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 > 百世經綸一頁書 > 閱讀文章 佈告欄精華區

主題: 【創作】【八月雪藏梵天心】
作者 l7226797 (花田一路) 日期 2018-01-12 21:26:40 得到評比 0
作者 bastbook (bastbook) 日期 2018-01-07 22:07:24
【八月雪藏梵天心】

  「八月雪」是我最喜歡的藏書之一,但很不幸的是,很少有人能與之分享那喜悅的深藏,直到「八月雪」歌劇的全球首演搬出,或許是如此也驚起一些學校的注意,很多學校在(91學年)今年初的寒假作業竟將「八月雪」列入作業報告,造成不少學生求助於公視的重播「八月雪」國家劇院現場轉播事,但礙於播映權的限制,公視也無法再播放給落空的人有機會去欣賞這齣花了文建會大筆預算與全力支持的藝術節目,又因有海外巡迴公演時程即定(法國高行健年公演),所以到目前為止文建會並未授權給其它單位相關產品或VCD等的錄製,以致失望的人不少,除了舞台「八月雪」外,大家還是可以看到原著授權聯經出版的「八月雪」。

  而我呢?在下著十二月的冰雹輿論的包圍下,早就隨著下毛毛雨的夜直奔國家劇院看了首演,也看了二次公視重播的「八月雪」與「八月雪幕前幕後製作」等單元,從文建會允諾高行健支持「八月雪」搬上國家劇院以來,這場雪讓我等了很久很久,所以僅能以風雨無阻來形容我對「八月雪」的想念,什麼冰雹、什麼雨的,擋不住想看那場崎曲的「八月雪」,八月有雪嗎?真的好生蹊蹺?好想看看跳出「文字」外的高行健,他如何掌控「八月雪」的思考空間給讀者與觀眾。

  當年代售票第一天,我就買了「八月雪」,一個月的等候,專程北上的旅行,僅為眼觀耳聽明心一場「八月雪」的嚮宴。

  那晚不經意的四眼對著了高行健,意外!一切都是意外的安排,好感動。那晚也不小心的四眼對著了李遠哲,意外而已!那晚更看著了多名政要,厭惡極了!下這種雪的地方,怎奈有塵埃。

  這時才驚喜自己是坐在貴賓席的旁邊,孤獨的一褶黑,跟往常一樣簡單就好,沒有太耀眼的閃亮光茫,只有觸眼時的剎那中,他的千萬傾訴想與懂得的人分享,他孤獨的文字,深埋話中話,高行健的心經其實很簡單,就如同那交匯的眼神像在問我:「你好嗎,朋友!」。世間無常,「你好嗎,朋友!」你知道今天我們一起呼吸,我們都感應到彼此的存在,世間無常,在下次,在下次會面中能再問候你「你好嗎,朋友!」,這便是當下的我們。

  這世間無常,這散落的呼吸,這渺小的個體,我們沒有約訂,萬丈光茫的他謙卑的向您問好,無常環顧下世事如棋,我看到他那份笑盡英雄的從容,是謙卑的氣度,宏蓋那與世無有好爭的顯示,自信的從容一點也不卑睨天下,諾貝爾級的大師,看似鄰家老師而已,只是形影孤單,文字的孤單造就他一身與文字相仿的形影,「我在寫自己」內心世界他用文字表現,不留藏一絲,「我要為自己寫」所以不在乎別人的看法,這是他的孤單,沒有修飾的掩藏,真實的面對無情的世間偽裝,「朋友!無期有會,你不孤單,我在八月雪中、我在讀靈山」。

  很同情無緣照會「八月雪」的學子,因為交不出作業而苦惱不已,而那「八月雪」不是用看,也不是用讀的,是用想的,是自省的,若不能自體當下,「八月雪」──你永遠就無法理解這場雪是如何的下,這「雪」曾來過嗎?一切都必須自行去體會,因為對不印文字的東西,就是思考,就是自覺,都是須要經心的驗證,化作自己的智慧。

  二百五十年前的雪,就好比高行健給人的孤獨意境,看似獨自飄下,沒人見著那二百五十年前的雪一般,是時空阻斷,還是迷盲無視那雪從一直就存在。「朋友!無期有會,任空間挪移,你不曾孤單,我就生活在八月雪中、我正聆聽慧能隔空印心」。

  在公視論譠上曾看見有人以「霹靂八月雪」開題,並以高行健筆下的慧能來形容百世經綸一頁書,雖然那討論並沒有什麼內容或有討論出什麼東西來,但「霹靂八月雪」一詞已觸及到我心深處。沒錯!這確實是一種屬於「禪」中相通的真知,「朋友!無期有會。」,因為這兩者都有生死無懼的行事作風與典籍故事在說在做各自的故事發展,他們是相同的。

  百世經綸,山中野人,有什麼不同?有什麼相同?

  出世入世經綸百世,神人無死生,僅愁駑頓悟不了,扛下千秋萬世,身即渡橋牽蒼生。

  一世入世山中野人,禪悟風遺百世後,八月雪驚,圓月、翠峰,白茫一片,到而今,六祖心,照大千。

  相同在「禪」性的認知;
  相同在對「生命」的有限;
  相同在對「世事」的無常;
  相同在「我不入地獄地,誰入地入」的強大自許;
  相同在「大千為眾有,非一人所有」的好愛平等;
  相同在你或我都是一樣,無分別。

  禪那!纏哪!你取了什麼?又透識了什麼?

  禪那!見也不見,見自性空寂,不見兩邊,無左無右。

  纏哪!無盡的苦惱,無止的慾望,這世間來來去去。

  皇上也要當萻薩,那當皇上好,還是萻薩好呢?當了皇上想萻薩,這端執著的慾望是會虛空不止,因在扮演角色必須選擇,而無著,本無相無有選擇。

  皇上是萻薩,慧能卻不能是皇上,這「禪」……個好深略,那「皇上」好樣那!

  這走不到的,頭給你看,皇上看菩薩;這不想走的,萻薩就在山裡,他是野人。

  這除不盡的邪惡,以暴制暴,還看他的是暴力僧,這佛門規制,「佛」又是什麼東西?叫他一頁書。

  皇恩浩大,就是菩薩;是魔鬼,也皇恩蕩蕩。

  僅在如何處理這皇恩的人間給予,是菩薩?還是魔障?這皇恩依然權扙。

  這怒擊開殺又是如何的不似出家人本,是孽障?還是覺有情?雲渡山上不曾放棄眾生。

  「一切簡單就好,越簡單越好」這是高行健在編排「八月雪」三不像歌劇時的口頭「禪」,因為簡單,所以必須學會放下,若放不下,思考無法簡單,在舞台所表現出的肢體語言就無法簡單,簡單不是簡單到什麼都沒有,是簡單到你能看出所有,繁縟化為一,似若一頁書,想到了嗎?

  你從不懷疑「百世經綸」與「一頁書」這會是不相同的關連,由繁立單的數號中你會知道大小,由繁立單的文字中你必須透過思考才會明白是否相等,當你不曾懷疑「百世經綸」與「一頁書」是不一致的數號時,你就已進入思考的空間去深透他的思想,浩瀚!無盡!

  你開始會懷疑自己是否能讀盡一頁書,大千是多少,是一?還是千?看清了嗎!當簡單的「禪境」意味在「一頁書」身上時,對人世間,簡單其實是一種困難辦到的境界,所以「八月雪」不是人人能看到,所以「一頁書」也不是人人能看盡,但是人人卻都想得到他們的好,纏哪!這人間無止盡的慾望,這雪天天在下卻讓無止盡的慾望擋住視線,這一頁書時時敝開的渡口也讓無止盡的慾望掩掉彼岸就在一瞬即是。

  一定有人會問:「一頁何以為書」的觸動頻頻,而你卻執了他原不屬於書的書,而是價值的感受。翻動巨書,一樣這書可以不動如山,要先知曉自己的能力是否可及,那你又可算有翻動過一頁書否?就如同質疑「八月有雪嗎?」誰曾看了這雪的痕跡?印心藏心,容下的再也不是有形體的物件,自由的寬尺,廣…袤啊!

  而在一頁書身上是否有相同的模式呢?有!「以暴制暴」就是「簡單」的代化。

  有人說,他犯殺生了,不像出家人的作風;
  那個鬧貓漢,那群追貓僧,那個放火僧,那群瞎胡鬧僧群,大千世界都怎如此是非都那麼的不清楚,那出了家的人,拉哩拉雜的六根不淨,七嘴八舌的盡話人世,是僧是俗沒個邊邊站對了方向,慈祥和謁瘋和尚,招財進寶,看他一口金色的牙,卻見貧婦追隨著仰望,好一副慈祥樣,但得天天行乞供奉這慈祥貌,是瘋和尚真瘋還是貧婦真瘋,世間樣!

  門外有何物?大千世界,日月山川,行雲流水,還有風風雨雨。世間犬馬車轎,高官走卒,來的來,去的去。更有商賈爭相叫賣,啞巴吃黃連,癡男怨女一個個弄得倒四顛三。

  到此刻,夜深人靜,唯獨才出世的小兒在啼哭。

  那何為出家人的作風呢?見死不救?還是保持在後面收屍與超渡唸經才是出家人的作風呢?這是纏哪!

  出家人的框框形像,那弘忍僧缽摔碎了,阻止你心的行乞,要你懂得自我觀照,那祖師袈裟燒了,「執」個什麼,有袈裟的出家人跟沒袈裟的出家人有何不同,是行者與宗師傳人眾生所見,他不曾改變自性空寂無有所別,有別的是風幡之爭的眾生,心在動,風無情、幡無情,風幡無情不曾為誰而動;

  著袈裟的一頁書,與不著袈裟的一頁書有何區別呢?正義使客,暴力出家人,分與不能分,對與錯,還是身份的認同?而你要的是什麼,因他是出家人,還是事物還原真象。

  不拂動無情於眾生多,拂動佛殺無情於眾生少,動與不動唯清明之心空寂,動的是一頁書拂塵,不動的是一頁書的自性空寂,痛的是惡眾的生命,不痛的是一頁書的拂塵。

  一頁書殺生否?無,是拂塵拂眾生惡疾。

  出家人不能殺生,佛沒說過;遵守佛規,佛沒創制過,是誰的規,有心人的規,心在動,風幡不曾動。

  出家人沒了缽,出家人沒了架裟,那他太不像出家人了,「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對了!這便是禪境與禪性。


註:2002/12/21 國家歌劇院《八月雪》首場;2003年1月註記
霹靂現在的劇情是連續劇台灣霹靂火吧!?

什麼!!!內容過短

以前黃董的異數一頁書還有六祖慧能的影子,現在的一頁書是啥?
打著創新的口號把一個經典毀成什麼樣子,什麼霹靂三台柱,註冊商標通通變成笑話,
在座談會上還沾沾自喜的要觀眾戲迷給他們掌聲和稱讚,借一句書書的話"真是可悲可嘆"

如今的「霹靂八月雪」跟高行健的「八月雪」要怎麼比?纏哪!禪那!
作者 bastbook (bastbook) 日期 2018-01-07 22:07:24 得到評比 1
【八月雪藏梵天心】

  「八月雪」是我最喜歡的藏書之一,但很不幸的是,很少有人能與之分享那喜悅的深藏,直到「八月雪」歌劇的全球首演搬出,或許是如此也驚起一些學校的注意,很多學校在(91學年)今年初的寒假作業竟將「八月雪」列入作業報告,造成不少學生求助於公視的重播「八月雪」國家劇院現場轉播事,但礙於播映權的限制,公視也無法再播放給落空的人有機會去欣賞這齣花了文建會大筆預算與全力支持的藝術節目,又因有海外巡迴公演時程即定(法國高行健年公演),所以到目前為止文建會並未授權給其它單位相關產品或VCD等的錄製,以致失望的人不少,除了舞台「八月雪」外,大家還是可以看到原著授權聯經出版的「八月雪」。

  而我呢?在下著十二月的冰雹輿論的包圍下,早就隨著下毛毛雨的夜直奔國家劇院看了首演,也看了二次公視重播的「八月雪」與「八月雪幕前幕後製作」等單元,從文建會允諾高行健支持「八月雪」搬上國家劇院以來,這場雪讓我等了很久很久,所以僅能以風雨無阻來形容我對「八月雪」的想念,什麼冰雹、什麼雨的,擋不住想看那場崎曲的「八月雪」,八月有雪嗎?真的好生蹊蹺?好想看看跳出「文字」外的高行健,他如何掌控「八月雪」的思考空間給讀者與觀眾。

  當年代售票第一天,我就買了「八月雪」,一個月的等候,專程北上的旅行,僅為眼觀耳聽明心一場「八月雪」的嚮宴。

  那晚不經意的四眼對著了高行健,意外!一切都是意外的安排,好感動。那晚也不小心的四眼對著了李遠哲,意外而已!那晚更看著了多名政要,厭惡極了!下這種雪的地方,怎奈有塵埃。

  這時才驚喜自己是坐在貴賓席的旁邊,孤獨的一褶黑,跟往常一樣簡單就好,沒有太耀眼的閃亮光茫,只有觸眼時的剎那中,他的千萬傾訴想與懂得的人分享,他孤獨的文字,深埋話中話,高行健的心經其實很簡單,就如同那交匯的眼神像在問我:「你好嗎,朋友!」。世間無常,「你好嗎,朋友!」你知道今天我們一起呼吸,我們都感應到彼此的存在,世間無常,在下次,在下次會面中能再問候你「你好嗎,朋友!」,這便是當下的我們。

  這世間無常,這散落的呼吸,這渺小的個體,我們沒有約訂,萬丈光茫的他謙卑的向您問好,無常環顧下世事如棋,我看到他那份笑盡英雄的從容,是謙卑的氣度,宏蓋那與世無有好爭的顯示,自信的從容一點也不卑睨天下,諾貝爾級的大師,看似鄰家老師而已,只是形影孤單,文字的孤單造就他一身與文字相仿的形影,「我在寫自己」內心世界他用文字表現,不留藏一絲,「我要為自己寫」所以不在乎別人的看法,這是他的孤單,沒有修飾的掩藏,真實的面對無情的世間偽裝,「朋友!無期有會,你不孤單,我在八月雪中、我在讀靈山」。

  很同情無緣照會「八月雪」的學子,因為交不出作業而苦惱不已,而那「八月雪」不是用看,也不是用讀的,是用想的,是自省的,若不能自體當下,「八月雪」──你永遠就無法理解這場雪是如何的下,這「雪」曾來過嗎?一切都必須自行去體會,因為對不印文字的東西,就是思考,就是自覺,都是須要經心的驗證,化作自己的智慧。

  二百五十年前的雪,就好比高行健給人的孤獨意境,看似獨自飄下,沒人見著那二百五十年前的雪一般,是時空阻斷,還是迷盲無視那雪從一直就存在。「朋友!無期有會,任空間挪移,你不曾孤單,我就生活在八月雪中、我正聆聽慧能隔空印心」。

  在公視論譠上曾看見有人以「霹靂八月雪」開題,並以高行健筆下的慧能來形容百世經綸一頁書,雖然那討論並沒有什麼內容或有討論出什麼東西來,但「霹靂八月雪」一詞已觸及到我心深處。沒錯!這確實是一種屬於「禪」中相通的真知,「朋友!無期有會。」,因為這兩者都有生死無懼的行事作風與典籍故事在說在做各自的故事發展,他們是相同的。

  百世經綸,山中野人,有什麼不同?有什麼相同?

  出世入世經綸百世,神人無死生,僅愁駑頓悟不了,扛下千秋萬世,身即渡橋牽蒼生。

  一世入世山中野人,禪悟風遺百世後,八月雪驚,圓月、翠峰,白茫一片,到而今,六祖心,照大千。

  相同在「禪」性的認知;
  相同在對「生命」的有限;
  相同在對「世事」的無常;
  相同在「我不入地獄地,誰入地入」的強大自許;
  相同在「大千為眾有,非一人所有」的好愛平等;
  相同在你或我都是一樣,無分別。

  禪那!纏哪!你取了什麼?又透識了什麼?

  禪那!見也不見,見自性空寂,不見兩邊,無左無右。

  纏哪!無盡的苦惱,無止的慾望,這世間來來去去。

  皇上也要當萻薩,那當皇上好,還是萻薩好呢?當了皇上想萻薩,這端執著的慾望是會虛空不止,因在扮演角色必須選擇,而無著,本無相無有選擇。

  皇上是萻薩,慧能卻不能是皇上,這「禪」……個好深略,那「皇上」好樣那!

  這走不到的,頭給你看,皇上看菩薩;這不想走的,萻薩就在山裡,他是野人。

  這除不盡的邪惡,以暴制暴,還看他的是暴力僧,這佛門規制,「佛」又是什麼東西?叫他一頁書。

  皇恩浩大,就是菩薩;是魔鬼,也皇恩蕩蕩。

  僅在如何處理這皇恩的人間給予,是菩薩?還是魔障?這皇恩依然權扙。

  這怒擊開殺又是如何的不似出家人本,是孽障?還是覺有情?雲渡山上不曾放棄眾生。

  「一切簡單就好,越簡單越好」這是高行健在編排「八月雪」三不像歌劇時的口頭「禪」,因為簡單,所以必須學會放下,若放不下,思考無法簡單,在舞台所表現出的肢體語言就無法簡單,簡單不是簡單到什麼都沒有,是簡單到你能看出所有,繁縟化為一,似若一頁書,想到了嗎?

  你從不懷疑「百世經綸」與「一頁書」這會是不相同的關連,由繁立單的數號中你會知道大小,由繁立單的文字中你必須透過思考才會明白是否相等,當你不曾懷疑「百世經綸」與「一頁書」是不一致的數號時,你就已進入思考的空間去深透他的思想,浩瀚!無盡!

  你開始會懷疑自己是否能讀盡一頁書,大千是多少,是一?還是千?看清了嗎!當簡單的「禪境」意味在「一頁書」身上時,對人世間,簡單其實是一種困難辦到的境界,所以「八月雪」不是人人能看到,所以「一頁書」也不是人人能看盡,但是人人卻都想得到他們的好,纏哪!這人間無止盡的慾望,這雪天天在下卻讓無止盡的慾望擋住視線,這一頁書時時敝開的渡口也讓無止盡的慾望掩掉彼岸就在一瞬即是。

  一定有人會問:「一頁何以為書」的觸動頻頻,而你卻執了他原不屬於書的書,而是價值的感受。翻動巨書,一樣這書可以不動如山,要先知曉自己的能力是否可及,那你又可算有翻動過一頁書否?就如同質疑「八月有雪嗎?」誰曾看了這雪的痕跡?印心藏心,容下的再也不是有形體的物件,自由的寬尺,廣…袤啊!

  而在一頁書身上是否有相同的模式呢?有!「以暴制暴」就是「簡單」的代化。

  有人說,他犯殺生了,不像出家人的作風;
  那個鬧貓漢,那群追貓僧,那個放火僧,那群瞎胡鬧僧群,大千世界都怎如此是非都那麼的不清楚,那出了家的人,拉哩拉雜的六根不淨,七嘴八舌的盡話人世,是僧是俗沒個邊邊站對了方向,慈祥和謁瘋和尚,招財進寶,看他一口金色的牙,卻見貧婦追隨著仰望,好一副慈祥樣,但得天天行乞供奉這慈祥貌,是瘋和尚真瘋還是貧婦真瘋,世間樣!

  門外有何物?大千世界,日月山川,行雲流水,還有風風雨雨。世間犬馬車轎,高官走卒,來的來,去的去。更有商賈爭相叫賣,啞巴吃黃連,癡男怨女一個個弄得倒四顛三。

  到此刻,夜深人靜,唯獨才出世的小兒在啼哭。

  那何為出家人的作風呢?見死不救?還是保持在後面收屍與超渡唸經才是出家人的作風呢?這是纏哪!

  出家人的框框形像,那弘忍僧缽摔碎了,阻止你心的行乞,要你懂得自我觀照,那祖師袈裟燒了,「執」個什麼,有袈裟的出家人跟沒袈裟的出家人有何不同,是行者與宗師傳人眾生所見,他不曾改變自性空寂無有所別,有別的是風幡之爭的眾生,心在動,風無情、幡無情,風幡無情不曾為誰而動;

  著袈裟的一頁書,與不著袈裟的一頁書有何區別呢?正義使客,暴力出家人,分與不能分,對與錯,還是身份的認同?而你要的是什麼,因他是出家人,還是事物還原真象。

  不拂動無情於眾生多,拂動佛殺無情於眾生少,動與不動唯清明之心空寂,動的是一頁書拂塵,不動的是一頁書的自性空寂,痛的是惡眾的生命,不痛的是一頁書的拂塵。

  一頁書殺生否?無,是拂塵拂眾生惡疾。

  出家人不能殺生,佛沒說過;遵守佛規,佛沒創制過,是誰的規,有心人的規,心在動,風幡不曾動。

  出家人沒了缽,出家人沒了架裟,那他太不像出家人了,「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對了!這便是禪境與禪性。


註:2002/12/21 國家歌劇院《八月雪》首場;2003年1月註記
簽名檔
異數一頁書.........你還在雲渡山嗎?
哎唷!都這麼多年了,為什麼現今的霹靂編劇還是只會抄描書皮,讓人找不到彼岸渡口。

2 篇文章 :1

TOP
看版公告為了維護本討論區的品質,凡發言之內容出現下列情形之時,版主有權限刪除相關文章,並不需要另行通知發言人:
◆以謾罵、攻訐、不當影射、毀謗等為內容之標題或文章。
◆以聊天、灌水、問候等各種以討論私人話題為內容之標題或文章。
◆帶有不雅文字、以及任何違反公序良俗之標題或文章。
◆涉及人身攻擊之標題或文章。
◆過短之回覆、重複詞語之灌水文章以及與看板主題無關之文章。
◆未經霹靂網授權許可逕行於討論區做推銷、販售等商業行為之之標題或文章。
◆侵害版權、任意轉貼他人創作等違反著作權法之文章。
◆其他由霹靂網判斷任何不適當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