟王同出殺招,一頁書擋下極招 但又遭千子彈攻擊 青陽子言,改良過的千子彈,更
加難解 一頁書冷哼一聲退

青陽子一問奈落川你是 奈落川言,御天者以真面目與你會見,可知是何用意 青陽子言,青陽子已
準備好,面會邪神 奈落川言,好,明夜,屍猢山,你將得到受青睞之機會 青陽子言,如期與會 
奈落川言,還是那句話,吾期待你的表現 隨之,奈落川與夜叉梟王離開聖龍口 青陽子言,時機終至

雲渡山~
一頁書回轉 秦假仙一問一頁書到聖龍口教訓青陽子結果如何 一頁書言,青陽子嚴陣以待 御天
者與夜叉梟王亦出手援助 秦假仙言,這樣看來,青陽子已得到邪神陣營的信任了 一頁書言,再
者,曹門千子彈比起過去更加精良,是青陽子的殺手鐧,未來必有大用 秦假仙一問關於除了刀與
劍的代表之外 一頁書言,昔日代表是醉古夫,吾會探查他之一脈,是否有其他的傳人 此時,雲
忘歸來到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2 15:50:48 得到評比 0
德風古道~
雲忘歸、邃無端回轉 敬天懷一問如何 雲忘歸告知,人在心築情巢外消失了
人家有規矩,我們也無法進入一探 敬天懷言,心築情巢,雖讓人難以相信是巧合,卻也似刻
意引導的陷阱 縱有疑慮,此事無妨與梵天等人直言,先存警戒,總是有備無患

邃無端一問俠儒尊駕的情況如何了 敬天懷言,尚在休養,但情況恐怕不樂觀
邃無端言,先前司衛中招,受莫召奴相助得解 但若昨夜殺手是與莫召奴同黨 雲忘歸言,吾
能得解,是因為有血闇之力與其抵衝,但尊駕他….
此時俠儒與洛平秋來到 俠儒言,別擅自給人插死旗呀

俠儒言,吾想出去找尋機緣,吾也不想再給眾人添麻煩了 敬天懷言,尊駕既自有打算,我們
也不必太過強留 俠儒言,鳳儒他們若發喜帖,再通知我們吧 洛平秋亦向眾人辭別,隨之與
俠儒一同離開德風古道

敬天懷言,邪神方面既已開始動作,我們當加強注意各方狀況,掌握情勢 雲忘歸言,吾便先
通知梵天眾人,也探聽消息 聽聞劍子仙跡已死,未知真偽 敬天懷言,勞煩

玄黃島~
鬼麒主言,你欲往欲留,為父明明都依了你 玉離經言,而見證了你行於何等惡途,只是與吾
兒不同道吧 此時,御天者來到 御天者言,要讓他跟在你的身邊也無妨,只要不要阻礙了計
畫 鬼麒主言,怎會呢,是嗎,吾兒 玉離經言,既受邪神眷顧,還怕能有破綻嗎 吾來此,
是因父親陷此貌合神離之團體,未免孤寂,見之不忍 御天者言,你言不由衷的地方與你父親
意外的相似 玉離經言,御天者來此,可不是只為我們家事吧

御天者言,在旁靜候多時,你也該出手了,將俠儒的部份,做下了結吧 鬼麒主言,相信你們
很快就能得到好消息 御天者言,希望到時,你還能保有現在的從容啊(御天者意有所指)
隨之,御天者離開了玄黃島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2 15:49:33 得到評比 0
瘋魔舌~
為了喚醒瘋魔舌沉眠的山口,火母鋌而走險,縱落谷底,釋放不滅天火
聶寒言,成功了,火山即將爆發 談無慾言,不妙,火母有危險 聶寒言,來不及了 
炎無心言,成功了 但炎無心的腳亦被岩漿所傷 聶寒言,即使是火母,直接面對死亡火山
的劇烈衝擊,只怕也會喪命當場 談無慾發出一掌 聶寒言,已經來不及了 談無慾言,火
山一旦爆發,我們現在所立之地,也是危急萬分 聶寒言,你這是什麼意思 談無慾言,她
與你,何者有存留的價值 聶寒言,這,以後我還要鑄劍,當然是我 談無慾言那就對了
聶寒言,你做什麼 談無慾言,逃命 隨之,談無慾帶聶寒離開瘋魔舌

就在此時,火山口終於爆發,威震天地 散落四方的火流,象徵沉眠的炬神之怒
聶寒言,你,怎能這麼自私 談無慾言,沒辦法,事有輕重,我當然先保自己與鑄劍者 
聶寒言,但是火母她… 談無慾言,應該沒事 談無慾手一化,炎無心出現 炎無心言,談
無慾,你竟然用抓風成石打我 談無慾言,現在兩全其美,就別計較手段了 炎無心言,那
如果我沒隨著岩漿流出來呢 談無慾言,那就是妳自己運氣不好了 炎無心言,我真是沒看
錯你,自私自利才是你的魅力 談無慾言,當然 聶寒言,現在火山已醒,只差東風了

聶寒取出一物 談無慾一問這是 聶寒言,長年放在火爐之下,萃取精粹的材質
只見聶寒手按神鑄之能,化鐵成氣,竄入死亡火山之內 談無慾言,這樣就可以了? 
聶寒言,只等開獎了,我們先回定風居吧

邃無端跟雲忘歸兩人,追趕奈落川與覆面客 邃無端言此地是 雲忘歸言,心築情巢 邃無
端言,可要進入探查 雲忘歸點頭示意進入 驀然,現場忽感冷風陣陣,一道絕世身影,傲然
而立 淒城出現,留字"心築情巢,夜不留客"
雲忘歸言,此地有規矩,不便打擾,先回去稟報吧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2 15:47:58 得到評比 0
入槃之境~
神愆言,邪神將臨,任何人都是犧牲品 峨茲言,你臣服於他 神愆言,這是他的希望,也是
曌與他之遊戲 峨茲言,遊戲….. 神愆言,便可得曌之認同 峨茲言,那昔日摯友的認定呢
,你就不在乎了嗎

東皇玄洲~
芙蓉鑄客夢境之中,奇緣乍現 巧天工眼前,赫然重現數甲子前,祌天爻帝、九識翼天之會
峨茲一問那位聖痕者可知後續 爻帝:據聞被打入天殛之境 祌天言,竟是此地
峨茲言,傳說中罪犯天條,極惡無赦之亡魂,死後唯一落處 但未曾有聞生人被禁此地 
爻帝言,凡夫俗子真的能創造誅神之招嗎 又或者是天界之武遺落人間

為尋真兇,八采儒鶴、姑蘇還劍依圖尋路,一路深入神秘幽暗的鬼鏡天
只見兩人蜿蜒前進,來到密洞盡處 見死寂女神佇立於前
姑蘇還劍縱身一躍,驚見眼前黑衣倩影,飄忽一變 繫雪衣言,是幻影,小心

劍起劍落,狂亂之際,悚見一道沉厲掌勁,捉隙而入 繫雪衣言,危險

筆鶴機敏一擋,一瞬間… 死寂女神言,繫雪衣能查到鬼鏡天,你們本事不差 繫雪衣言,妳
不也早有防範 死寂女神亦言,吾想有另一個人,會更高興見到你
繫雪衣一問誰 死寂女神言,你以為吾會輕易,讓南鄉聞疏梅死嗎 繫雪衣言,義妹,她 
她,沒死 死寂女神言,你心中明白,你會在那裡再見到她 趕緊找到她吧,梅花凋零,是只
有一天的時限 話語一落,死寂女神離開

姑蘇還劍對繫雪衣言,我感覺她在玩心機,你應該不會上鈎吧
繫雪衣言,此女工於心計,吾明瞭,我們先回去吧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2 08:43:11 得到評比 0
雲漢仙閣~
仙閣之上,當今仙門之首,昔日屠龍之劍,今朝對決
荒漠孤鷹力量倍升,快刀索命 雲徽子以柔克剛,力保不失 雲徽子運使"天轉乾坤" 雲徽子
言,力量不可能無故提升,一定有什麼原因 
荒漠孤鷹使出"飛湍瀑流爭喧豗",雲徽子再出"天無二月"應對
招式衝擊,雲徽子虎口受傷 雲徽子言,不愧是斬龍八劍 

荒漠孤鷹言,你贏不過我 雲徽子言,有時候,明知不可為,卻仍是不可不為
雲徽子再現斬魔錄心法下冊,盡寫誅魔決心 雲徽子運使"亢之卷,極劍無極乘龍悔" 荒漠孤
鷹則使出"絕刀無雙" 

雙招僵持不下之際,荒漠孤鷹竟現老化之態 雲徽子言,難道….
荒漠孤鷹言,這... 驚詫之際,驟見本該破碎之招,竟化變劍氣襲至 
乍然,誅魔心法入體,荒漠孤鷹一時正邪失衡,神識意外恢復一絲清明
雲徽子言,荒漠孤鷹好似有所恢復,快重拾善念,再戰下去,你的生命力會完全耗盡 荒漠孤鷹
言,想救人,你先自救吧,殺

雲徽子言,玄尊在天之靈,絕不希望你一錯再錯啊 荒漠孤鷹,先讓我助你
近身之際,荒漠孤鷹再度色變 荒漠孤鷹言,死來 雲徽子言,怎會
逼於自保,雲徽子浩瀚掌出,卻見... 雲徽子言不對
荒漠孤鷹緩緩倒落,雲徽子攙扶住荒漠孤鷹 雲徽子一問為何 荒漠孤鷹言,你的心太軟了,老
夫只能這樣,逼你完納我的劫數 你一定要終止邪神之禍 話語一落,荒漠孤鷹身亡 雲徽子言
,絕不讓你失望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2 08:41:45 得到評比 0
昊正無上殿外,強敵意外出現 絕快之刀,霎然逼命
俠道鋒光瞬出,翩然無定,難測其蹤 神秘殺手詭行飄忽,若虛若實,邪瘴散溢,欲侵命燭 
俠儒言,邪染之氣
迅勢如風,但俠儒慎防邪染之毒,多受掣肘,戰局一時僵持

另一方,八旗武神厲勢瞬出,四方圍殺 皇儒氣運周身,極威破敵
就在未及收勢之時,地勢忽變,乍然冰結枝纏,隨即,熾焰成劍,欲斷生途
皇儒極掌瞬動,勢將毀禍,卻是心存顧慮 猶疑剎那,八旗武神攻勢再起
心有顧忌,皇儒掌帶保留,八旗武神卻是攻勢趨厲,戰入難分難解
而在兩方僵持之際,奈落川橫刀緩握,一步沉踏 俠儒查覺奈落川欲向洛平秋下手 俠儒極勢
倏出,頓破邪禍,卻見,邪毒竟是散而未消,霎入脈骨

同時,猝不及防,殺招臨身 俠儒反遭洛平秋一掌擊中
俠儒言,竟還能反控制他嗎,大意了 皇儒言,你們,罪該萬死
此時,鳳儒、邃無端、雲忘歸來到 鳳儒為俠儒療傷
奈落川言,計畫已成,走 奈落川與黑夜鳴殺退 皇儒言,你們逃不了 皇儒指示雲忘歸與邃
無端,往東北追下 此時,洛平秋清醒,八旗武神亦消失 洛平秋言,我,這是怎麼一回事

德風古道外~
鬼麒主言,後悔沒信為父,先給俠儒警告了嗎 玉離經言,這非是洛平秋本身欲為,父親的話
不過是見縫插針 即便今日真防備了洛平秋,未必沒有其他的變故

昊正無上殿外~
洛平秋一問俠儒怎樣了 鳳儒言,暫已脫險,但他傷勢甚重,更有邪染之氣侵襲,難以治癒 
洛平秋言,邪染之氣,當真無法可解嗎 鳳儒言,自從命夫子邪染爆發,眾人已想過數種方法
,欲除邪氣,卻始終未得成效 他重創之下,邪氣影響又更是迅速 

俠儒言,吾這般狀況,待在此處,怕反成負累 老大,就讓吾離開吧 皇儒言,這種說法,讓
人很不想答應你 鳳儒言,你要離開,我們無法阻止,但至少等傷勢好一些 俠儒言,吾先回
問俠道休養 洛平秋扶著俠儒回問俠道
鳳儒言先去配製一些藥品,隨之離開 皇儒言,八歧邪神,你會後悔所為一切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1 18:44:09 得到評比 1
雲徽子接到書信,信中內容,竟是飄撇浪子要挑戰眾天邪王 雲徽子言,果然如我所料,飄撇
浪子逐漸接近生命練習生的俠義本質,逐步脫離魔君的影響了 現在,以峨茲寄託在太古聖卷
的殘餘靈識,拖住眾天邪王,並非長久之策 只有徹底將眾天邪王帶入星河細縫封印,才能杜
絕他繼續為禍 如果能得到飄撇浪子的協助,我或許能獨自將眾天邪王 突然… 雲徽子言,這
種刀法 荒漠孤鷹來到

荒漠孤鷹言,連未知都失敗了,你果然不簡單 雲徽子言,你是為眾天邪王而來
荒漠孤鷹言,你有死的覺悟了嗎 雲徽子言,如果是原本的荒漠孤鷹,那確實有可能 荒漠孤
鷹言那現在呢 雲徽子言,道心蒙塵,低頭邪惡者 雲徽子只有,以殺制惡,清蕩天道

入槃之境內~
峨茲言是孤鷹 眾天邪王言,這是一場勝負已明的決鬥 峨茲言未必然,有你在的地方,永遠有
變數 眾天邪王言,當然,從無例外

語甫落,天降星芒入體 荒漠孤鷹竟現意外之變 雲徽子言,荒漠孤鷹怎會突然力量爆升 荒漠
孤鷹言,面對如此劣勢,你要如何與我鬥 雲徽子言,就算道消魔長,雲徽子同樣,絕不低頭

鬼鏡天~
幽暗蜿蜒密穴,另有洞天 為尋圖中元兇,繫雪衣、姑蘇還劍屏息深入,沿途戒備 此時,驚見
狹道盡處 繫雪衣言是她 

聖龍口之外,令君章佈置旗陣,今日,梵天親臨 青陽子來到,言來得好
一頁書言,為劍子仙跡償命來

昊正無上殿外~
夜靜風寂,昊正無上殿外,躁動忽起 八旗武神像破除冰封
只見八旗武神令旗結陣,竟是異道乍啟,兩道詭冷身影,驟然殺臨身前
御天者與黑夜鳴殺來到 渡生吾殺奈落川親至,奈落川冷覷出手之機 俠儒一對黑夜鳴殺

第二十二章主題:敵友難分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1 18:43:14 得到評比 0
蚩羅言,看來邪神有了新的想法 御天者言沒錯 白川凌花言,那邪神冥殿,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御天者言當然,真正的主戲,還是需要以殺戮來終止
蚩羅言,你讓我感覺非常的見外 御天者言,為何呢 蚩羅言,你們的計畫,我從來無法真正參與 
御天者言,誰也不能了解邪神,這點你最清楚不是嗎
御天者言,今夜為吾前往聖龍口援手 蚩羅冷哼一聲 

御天者言,我知道你今生只望見到邪神一面,這次過後,吾必會實現你之心願
隨之,御天者離開了屍猢山 白川凌花對蚩羅言,為何如此急躁 蚩羅言,難道妳聽不出,他在挑
釁 白川凌花言,吾只知道,越是接近終點,越是不能出任何差池 這一點,我應該教導你很久了 
蚩羅言,我明白

懷花城~
花濺墨一帶千雪落至可以看煙火的好地方

深在鬼獄萬重淵,坐立千古蟠龍壁 帝龍胤來到蟠龍古壁
帝龍胤言,吾至今無法明白,為何你,至死無恨 雙龍鬥,為何龍珠之部份消失了 為何獨有兩顆
凶星,唯獨不見八歧邪神 帝龍胤再往淒風嶺

瘋魔舌~ 
為了鑄造斬龍神兵,談無慾與火母兩人借助呈杯之能,牽引不滅天火再燃死亡火山 聶寒言,尚差
一步 炎無心言,你是指 聶寒言,沉眠的山口,唯有再度爆發,方是甦醒 談無慾言,真的要拼
到這種程度 聶寒言,若就此打住,前功盡棄 炎無心言,本火母不做徒勞之事 話語一落,竟現
驚人一幕 只見火母手捧聖杯,隨之跳落瘋魔舌之內 炎無心提勁 聶寒言,成功了,火山即將爆發
談無慾言,不妙,火母有危險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1 18:42:12 得到評比 0
此時,碧雪妍與步軍殤回到雲渡山
一頁書一問碧雪妍,昨夜莫召奴可有外出 碧雪妍言除非我睡著了,但沒有什麼印象 一頁書
言,吾明白了 碧雪妍亦對一頁書言,打算帶步軍殤回去找御少流,醫治他的怪毛病 我可不
想成親之後,被你家暴 步軍殤言,胡說什麼
一頁書言,讓御脈診治也好,步軍殤,吾等你康復而回 步軍殤對碧雪妍言,妳自己回去 
碧雪妍言你打了我還不聽話,又來假哭這一招 XD 最後,步軍殤向一頁書告辭,與碧雪妍一
同回去精靈天下 一頁書看著古塵言,莫召奴 到底心築情巢藏有多少玄機

遊仙台,西樓~
姑蘇還劍一問繫雪衣怎麼心事重重 繫雪衣告知,老闆娘告知說西煌佛界派來佛者通知,有意
疏散附近所有百姓,準備封印鬼族,以防竄出鬧動,此事恐怕另有蹊蹺 繫雪衣亦言,佛域亦
是一片善意,就怕其中有詐 姑蘇還劍言,你的意思是... 繫雪衣言,佛域之內,並不尋常 
如果此次是佛域齊心欲成,那封印,也許大有可為 但現在佛域恐有隱患,只怕此事另有變故 
姑蘇還劍言,那能告知佛域的誰 繫雪衣言,大奸若忠,誰皆不可信任 就算是主事聖衡者,
也難保其正邪 姑蘇還劍言,既然無法,那就靜觀其變吧

姑蘇還劍一問繫雪衣,可有章仇無期之消息 繫雪衣言,昨日有再回查探,仍無下落,但願章
仇無期是被人所救,逢凶化吉,早日歸來 繫雪衣亦告知姑蘇還劍,公子笑納已探知留牡丹神
識,應與畫中此女有關 如吾料得沒錯,此女亦正是陷害吾與章仇無期之關鍵 姑蘇還劍一問
,可知巢穴在哪裡 繫雪衣言,依圖看來,應在吞壽惡口東南二十里的密洞,人稱鬼鏡天之處 
隨之,兩人前往鬼鏡天

屍猢山~
八歧邪神降臨在即,夜叉梟王與白川凌花,兩人引頸期盼 蚩羅言,現在就等最後一步了 白
川凌花言,你我同行 此時,御天者親臨 御天者言,我們早已滲透神洲之內 蚩羅一問邪神呢 
御天者言,與我們同樣,但是,他正在進行新的計畫 邪神力量尚未痊癒,當然需要另外的計畫
,屆時,將讓中原群俠措手不及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1 18:40:39 得到評比 0
俠儒言,同時,我單手已廢,如何施展相同的劍意 敬天懷也使雙劍,可讓他一試嗎 鳳儒言
,吾想還是只有你能斬除此術 此術既依憑對你的恨意而生,他人必是難解 俠儒言,只有吾,
吾知道了

心築情巢外~
淒城佇立於外,持夜守護,淒城不動如山,就在初陽冉冉而起,心築情巢之門也打開了 莫召奴
一請淒城進入,並一邀淒城一同吃清粥小菜 此時,碧雪妍來到
碧雪妍言,我也要吃 莫召奴言,淒城只是關心妳 碧雪妍言,與其關心我,我還比較希望他能
化消與步軍殤的血仇

不久,步軍殤來到心築情巢之外
莫召奴對碧雪妍言,妳的朋友來接妳了,勿讓他久等了 碧雪妍向莫召奴言謝,多謝為她醫治,
便離開了心築情巢 
莫召奴對淒城言,可否委屈你暫居寒舍 有一些事情,召奴只能提出自己的想法,是否能接受,
只看你自己了

心築情巢外~
碧雪妍開心步軍殤來接她,從後面接近他反被震開 碧雪妍要步軍殤揹她,不揹她就要哭了 
步軍殤言,我怕妳了,揹著碧雪妍一同回去雲渡山

雲渡山~
一頁書回轉 秦假仙手持古塵 一頁書一問發生何事 秦假仙告知,青陽子拿著劍子的古塵找上
我,告知事情經過 一頁書聽聞之後,怒不可遏 一頁書言,劍子之事,梵天會親上聖龍口,討
回一切 並對秦假仙言,有一事,需要你先為吾奔波 準備再度會齊,當初參與古原爭霸的八名
人選 

一頁書言,刀之人選,吾屬意步軍殤 劍則是淒城 槍者,紅塵雪乃為首選,但她退隱已久,需
多費心力找尋 氣者,樂尋遠應是唯一的人選 秦假仙言一直對這個白面奸沒什麼好感 XD 一
頁書言,大局在前,需捨個人成見 奇者,皇暘耿日仍在,日後再往精靈天下通知即可 單鋒者
,邃無端乃唯一的人選 一頁書一請秦假仙通知槍的人選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1 18:39:26 得到評比 0
聖衡者言,爾等結下法印之刻,亦須慎防他人來犯,就由釋至護持,確保結界遂行 再者,佛域
近日雖忙於鬼族將出一事,然先前八歧邪禍,仍是方興未艾 佛域雖立於西陲,卻不能自外於武
林危難,因此必須與中原正道聯繫,必要時刻,吾等亦不能坐視

昊正無上殿外,皇儒無上召引八旗武神,戰勢倏起
八旗武神言殺 皇儒言,接吾皇氣歸元 但見皇儒翻掌輕送,傾威如浪,將聖氣貫入武神體內 
皇儒轉換方式,由內破壞,正當八旗武神即將潰散,洛平秋也再度出現傷害 俠儒言,老大快住
手,你毀去武神像的同時,他怕也沒命了

浩掌再出,欲制強敵,卻見邪氣反撲,竟是更勝先前 皇儒言,重塑軀體,反讓他力量越加強盛嗎 
你們可試過,由此線下手 俠儒言,意外的沒有啊 俠鋒疾出,芒痕一瞬,驟斷詭絲牽連,竟見 
俠儒言,果然沒這麼簡單 皇儒言,那只剩最後一招了 皇儒使出"皇宇天封" 風雲湧聚,封
陣霎結,八旗武神縱抗難破,眨眼已凝冰霜

俠儒言,洛平秋氣脈也轉弱,但該慶幸還算穩定嗎 皇儒言,冰屬性的武功不是我專科的 此武
神與洛平秋連結尚在,應還會依憑他之恨意增強,再破封而出
此術未解,洛平秋也會逐漸衰弱 如此做,只是確保他這段時間,不會再危及他人,也給我們另
尋方法的機會 俠儒言,再去問鳳儒,可能查出解法 皇儒言,盡快吧

德風古道外~
鬼麒主言,暫時將其封住嗎,真是毫無創意的方法 玉離經言,但不知父親有何高見 鬼麒主,
將其摧毀或將洛平秋殺除 對皇儒而言,應皆是輕而易舉

玉鳳台~
俠儒來到,欲一聽鳳儒看法 鳳儒言,除了洛平秋自將仇恨放下之外,唯有一法可解 俠儒一
問是何方法 鳳儒言,將他們連結的氣絲斬斷 俠儒言,此方,我方才已試過,並無效用 
鳳儒言,你,只動了一劍吧 氣絲兩端,要以相同境界之劍意,同時斬斷,方能遏止此氣絲再做連結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20 10:05:37 得到評比 0
遊仙台,留牡丹房內~
劍咫尺看顧留牡丹,此時,公子笑納來到 公子笑納言,受繫雪衣所託而來,此地暫交吾吧 
劍咫尺離開房間內
公子笑納言,想不到繫雪衣查泣麟藏穎,竟查到遊仙台花魁身上,能讓他費神,拉下面子向吾
求助,此女亦不簡單啊 筆鶴愛筆,人如其筆,總是自許正直,不懂巧變 而這種探人心識的
偏門左道,在不喜正途的吾眼中,有何不可 如今,不也派上用途了

公子笑納言,鵲鳥啊鵲鳥,接下來,你吾可要合作了
只見信手一揮,羽鳥解語飛出,振翅縱入花魁神識 公子笑納運使術法"靈眼兩通,撥虛探神,
徹" 玄玄五里霧,渺渺無盡識,鵲鳥一路破霧急飛,似入無邊幻境 公子笑納言,迷霧重重,
別無他物嗎 此時... 公子笑納言,那是...
眼前之人竟是死寂女神 公子笑納言,不妙,神識查覺入侵 啊,收 公子笑納擋下死寂女神之招

遊仙台,西樓~
繫雪衣言,不知公子笑納進行得如何 此時,公子笑納來到 繫雪衣一問可有線索 公子笑納言
,本公子也許沒你那種曠世之才 但這等本事,還是可勝任 公子笑納交予繫雪衣一卷軸欲離開 
繫雪衣言,且慢,繫雪衣仍須向你說謝 公子笑納言,不用了,聽你開口,就是莫大謝意,本公
子不會介意幫你,請 繫雪衣打開卷軸,她就是花魁背後的主謀嗎 這個所在是...

甘露石窟~
聖衡者言,封印生變,章仇無期生死不明 青隨佛子言,是,青隨失責,請聖衡者降罪 法畏金
剛亦言,吾等掩護不力,亦求降罪
聖衡者言,諸位皆盡心,釋至焉可苛責,如今封印失敗,鬼族鬧動,已迫在燃眉
法畏金剛言,法畏以為當此之際,該下決心 以四禪天百年根基,為法印砥柱,合力立下廣闊封
印,封閉吞壽惡口 雖恐耗盡元功再修,但弭禍救世,當屬至要

永劫天女言,但法印一下,影響甚鉅 周圍居民亦難脫開 近月觀音言,如要實行,必須設法疏
散方圓十里百姓 否則,恐怕難免難亡 聖衡者言,悲者、慧者所慮極是 此舉若不得不為,便
必須確保蒼生無虞 青隨佛子言,那就由青隨負青周知,疏散百姓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19 19:40:37 得到評比 1
闇影言,那你完成三個心願之後呢 飄撇浪子言,我要做一件轟動武林的大事 挑戰眾天邪王 
無限言,你... 飄撇浪子言,相識一場,這條路,你們願意挺我到底嗎 闇影言,英雄相交
,不問過去,捨命相陪 飄撇浪子言,在那之前,先陪我去掃一個墓吧

麟鳳一問紅塵雪,為何帶我來此 紅塵雪言,我不敢說自己,能完全感受妳此刻的痛 不過,
我也曾疑問,為什麼這些不幸,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為何偏偏是我最重視的人,這個問題的答
案,誰不知道 但是,在我最挫折的時候,我想起了我們過去,所說的每一句話 過往(生命
練習生言,世路風霜,生命練心之境也;世情冷暖,生命練性之地也;世事顛倒,生命練行之
資也) 這些話,提醒我自己還是要為他為家人而起來抵抗 麟鳳言,我沒有妳堅強 紅塵雪言
,如果妳不堅強,他會更傷心 紅塵雪安慰、開導著麟鳳璇璣

而在天涯另處,劫紅顏亦懷念未知與未萌二子與其同處時光

狼嚎谷之內,變數再起,步軍殤手揮狼刀,狂勢襲向一頁書 一頁書言,步軍殤冷靜 步軍殤使
出"狼豪,八方無敵" 步軍殤步步進逼,一頁書心知久戰無益,當機立斷 一頁書運使"大梵
聖掌" 強招衝擊,步軍殤逼命當前,一頁書借勢故退數步 步軍殤極招失手,眼前竟是,佛言
枷鎖 一頁書再運"鍛魔真火"
一頁書摧動至聖之招,內外聖招同時壓制,步軍殤體內野性 

步軍殤言,一頁書,我... 一頁書言,你果然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步軍殤言,竟然還是如此情況 
一頁書一問為何這樣說 步軍殤言,當我加入獸脈,踏入戰場之時,一開始尚無異狀,但屠蘇一
脈被滅之後,我漸漸發現,只要動殺、染血,在逼命的狀況之後,就會失去冷靜,充滿野獸的殺性

一頁書言,之前數度逼命戰局,皆未有此狀態 步軍殤言,我亦不知,我被囚禁之時,自認已能設
法壓制 但想不到長期征戰,後來卻越來越控制不了 一頁書言,看來事有蹊蹺 步軍殤言,當初
,也是因為這樣,最後吾才被七脈討伐,阻止吾再度參戰,以免誤殺自己的同志 一頁書言,看來
這個隱憂必須根除
步軍殤言,野性乃是自發,要改變只怕無望 一頁書言,不用如此氣餒,與吾回雲渡山吧 步軍殤
一問碧雪妍狀況如何,一頁書告知,放心,她沒事,不用擔憂 你可先前往心築情巢,將她接回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19 19:38:32 得到評比 1
市集上~
飄撇浪子言,今日玻璃救星大放送,不管有什麼難題,飄撇浪子都能解決
無限言,你一醒來,就央求我們讓你完成三個願望,這就是你要的嗎
飄撇浪子言,我能感覺的到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所以幫助這些人,我很快樂
我想找回這份快樂,助人為善的喜悅 闇影言,完成你第一個心願,再來呢
飄撇浪子言,再來,我想先感謝一個人,但不知道要去哪找他 闇影一問何人
飄撇浪子言,天跡 

無限言,何出此言 飄撇浪子言,我感謝他,給我一段完全不同的路,讓我自己去感悟 
無限言,你不恨他 飄撇浪子言,該恨他的是魔君,如果當初魔君不受制於天跡,讓他如願
恢復全功,幽界勢力傾巢而出,加上八部眾、邪神肆虐,神州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無限言,若不是練習生的犧牲,天跡的佈局,以魔君的本性,這一切確實會發生
飄撇浪子言,但是,我不是魔君 什麼龍圖霸業,對我飄撇浪子來說,根本不值一提,真正
重要的是,這段路我體悟到什麼 回顧這一路,我感受到八部眾的強悍與九嬰的無情 就算
我有完整的魔君實力,但整日與一群無法同心,甚至想殺我的人為伍,這不是一件很可悲的
事嗎 光這點,我就沒有恢復成魔君的理由

闇影言,身為魔君,他必然背負著某種使命,別無選擇 飄撇浪子言,每個傳說,都有它存
在的價值,我相信魔君能稱霸一方,必有過人之處 但對我而言,現在是飄撇浪子的時代,
魔君的時代過去了 無限言,你不後悔嗎 飄撇浪子一問無限,你對魔君的印象,最有感情
的是什麼事 無限言,這… 飄撇浪子言,回答不出,對吧 飄撇浪子輕割一指 無限言,
你... 飄撇浪子言,他做不到的,我來完成

飄撇浪子言,我早就知道,你因為一些原因,功力一直無法恢復,甚至帶傷在身 我不喜歡
欠人,好人壞人對我來說沒意義 但我相信,沒人想生來就當壞人
現在既然天給我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我決定作自己 你缺的血,我還你
無限言,魔君… 突然,飄撇浪子在起異狀,魔君形影忽影忽現 闇影一問怎麼了 飄撇浪子
言,沒什麼,體內的壞東西,又開始作怪罷了
飄撇浪子心想(發作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了,難道真的別無他法了嗎)
作者 look2266 (may雲淡風輕) 日期 2018-03-19 19:37:23 得到評比 0
廣場上~
刼紅顏欲打破地壁救回未知,此時出入槃之境的雲徽子言,告知雲魁,未知被眾天邪王擊落
異空間,生死不明 除了眾天邪王,恐怕無人可救 劫紅顏言,如果這是他的命,我會不惜
代價,扭轉一切 隨之,劫紅顏離開了雲漢仙閣

紅塵雪對麟鳳言,隨我來吧 雲徽子言,依紅塵雪的人生經驗,讓她開導麟鳳也好 至於回
歸的邪力,對邪神必然有幫助,恐怕新一波浩劫將至 但天狩劍印之計畫,遲遲欠缺關鍵,
恐怕遠水救不了近火,看來只能以備案應對了
未知方面,只要一線希望尚存,我絕不放棄 但要在期限內,將眾天邪王帶入星河細縫,恐
怕,我還需要人幫忙 此時,雲徽子接到一書信

東皇玄洲,世外天書~
就在未萌目光接觸天書時,剎那入神,雙眼散發異采 
未萌言,天書 芙蓉鑄客一問未萌看得懂這些異文在說什麼 未萌言,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看到這些怪字,腦裡就會浮現提示 芙蓉鑄客一問這些天書寫了什麼
未萌言,步武,東皇,王路,失祐 芙蓉鑄客請未萌從頭念給她聽聽 未萌言,金獅驕子,
烈顏不破,初生之犢,絕詣當代,步武玄洲,武中稱皇,目中無神,干犯天威 

芙蓉鑄客言,烈顏不破,據我所知,這是戚太祖在金獅帝國之本名 目中無神,干犯天威所
指者,難道是戚太祖曾觸怒祌天爻帝 下面怎樣說
未萌言,王路破格,心偏性移,傳奇七修,載舟覆舟,夢湖半百,神通何用,末路梟雄,誅
神難求 芙蓉鑄客言,這聽起來與戚太祖後生頗為相應,為何天書會留下這些內容,所指又
是何意 

未萌突然心痛難當,感覺好像,一個重要的人,離我而去了 突然驚傳衛兵之聲音 未萌與
芙蓉鑄客暫時隱藏起來 而未萌亦暫時無法看天書了,芙蓉鑄客一請未萌先在此睡一下,睡
醒後我們再查探 心裡暗想,就不知天書是否有記載眾天邪王的相關線索,等未萌好轉,再
繼續訪尋

31 篇文章 :1 2

TOP | 下一頁》
看版公告【疑似灌水情形】

掌中乾坤版提供戲迷討論霹靂布袋戲各個系列劇集之深度劇情、人物分析、各項建議或進步空間等等內容。是故過於聊天性質的主題請避免於掌中版內開設。
版主將視情況針對相關議題進行上鎖或刪除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