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區 > 百世經綸一頁書 > 閱讀文章 佈告欄精華區

主題: 【創作】【八月雪藏梵天心】
作者 chshaang (密光小兔) 日期 2018-02-21 21:26:44 得到評比 0
作者 bastbook (bastbook) 日期 2018-02-20 22:01:50
沒想到小兔道友也有長輩參與當時的劇會......驚喜。

三不像是高大師對「八月雪」劇作的形容,既不是東方京劇,也不是西方歌劇,或舞蹈、舞台劇,這是他所說的創新手法,就不知曉得小兔的長輩是否有先看過「八月雪」讀本後才進入劇院觀賞這齣戲,兩者真的差距很大,這也是當年會造成評價兩極的原因。

極端爭執的到底是對讀本「八月雪」有異議?還是對歌劇「八月雪」有意見?還是對二者的比較後的不滿意?說實在的,那時的媒體真的是在下冰雹的混亂,更多的是不用心的記者在做自己的直觀直報個什麼八月雪的湊熱鬧。

非常有幸個人就趁此機會分享當時的看法,因為我是先認識讀本,滿懷欣喜迎接歌劇的到來,至中場時分時非常想扔帶殼榴槤給現場搶戲搶過頭的大樂團指揮家許舒亞)))))))大笑。

他的樂音聲完勝的搶光舞台上演出的聲音,真是令人懊惱不已))))),後來發現很多觀眾也是很不滿這個情況,不少人在歌劇院外頭談論著看戲感想時都有這方面的感慨,不過聽到最多的情況是〝看不懂〞整齣戲,我想也是,尤其是看到政客們的一臉茫然樣〝是在演什麼?看嘸?〞但面對諾貝爾級的作品,他們也只好低聲唉叫,少了國會殿堂上的跋扈囂張醜態,沒做好功課就直上禪堂的下場本當如是)))))挺好笑的。

另一個難題就是歌劇「八月雪」的禪境傳遞功能遠不如讀本「八月雪」,這可能也是高大師最遺憾、最沒辦法決解的問題,籌備時間約六個月,從舞台布景與戲服、大樂團與曲目指揮家的挑選,到員演的遴選再再被時間給壓的緊迫,還好政府方面是全力支持,把台灣所有最好的支援全給了高大師使用,只有編曲的指揮家是來自法國的許舒亞外,純一的都是MIT。

演員訓練只有三個月的時間,這部分是最為棘手的地方,什麼是「禪」?啊..?想破頭啊?禪...慘...啊?

放輕鬆、簡單就好是高大師對演員們唯一的要求。

但這好難,怎麼演才是簡單,多數演員本就是京劇資深老手,這要放下身段、唱喝的怎麼才是簡單的意境?

這既不要身段又不要拉嗓音的演出是戲嗎?演不了又不能不為的動作,只好人人想像著自己的〝簡單〞答案,各自理解〝簡單〞的怪怪組合後再調整調和直到高大師免強點頭為止,這期間高大師全日陪同演員們練〝簡單〞,為他們說他心中的禪境,他看似毫無脾氣的和藹平靜,其實是擔心的不得了,時間,又是時間,他曾為此〝簡單〞二次進出台大醫院,血壓飆高快二百,被工作人員強送醫院就醫。

最後高大師以約七成的滿意為所有的演員打氣,就個人觀察,高大師的解釋是為演員們無法達到自己理想禪境的努力做出安心撫慰,畢竟不是人人學佛或有接觸佛經,更不是求道行人,且多的是終其一身在追佛的行者也說不出禪那什麼的,三個月能參個什麼成佛之道呢,對演員們他很抱歉也很心疼,他們真的很努力的去禪那個........啊知的東西。

有位藝術表演觀察家這麼說:觀許舒亞的總譜,可見作曲家在人聲處理上,雖然難以稱上有新意,但的確有著不同的方式。然則受限於戲曲演員在此方面之表達能力,演出時,這些手法被扁平化成清一色的唸詞,不僅顯得單調,在演員聲音被合唱團或樂團聲音蓋過時,音樂層次效果不顯,反倒不可思議地形成原是歌劇主體的音樂「太吵」的印象。

個人完全贊同該觀察家的看法,音樂吵,演員作戲無法簡單表達,這〝禪〞帶來了觀眾的煩惱障。

就這二點難題,小兔道友應該就能明瞭個人為什麼認為歌劇遠不如讀本「八月雪」的原因所在。

第一、二幕就如壇經記載六祖是如何求道至授道、圓寂過程,唯第三幕〝大鬧參堂〞應該就是高大師的觀察與禪.....那怎麼的總結,而這部分便是高大師自己的行跡,高大師說他沒有宗教信仰,但有宗教情緒。在個人看來第三幕便是他的情緒高峰精華,他的禪思意境絕非一本壇經造就,而是群經堆累出的智慧痕跡。

「八月雪」裡,六祖直指禪宗法要: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

眾僧與眾人的對話是非常禪機,是對詰、反問一來一往,這部份顯現出高大師對六祖壇經的理解並內化成自己的思想深距,它簡單至一般人的生活形色,唯有不簡單的心思或更多念念不斷者,才會不停的論說潺潺,或塑形或姿態的纏縛,自結煩惱,念念結結的反進了地獄門。

慧能V.S作家,似乎是作者的自我反諷,也透過六祖一句〝孽障〞打醒孵化出這場八月雪;
五祖V.S六祖,在法傳與授道,所承轉的思想做法也細微的可看出相異點;
作家V.S歌技,似乎暗寓社會上層、底層對追佛心思的複雜與簡單的呈現;
同為一花開五葉的神會與法海,在與六祖對詰相應裡在在表現出二者各傳承下不同層次的師業功德,也讓個人比較認同「六祖壇經」應該是荷澤神會所著,非仰宗法海所作。

在這霹靂世界裡,個人認為原創一頁書就是來自禪宗思想的虛擬人物,我看黃強華先生一直用〝簡單〞的方式在描述一頁書的言行作風,不論是與武皇的機烽論佛或是對九惡道的勸化、二重林的囉唆善化喬飛或是對獸人的大開殺戒等,均不離直指人心教說,〝簡單〞執行當下。

也因〝簡單〞執行當下在劇中呈顯的多為武戲,所以經常被觀眾戲迷混談成暴力、戰功型的出家人,總是被忽略那前面剛走場的文戲直指人心的教化過程,人類的大腦總是先選擇易被感觀刺激的覺知先作批判,對較平常的溫和舉措這大腦老是以〝理所當然〞的不用在乎直接略過,這是人類天生的通病,也看得出在佛教徒裡具正知見的善行者並不多的原因,大腦業障深重啊......

有書友問我,能說出〝霹靂八月雪是在演繹一頁書〞的人應該也是位書友,我非常認同這個觀點,而且應該也是會同贊歎黃強華生先的戲迷才是,因為我們均感受到那份相通的禪境與思想的感動,無法言說,又不得不說個什麼的回應,如果不做出點回應的話,在這染缸的人間裡會被視為沒有人氣或看不懂、體悟不了的冏境,說個什麼又不住心的......大笑。

什麼是苦集滅道?在這個純粹娛樂消譴的戲劇世界裡,個人真的見到初期霹靂黃強華先生的與眾不同,從未見過有戲劇能帶得進佛教四聖,這個佛門經教最初始、最基本、最核心且必懂的思想,能妥善用於戲劇中並若有似無的傳達出來的編者,藉此機會個人稍作人物例舉,讓有心明白的人能更深層的看到黃強華先生對禪宗思想的深度運用。

苦境人物代表:素還真、葉小釵、哀三聲;
苦的意思即是知苦,想離苦,但不知離苦方法。

素還真與葉小釵就是典型人間大染缸的一份子,為所謂的正義自執、為子孫親情所苦、為無法兩全苦不堪言,是江湖譽名重要,還是家庭親情溫暖?心永不停止的搖擺,苦亦永不停止的同在;
哀三聲,聲聲句句如是說著這個哀嗚的貪婪就是人間眾生相的實境寫照,名也哀叫,行也哀叫,樂也哀叫,逆境更是哀叫,哀這無所不在的苦怎不停下。

集境人物代表:歧路人、織夢師、絕情師太;
集的意思即是想離苦,偏偏苦卻越集越多,眾生慾求多,眾苦難就越多,但就是不知如何作,才能斷除掉這個苦與苦生的源頭,使其不再集集堆疊。

歧路人壯志雄心裝滿乾坤袋,帶著集境的憂愁未滅,又再度踏進苦境集養苦難,在苦堆中收集苦差事;
織夢師無論是其才能或心細都如其名,她善織美夢、善編理想,這個善並不會帶來好運,卻是不實際的慾望增生器的無間地獄;
絶情師太也是,自愛人死後就認為自己今後對愛情會是堅決的絕緣,以守美名或固執那愛,而這份絕緣無情的姿態與心思,也只不過於有意識的自我縱容,真實的她在為消逝的愛情存留貪愛的溺藏,只要這份貪愛的執著不斷,就算名字或姿態是如何的絕情,她的苦集永遠不會消離。

滅境人物代表:梵天、表象意魔、執戒律;
滅的意思為積極滅除苦源,一法生起即刻滅,是消滅苦難的方法,聖人知苦當斷,斷則苦滅;凡人不知苦亦不曾苦斷,不斷則苦集。是滅盡貪愛,還是存留慾求,均為人對法的抉擇,擇滅法苦滅,貪生法便向苦集。

梵天是滅法的修持者,因正見苦源並懂得滅苦,所以清心寡慾,有念無住便是這個位置上的聖人,他正是苦境一頁書的異號,有情世間不執情住的修道聖者;
表象意魔就如其名,是知苦苦生,但就是貪愛著上那個相,意根著相魔便住下,相對於梵天的滅苦苦滅,表象意魔就是不滅苦苦集;
執戒律則是由基層打起,以律為戒自持來消滅苦的增生,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於任何一位高僧聖人,基本上都是得由此處開始,才有邁向成佛之道的可能。

佛道:即是正向菩提的修持道路,修道即是學習斷滅苦難煩惱的過程,唯精進持戒,斷滅念念不忘的慾求才能到達彼岸。

道境人物代表:孤愁、天理老人、無極道君;
霹靂狂刀時期來到道境這個位置,但是這部份已不屬黃強華先生執筆範圍,佛教四聖諦之道諦在此已整個變成世俗道教概念的大走偏,只能說,一般人對佛道的道不是很瞭解,所以霹靂對佛門教理較正確的編法,至此終止,等於是黃大放手的佛門幾乎都是世俗概念的佛教信仰走向,已不見佛法精髓寓意的故事延伸,反倒是各個宗派教門在霹靂佛門組織中顛來倒去的編,明明從初創禪宗特質的一頁書,也跟著不同編者淪為忽淨土,又密宗,再染魔的啊......不知什麼的...啊宰樣現況。

只能說,現在的霹靂布袋戲早已不存在具正見佛教的戲碼,而是為添滿劇情中必然的佛門組織,所需壯大場面的懾人台詞,猛抄下一堆到底是不是經說的莫宰樣的教詞充數。
小兔讀到好文,如同喝到一級好茶,是人生樂事及享受!

從霸王兔變成開心小兔!


先按個讚!然後慢慢閱讀,無所遺漏!
作者 bastbook (bastbook) 日期 2018-02-20 22:01:50 得到評比 1
作者 chshaang (密光小兔) 日期 2018-01-21 19:58:14
什麼是禪?「禪」者,覺也,佛之心也!佛心是什麼?覺悟的心,是大徹大悟,究竟圓覺的心!

高行健,是位很另類取象,寓意手法很精微剖面,不滯於梏槽又善察的文學創作大師!

他演繹的八月雪劇場,其劇本實演之果,當時熱議翻騰,但長輩說,也評價兩極化!引起熱論!


不過,他能將六祖惠能大師的壇經,穿越時空,透「禪」之深意,藉由角色,人物及場景,對話,著名公案,揭「禪」之微處!這是很創舉!因為參含了內化如禪的洞著處!

小兔個人很愛的一部經,即「六祖壇經」。禪,實為佛法精要中的精要!精華之粹!
六祖壇經除了惠能大師的弘法緣由外(行由品),其應緣弘化及接引點化,乃至與弟子的機鋒對談,許多公案,禪鋒直指實相般若,不假外求,並破迷顯正,無ㄧ不是悟處!

我當時有聽長輩分享,看完八月雪心得!對它有一個深刻印象!但因為沒機緣,親眼觀賞!不過,它跟禪有關,道友又深度且剖析入微,所以,我讀完你這篇文,對高行健這部創作,會找機會研讀ㄧ下!很想了解,透過文學之鰲筆,如何闡述「禪」之意境!與ㄧ些時下許多書目,自述禪境之解,有何不同?這峰迴路轉之賞析,對八月雪到底切入禪的核心之旨為何?小兔會找時間,品思內省。


道友的視野弘寬,筆鋒切點都深邃入微⋯⋯佳文共賞,是人間樂事,美事!請多發表

我個人很愛ㄧ頁書這個角色!對現在ㄧ頁書的劇情,心情如在泣血,然後掏空到無言
,因為編的故事劇情,太空洞,沒有質量!之前,小兔有看過幾年前,幾檔書大的戲。
沒想到小兔道友也有長輩參與當時的劇會......驚喜。

三不像是高大師對「八月雪」劇作的形容,既不是東方京劇,也不是西方歌劇,或舞蹈、舞台劇,這是他所說的創新手法,就不知曉得小兔的長輩是否有先看過「八月雪」讀本後才進入劇院觀賞這齣戲,兩者真的差距很大,這也是當年會造成評價兩極的原因。

極端爭執的到底是對讀本「八月雪」有異議?還是對歌劇「八月雪」有意見?還是對二者的比較後的不滿意?說實在的,那時的媒體真的是在下冰雹的混亂,更多的是不用心的記者在做自己的直觀直報個什麼八月雪的湊熱鬧。

非常有幸個人就趁此機會分享當時的看法,因為我是先認識讀本,滿懷欣喜迎接歌劇的到來,至中場時分時非常想扔帶殼榴槤給現場搶戲搶過頭的大樂團指揮家許舒亞)))))))大笑。

他的樂音聲完勝的搶光舞台上演出的聲音,真是令人懊惱不已))))),後來發現很多觀眾也是很不滿這個情況,不少人在歌劇院外頭談論著看戲感想時都有這方面的感慨,不過聽到最多的情況是〝看不懂〞整齣戲,我想也是,尤其是看到政客們的一臉茫然樣〝是在演什麼?看嘸?〞但面對諾貝爾級的作品,他們也只好低聲唉叫,少了國會殿堂上的跋扈囂張醜態,沒做好功課就直上禪堂的下場本當如是)))))挺好笑的。

另一個難題就是歌劇「八月雪」的禪境傳遞功能遠不如讀本「八月雪」,這可能也是高大師最遺憾、最沒辦法決解的問題,籌備時間約六個月,從舞台布景與戲服、大樂團與曲目指揮家的挑選,到員演的遴選再再被時間給壓的緊迫,還好政府方面是全力支持,把台灣所有最好的支援全給了高大師使用,只有編曲的指揮家是來自法國的許舒亞外,純一的都是MIT。

演員訓練只有三個月的時間,這部分是最為棘手的地方,什麼是「禪」?啊..?想破頭啊?禪...慘...啊?

放輕鬆、簡單就好是高大師對演員們唯一的要求。

但這好難,怎麼演才是簡單,多數演員本就是京劇資深老手,這要放下身段、唱喝的怎麼才是簡單的意境?

這既不要身段又不要拉嗓音的演出是戲嗎?演不了又不能不為的動作,只好人人想像著自己的〝簡單〞答案,各自理解〝簡單〞的怪怪組合後再調整調和直到高大師免強點頭為止,這期間高大師全日陪同演員們練〝簡單〞,為他們說他心中的禪境,他看似毫無脾氣的和藹平靜,其實是擔心的不得了,時間,又是時間,他曾為此〝簡單〞二次進出台大醫院,血壓飆高快二百,被工作人員強送醫院就醫。

最後高大師以約七成的滿意為所有的演員打氣,就個人觀察,高大師的解釋是為演員們無法達到自己理想禪境的努力做出安心撫慰,畢竟不是人人學佛或有接觸佛經,更不是求道行人,且多的是終其一身在追佛的行者也說不出禪那什麼的,三個月能參個什麼成佛之道呢,對演員們他很抱歉也很心疼,他們真的很努力的去禪那個........啊知的東西。

有位藝術表演觀察家這麼說:觀許舒亞的總譜,可見作曲家在人聲處理上,雖然難以稱上有新意,但的確有著不同的方式。然則受限於戲曲演員在此方面之表達能力,演出時,這些手法被扁平化成清一色的唸詞,不僅顯得單調,在演員聲音被合唱團或樂團聲音蓋過時,音樂層次效果不顯,反倒不可思議地形成原是歌劇主體的音樂「太吵」的印象。

個人完全贊同該觀察家的看法,音樂吵,演員作戲無法簡單表達,這〝禪〞帶來了觀眾的煩惱障。

就這二點難題,小兔道友應該就能明瞭個人為什麼認為歌劇遠不如讀本「八月雪」的原因所在。

第一、二幕就如壇經記載六祖是如何求道至授道、圓寂過程,唯第三幕〝大鬧參堂〞應該就是高大師的觀察與禪.....那怎麼的總結,而這部分便是高大師自己的行跡,高大師說他沒有宗教信仰,但有宗教情緒。在個人看來第三幕便是他的情緒高峰精華,他的禪思意境絕非一本壇經造就,而是群經堆累出的智慧痕跡。

「八月雪」裡,六祖直指禪宗法要: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

眾僧與眾人的對話是非常禪機,是對詰、反問一來一往,這部份顯現出高大師對六祖壇經的理解並內化成自己的思想深距,它簡單至一般人的生活形色,唯有不簡單的心思或更多念念不斷者,才會不停的論說潺潺,或塑形或姿態的纏縛,自結煩惱,念念結結的反進了地獄門。

慧能V.S作家,似乎是作者的自我反諷,也透過六祖一句〝孽障〞打醒孵化出這場八月雪;
五祖V.S六祖,在法傳與授道,所承轉的思想做法也細微的可看出相異點;
作家V.S歌技,似乎暗寓社會上層、底層對追佛心思的複雜與簡單的呈現;
同為一花開五葉的神會與法海,在與六祖對詰相應裡在在表現出二者各傳承下不同層次的師業功德,也讓個人比較認同「六祖壇經」應該是荷澤神會所著,非仰宗法海所作。

在這霹靂世界裡,個人認為原創一頁書就是來自禪宗思想的虛擬人物,我看黃強華先生一直用〝簡單〞的方式在描述一頁書的言行作風,不論是與武皇的機烽論佛或是對九惡道的勸化、二重林的囉唆善化喬飛或是對獸人的大開殺戒等,均不離直指人心教說,〝簡單〞執行當下。

也因〝簡單〞執行當下在劇中呈顯的多為武戲,所以經常被觀眾戲迷混談成暴力、戰功型的出家人,總是被忽略那前面剛走場的文戲直指人心的教化過程,人類的大腦總是先選擇易被感觀刺激的覺知先作批判,對較平常的溫和舉措這大腦老是以〝理所當然〞的不用在乎直接略過,這是人類天生的通病,也看得出在佛教徒裡具正知見的善行者並不多的原因,大腦業障深重啊......

有書友問我,能說出〝霹靂八月雪是在演繹一頁書〞的人應該也是位書友,我非常認同這個觀點,而且應該也是會同贊歎黃強華生先的戲迷才是,因為我們均感受到那份相通的禪境與思想的感動,無法言說,又不得不說個什麼的回應,如果不做出點回應的話,在這染缸的人間裡會被視為沒有人氣或看不懂、體悟不了的冏境,說個什麼又不住心的......大笑。

什麼是苦集滅道?在這個純粹娛樂消譴的戲劇世界裡,個人真的見到初期霹靂黃強華先生的與眾不同,從未見過有戲劇能帶得進佛教四聖,這個佛門經教最初始、最基本、最核心且必懂的思想,能妥善用於戲劇中並若有似無的傳達出來的編者,藉此機會個人稍作人物例舉,讓有心明白的人能更深層的看到黃強華先生對禪宗思想的深度運用。

苦境人物代表:素還真、葉小釵、哀三聲;
苦的意思即是知苦,想離苦,但不知離苦方法。

素還真與葉小釵就是典型人間大染缸的一份子,為所謂的正義自執、為子孫親情所苦、為無法兩全苦不堪言,是江湖譽名重要,還是家庭親情溫暖?心永不停止的搖擺,苦亦永不停止的同在;
哀三聲,聲聲句句如是說著這個哀嗚的貪婪就是人間眾生相的實境寫照,名也哀叫,行也哀叫,樂也哀叫,逆境更是哀叫,哀這無所不在的苦怎不停下。

集境人物代表:歧路人、織夢師、絕情師太;
集的意思即是想離苦,偏偏苦卻越集越多,眾生慾求多,眾苦難就越多,但就是不知如何作,才能斷除掉這個苦與苦生的源頭,使其不再集集堆疊。

歧路人壯志雄心裝滿乾坤袋,帶著集境的憂愁未滅,又再度踏進苦境集養苦難,在苦堆中收集苦差事;
織夢師無論是其才能或心細都如其名,她善織美夢、善編理想,這個善並不會帶來好運,卻是不實際的慾望增生器的無間地獄;
絶情師太也是,自愛人死後就認為自己今後對愛情會是堅決的絕緣,以守美名或固執那愛,而這份絕緣無情的姿態與心思,也只不過於有意識的自我縱容,真實的她在為消逝的愛情存留貪愛的溺藏,只要這份貪愛的執著不斷,就算名字或姿態是如何的絕情,她的苦集永遠不會消離。

滅境人物代表:梵天、表象意魔、執戒律;
滅的意思為積極滅除苦源,一法生起即刻滅,是消滅苦難的方法,聖人知苦當斷,斷則苦滅;凡人不知苦亦不曾苦斷,不斷則苦集。是滅盡貪愛,還是存留慾求,均為人對法的抉擇,擇滅法苦滅,貪生法便向苦集。

梵天是滅法的修持者,因正見苦源並懂得滅苦,所以清心寡慾,有念無住便是這個位置上的聖人,他正是苦境一頁書的異號,有情世間不執情住的修道聖者;
表象意魔就如其名,是知苦苦生,但就是貪愛著上那個相,意根著相魔便住下,相對於梵天的滅苦苦滅,表象意魔就是不滅苦苦集;
執戒律則是由基層打起,以律為戒自持來消滅苦的增生,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於任何一位高僧聖人,基本上都是得由此處開始,才有邁向成佛之道的可能。

佛道:即是正向菩提的修持道路,修道即是學習斷滅苦難煩惱的過程,唯精進持戒,斷滅念念不忘的慾求才能到達彼岸。

道境人物代表:孤愁、天理老人、無極道君;
霹靂狂刀時期來到道境這個位置,但是這部份已不屬黃強華先生執筆範圍,佛教四聖諦之道諦在此已整個變成世俗道教概念的大走偏,只能說,一般人對佛道的道不是很瞭解,所以霹靂對佛門教理較正確的編法,至此終止,等於是黃大放手的佛門幾乎都是世俗概念的佛教信仰走向,已不見佛法精髓寓意的故事延伸,反倒是各個宗派教門在霹靂佛門組織中顛來倒去的編,明明從初創禪宗特質的一頁書,也跟著不同編者淪為忽淨土,又密宗,再染魔的啊......不知什麼的...啊宰樣現況。

只能說,現在的霹靂布袋戲早已不存在具正見佛教的戲碼,而是為添滿劇情中必然的佛門組織,所需壯大場面的懾人台詞,猛抄下一堆到底是不是經說的莫宰樣的教詞充數。
簽名檔
異數一頁書.........你還在雲渡山嗎?
哎唷!都這麼多年了,為什麼現今的霹靂編劇還是只會抄描書皮,讓人找不到彼岸渡口。
作者 chshaang (密光小兔) 日期 2018-01-21 19:58:14 得到評比 0
作者 bastbook (bastbook) 日期 2018-01-07 22:07:24
【八月雪藏梵天心】

  「八月雪」是我最喜歡的藏書之一,但很不幸的是,很少有人能與之分享那喜悅的深藏,直到「八月雪」歌劇的全球首演搬出,或許是如此也驚起一些學校的注意,很多學校在(91學年)今年初的寒假作業竟將「八月雪」列入作業報告,造成不少學生求助於公視的重播「八月雪」國家劇院現場轉播事,但礙於播映權的限制,公視也無法再播放給落空的人有機會去欣賞這齣花了文建會大筆預算與全力支持的藝術節目,又因有海外巡迴公演時程即定(法國高行健年公演),所以到目前為止文建會並未授權給其它單位相關產品或VCD等的錄製,以致失望的人不少,除了舞台「八月雪」外,大家還是可以看到原著授權聯經出版的「八月雪」。

  而我呢?在下著十二月的冰雹輿論的包圍下,早就隨著下毛毛雨的夜直奔國家劇院看了首演,也看了二次公視重播的「八月雪」與「八月雪幕前幕後製作」等單元,從文建會允諾高行健支持「八月雪」搬上國家劇院以來,這場雪讓我等了很久很久,所以僅能以風雨無阻來形容我對「八月雪」的想念,什麼冰雹、什麼雨的,擋不住想看那場崎曲的「八月雪」,八月有雪嗎?真的好生蹊蹺?好想看看跳出「文字」外的高行健,他如何掌控「八月雪」的思考空間給讀者與觀眾。

  當年代售票第一天,我就買了「八月雪」,一個月的等候,專程北上的旅行,僅為眼觀耳聽明心一場「八月雪」的嚮宴。

  那晚不經意的四眼對著了高行健,意外!一切都是意外的安排,好感動。那晚也不小心的四眼對著了李遠哲,意外而已!那晚更看著了多名政要,厭惡極了!下這種雪的地方,怎奈有塵埃。

  這時才驚喜自己是坐在貴賓席的旁邊,孤獨的一褶黑,跟往常一樣簡單就好,沒有太耀眼的閃亮光茫,只有觸眼時的剎那中,他的千萬傾訴想與懂得的人分享,他孤獨的文字,深埋話中話,高行健的心經其實很簡單,就如同那交匯的眼神像在問我:「你好嗎,朋友!」。世間無常,「你好嗎,朋友!」你知道今天我們一起呼吸,我們都感應到彼此的存在,世間無常,在下次,在下次會面中能再問候你「你好嗎,朋友!」,這便是當下的我們。

  這世間無常,這散落的呼吸,這渺小的個體,我們沒有約訂,萬丈光茫的他謙卑的向您問好,無常環顧下世事如棋,我看到他那份笑盡英雄的從容,是謙卑的氣度,宏蓋那與世無有好爭的顯示,自信的從容一點也不卑睨天下,諾貝爾級的大師,看似鄰家老師而已,只是形影孤單,文字的孤單造就他一身與文字相仿的形影,「我在寫自己」內心世界他用文字表現,不留藏一絲,「我要為自己寫」所以不在乎別人的看法,這是他的孤單,沒有修飾的掩藏,真實的面對無情的世間偽裝,「朋友!無期有會,你不孤單,我在八月雪中、我在讀靈山」。

  很同情無緣照會「八月雪」的學子,因為交不出作業而苦惱不已,而那「八月雪」不是用看,也不是用讀的,是用想的,是自省的,若不能自體當下,「八月雪」──你永遠就無法理解這場雪是如何的下,這「雪」曾來過嗎?一切都必須自行去體會,因為對不印文字的東西,就是思考,就是自覺,都是須要經心的驗證,化作自己的智慧。

  二百五十年前的雪,就好比高行健給人的孤獨意境,看似獨自飄下,沒人見著那二百五十年前的雪一般,是時空阻斷,還是迷盲無視那雪從一直就存在。「朋友!無期有會,任空間挪移,你不曾孤單,我就生活在八月雪中、我正聆聽慧能隔空印心」。

  在公視論譠上曾看見有人以「霹靂八月雪」開題,並以高行健筆下的慧能來形容百世經綸一頁書,雖然那討論並沒有什麼內容或有討論出什麼東西來,但「霹靂八月雪」一詞已觸及到我心深處。沒錯!這確實是一種屬於「禪」中相通的真知,「朋友!無期有會。」,因為這兩者都有生死無懼的行事作風與典籍故事在說在做各自的故事發展,他們是相同的。

  百世經綸,山中野人,有什麼不同?有什麼相同?

  出世入世經綸百世,神人無死生,僅愁駑頓悟不了,扛下千秋萬世,身即渡橋牽蒼生。

  一世入世山中野人,禪悟風遺百世後,八月雪驚,圓月、翠峰,白茫一片,到而今,六祖心,照大千。

  相同在「禪」性的認知;
  相同在對「生命」的有限;
  相同在對「世事」的無常;
  相同在「我不入地獄地,誰入地入」的強大自許;
  相同在「大千為眾有,非一人所有」的好愛平等;
  相同在你或我都是一樣,無分別。

  禪那!纏哪!你取了什麼?又透識了什麼?

  禪那!見也不見,見自性空寂,不見兩邊,無左無右。

  纏哪!無盡的苦惱,無止的慾望,這世間來來去去。

  皇上也要當萻薩,那當皇上好,還是萻薩好呢?當了皇上想萻薩,這端執著的慾望是會虛空不止,因在扮演角色必須選擇,而無著,本無相無有選擇。

  皇上是萻薩,慧能卻不能是皇上,這「禪」……個好深略,那「皇上」好樣那!

  這走不到的,頭給你看,皇上看菩薩;這不想走的,萻薩就在山裡,他是野人。

  這除不盡的邪惡,以暴制暴,還看他的是暴力僧,這佛門規制,「佛」又是什麼東西?叫他一頁書。

  皇恩浩大,就是菩薩;是魔鬼,也皇恩蕩蕩。

  僅在如何處理這皇恩的人間給予,是菩薩?還是魔障?這皇恩依然權扙。

  這怒擊開殺又是如何的不似出家人本,是孽障?還是覺有情?雲渡山上不曾放棄眾生。

  「一切簡單就好,越簡單越好」這是高行健在編排「八月雪」三不像歌劇時的口頭「禪」,因為簡單,所以必須學會放下,若放不下,思考無法簡單,在舞台所表現出的肢體語言就無法簡單,簡單不是簡單到什麼都沒有,是簡單到你能看出所有,繁縟化為一,似若一頁書,想到了嗎?

  你從不懷疑「百世經綸」與「一頁書」這會是不相同的關連,由繁立單的數號中你會知道大小,由繁立單的文字中你必須透過思考才會明白是否相等,當你不曾懷疑「百世經綸」與「一頁書」是不一致的數號時,你就已進入思考的空間去深透他的思想,浩瀚!無盡!

  你開始會懷疑自己是否能讀盡一頁書,大千是多少,是一?還是千?看清了嗎!當簡單的「禪境」意味在「一頁書」身上時,對人世間,簡單其實是一種困難辦到的境界,所以「八月雪」不是人人能看到,所以「一頁書」也不是人人能看盡,但是人人卻都想得到他們的好,纏哪!這人間無止盡的慾望,這雪天天在下卻讓無止盡的慾望擋住視線,這一頁書時時敝開的渡口也讓無止盡的慾望掩掉彼岸就在一瞬即是。

  一定有人會問:「一頁何以為書」的觸動頻頻,而你卻執了他原不屬於書的書,而是價值的感受。翻動巨書,一樣這書可以不動如山,要先知曉自己的能力是否可及,那你又可算有翻動過一頁書否?就如同質疑「八月有雪嗎?」誰曾看了這雪的痕跡?印心藏心,容下的再也不是有形體的物件,自由的寬尺,廣…袤啊!

  而在一頁書身上是否有相同的模式呢?有!「以暴制暴」就是「簡單」的代化。

  有人說,他犯殺生了,不像出家人的作風;
  那個鬧貓漢,那群追貓僧,那個放火僧,那群瞎胡鬧僧群,大千世界都怎如此是非都那麼的不清楚,那出了家的人,拉哩拉雜的六根不淨,七嘴八舌的盡話人世,是僧是俗沒個邊邊站對了方向,慈祥和謁瘋和尚,招財進寶,看他一口金色的牙,卻見貧婦追隨著仰望,好一副慈祥樣,但得天天行乞供奉這慈祥貌,是瘋和尚真瘋還是貧婦真瘋,世間樣!

  門外有何物?大千世界,日月山川,行雲流水,還有風風雨雨。世間犬馬車轎,高官走卒,來的來,去的去。更有商賈爭相叫賣,啞巴吃黃連,癡男怨女一個個弄得倒四顛三。

  到此刻,夜深人靜,唯獨才出世的小兒在啼哭。

  那何為出家人的作風呢?見死不救?還是保持在後面收屍與超渡唸經才是出家人的作風呢?這是纏哪!

  出家人的框框形像,那弘忍僧缽摔碎了,阻止你心的行乞,要你懂得自我觀照,那祖師袈裟燒了,「執」個什麼,有袈裟的出家人跟沒袈裟的出家人有何不同,是行者與宗師傳人眾生所見,他不曾改變自性空寂無有所別,有別的是風幡之爭的眾生,心在動,風無情、幡無情,風幡無情不曾為誰而動;

  著袈裟的一頁書,與不著袈裟的一頁書有何區別呢?正義使客,暴力出家人,分與不能分,對與錯,還是身份的認同?而你要的是什麼,因他是出家人,還是事物還原真象。

  不拂動無情於眾生多,拂動佛殺無情於眾生少,動與不動唯清明之心空寂,動的是一頁書拂塵,不動的是一頁書的自性空寂,痛的是惡眾的生命,不痛的是一頁書的拂塵。

  一頁書殺生否?無,是拂塵拂眾生惡疾。

  出家人不能殺生,佛沒說過;遵守佛規,佛沒創制過,是誰的規,有心人的規,心在動,風幡不曾動。

  出家人沒了缽,出家人沒了架裟,那他太不像出家人了,「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對了!這便是禪境與禪性。


註:2002/12/21 國家歌劇院《八月雪》首場;2003年1月註記
什麼是禪?「禪」者,覺也,佛之心也!佛心是什麼?覺悟的心,是大徹大悟,究竟圓覺的心!

高行健,是位很另類取象,寓意手法很精微剖面,不滯於梏槽又善察的文學創作大師!

他演繹的八月雪劇場,其劇本實演之果,當時熱議翻騰,但長輩說,也評價兩極化!引起熱論!


不過,他能將六祖惠能大師的壇經,穿越時空,透「禪」之深意,藉由角色,人物及場景,對話,著名公案,揭「禪」之微處!這是很創舉!因為參含了內化如禪的洞著處!

小兔個人很愛的一部經,即「六祖壇經」。禪,實為佛法精要中的精要!精華之粹!
六祖壇經除了惠能大師的弘法緣由外(行由品),其應緣弘化及接引點化,乃至與弟子的機鋒對談,許多公案,禪鋒直指實相般若,不假外求,並破迷顯正,無ㄧ不是悟處!

我當時有聽長輩分享,看完八月雪心得!對它有一個深刻印象!但因為沒機緣,親眼觀賞!不過,它跟禪有關,道友又深度且剖析入微,所以,我讀完你這篇文,對高行健這部創作,會找機會研讀ㄧ下!很想了解,透過文學之鰲筆,如何闡述「禪」之意境!與ㄧ些時下許多書目,自述禪境之解,有何不同?這峰迴路轉之賞析,對八月雪到底切入禪的核心之旨為何?小兔會找時間,品思內省。


道友的視野弘寬,筆鋒切點都深邃入微⋯⋯佳文共賞,是人間樂事,美事!請多發表

我個人很愛ㄧ頁書這個角色!對現在ㄧ頁書的劇情,心情如在泣血,然後掏空到無言
,因為編的故事劇情,太空洞,沒有質量!之前,小兔有看過幾年前,幾檔書大的戲。
作者 bastbook (bastbook) 日期 2018-01-21 12:49:24 得到評比 0
作者 l7226797 (花田一路) 日期 2018-01-12 21:26:40
霹靂現在的劇情是連續劇台灣霹靂火吧!?

什麼!!!內容過短

以前黃董的異數一頁書還有六祖慧能的影子,現在的一頁書是啥?
打著創新的口號把一個經典毀成什麼樣子,什麼霹靂三台柱,註冊商標通通變成笑話,
在座談會上還沾沾自喜的要觀眾戲迷給他們掌聲和稱讚,借一句書書的話"真是可悲可嘆"

如今的「霹靂八月雪」跟高行健的「八月雪」要怎麼比?纏哪!禪那!
現在的霹靂是在賣老命,拼經濟。

  當公司形象商標偶都淪為賣臉搶現金的工具時,當觀眾的也僅能站一旁看該公司的下一步要如何維持營運,最近似乎不僅商標偶挺慘的,連古早期久未露面的一些經典人物也都得出來扛業績厚!真是上櫃財報壓力挺大的,笑..........

  理解霹靂的苦衷,但不認同他們現在胡亂瞎搞,遊走在抄襲創作邊緣與欺騙戲迷熱腸當有趣的心態,當反撲潮到不可收拾的時候,那就完全不值得同情了。

  在黃強華先生執筆時期,如果發現導演拍設出來的效果不是他所預期的話,一定重拍,那個時期出片是沒有一定的時間;

  但是現在與通路都簽訂契約,時間被綁死,一旦違約恐就不是戲迷們能瞭解的罰則內容了,那麼在時間壓力下,再爛的戲都得搬上去充數,這才是悲哀到無恥的自贊,不沾沾自喜自我掩飾還能如何呢,難不成還能更正面的說出,抄了那段漫畫或小說的全名並自贊比原作更神的事嗎,個人相信,霹靂編群已經很低調再低調了,噴...........


是說霹靂公司的並肩王:
  素還真(黃強華)看網傳上的訊息,似乎都在藏龍,不曉得是不敢給戲玩,還是沒戲唱?!大台柱耶!怎可罷工,素還真又不被一例一休綁著漲價。
  一頁書(黃文澤)好像是現況慘重的暴走武林樣(黃大聲配大大大不如前),就理解上,看到一大群書友的罵聲與不忍棄坑貌。

  是說雙黃二位大人啊!你們也只不過與第二代接班人正處傳承交接的旅程當中而已,怎麼看起來就像全面退位,頤養天年去的似,讓編劇群戲弄你倆兄弟於正劇,可以呈現這麼不堪的並肩王形象來取悅觀眾戲迷呢?哀嘆............

  不管霹靂未來會如何發展,在此非常糟糕的劇情的現下,個人還是以高度的贊歎黃強華先生筆下的一頁書,真的是在個人生命裡,目前還沒看到在任何戲劇中有這般出色的佛門人物,在嘆息的當下,還是深深祝福霹靂未來的前程。
簽名檔
異數一頁書.........你還在雲渡山嗎?
哎唷!都這麼多年了,為什麼現今的霹靂編劇還是只會抄描書皮,讓人找不到彼岸渡口。
作者 l7226797 (花田一路) 日期 2018-01-12 21:26:40 得到評比 0
作者 bastbook (bastbook) 日期 2018-01-07 22:07:24
【八月雪藏梵天心】

  「八月雪」是我最喜歡的藏書之一,但很不幸的是,很少有人能與之分享那喜悅的深藏,直到「八月雪」歌劇的全球首演搬出,或許是如此也驚起一些學校的注意,很多學校在(91學年)今年初的寒假作業竟將「八月雪」列入作業報告,造成不少學生求助於公視的重播「八月雪」國家劇院現場轉播事,但礙於播映權的限制,公視也無法再播放給落空的人有機會去欣賞這齣花了文建會大筆預算與全力支持的藝術節目,又因有海外巡迴公演時程即定(法國高行健年公演),所以到目前為止文建會並未授權給其它單位相關產品或VCD等的錄製,以致失望的人不少,除了舞台「八月雪」外,大家還是可以看到原著授權聯經出版的「八月雪」。

  而我呢?在下著十二月的冰雹輿論的包圍下,早就隨著下毛毛雨的夜直奔國家劇院看了首演,也看了二次公視重播的「八月雪」與「八月雪幕前幕後製作」等單元,從文建會允諾高行健支持「八月雪」搬上國家劇院以來,這場雪讓我等了很久很久,所以僅能以風雨無阻來形容我對「八月雪」的想念,什麼冰雹、什麼雨的,擋不住想看那場崎曲的「八月雪」,八月有雪嗎?真的好生蹊蹺?好想看看跳出「文字」外的高行健,他如何掌控「八月雪」的思考空間給讀者與觀眾。

  當年代售票第一天,我就買了「八月雪」,一個月的等候,專程北上的旅行,僅為眼觀耳聽明心一場「八月雪」的嚮宴。

  那晚不經意的四眼對著了高行健,意外!一切都是意外的安排,好感動。那晚也不小心的四眼對著了李遠哲,意外而已!那晚更看著了多名政要,厭惡極了!下這種雪的地方,怎奈有塵埃。

  這時才驚喜自己是坐在貴賓席的旁邊,孤獨的一褶黑,跟往常一樣簡單就好,沒有太耀眼的閃亮光茫,只有觸眼時的剎那中,他的千萬傾訴想與懂得的人分享,他孤獨的文字,深埋話中話,高行健的心經其實很簡單,就如同那交匯的眼神像在問我:「你好嗎,朋友!」。世間無常,「你好嗎,朋友!」你知道今天我們一起呼吸,我們都感應到彼此的存在,世間無常,在下次,在下次會面中能再問候你「你好嗎,朋友!」,這便是當下的我們。

  這世間無常,這散落的呼吸,這渺小的個體,我們沒有約訂,萬丈光茫的他謙卑的向您問好,無常環顧下世事如棋,我看到他那份笑盡英雄的從容,是謙卑的氣度,宏蓋那與世無有好爭的顯示,自信的從容一點也不卑睨天下,諾貝爾級的大師,看似鄰家老師而已,只是形影孤單,文字的孤單造就他一身與文字相仿的形影,「我在寫自己」內心世界他用文字表現,不留藏一絲,「我要為自己寫」所以不在乎別人的看法,這是他的孤單,沒有修飾的掩藏,真實的面對無情的世間偽裝,「朋友!無期有會,你不孤單,我在八月雪中、我在讀靈山」。

  很同情無緣照會「八月雪」的學子,因為交不出作業而苦惱不已,而那「八月雪」不是用看,也不是用讀的,是用想的,是自省的,若不能自體當下,「八月雪」──你永遠就無法理解這場雪是如何的下,這「雪」曾來過嗎?一切都必須自行去體會,因為對不印文字的東西,就是思考,就是自覺,都是須要經心的驗證,化作自己的智慧。

  二百五十年前的雪,就好比高行健給人的孤獨意境,看似獨自飄下,沒人見著那二百五十年前的雪一般,是時空阻斷,還是迷盲無視那雪從一直就存在。「朋友!無期有會,任空間挪移,你不曾孤單,我就生活在八月雪中、我正聆聽慧能隔空印心」。

  在公視論譠上曾看見有人以「霹靂八月雪」開題,並以高行健筆下的慧能來形容百世經綸一頁書,雖然那討論並沒有什麼內容或有討論出什麼東西來,但「霹靂八月雪」一詞已觸及到我心深處。沒錯!這確實是一種屬於「禪」中相通的真知,「朋友!無期有會。」,因為這兩者都有生死無懼的行事作風與典籍故事在說在做各自的故事發展,他們是相同的。

  百世經綸,山中野人,有什麼不同?有什麼相同?

  出世入世經綸百世,神人無死生,僅愁駑頓悟不了,扛下千秋萬世,身即渡橋牽蒼生。

  一世入世山中野人,禪悟風遺百世後,八月雪驚,圓月、翠峰,白茫一片,到而今,六祖心,照大千。

  相同在「禪」性的認知;
  相同在對「生命」的有限;
  相同在對「世事」的無常;
  相同在「我不入地獄地,誰入地入」的強大自許;
  相同在「大千為眾有,非一人所有」的好愛平等;
  相同在你或我都是一樣,無分別。

  禪那!纏哪!你取了什麼?又透識了什麼?

  禪那!見也不見,見自性空寂,不見兩邊,無左無右。

  纏哪!無盡的苦惱,無止的慾望,這世間來來去去。

  皇上也要當萻薩,那當皇上好,還是萻薩好呢?當了皇上想萻薩,這端執著的慾望是會虛空不止,因在扮演角色必須選擇,而無著,本無相無有選擇。

  皇上是萻薩,慧能卻不能是皇上,這「禪」……個好深略,那「皇上」好樣那!

  這走不到的,頭給你看,皇上看菩薩;這不想走的,萻薩就在山裡,他是野人。

  這除不盡的邪惡,以暴制暴,還看他的是暴力僧,這佛門規制,「佛」又是什麼東西?叫他一頁書。

  皇恩浩大,就是菩薩;是魔鬼,也皇恩蕩蕩。

  僅在如何處理這皇恩的人間給予,是菩薩?還是魔障?這皇恩依然權扙。

  這怒擊開殺又是如何的不似出家人本,是孽障?還是覺有情?雲渡山上不曾放棄眾生。

  「一切簡單就好,越簡單越好」這是高行健在編排「八月雪」三不像歌劇時的口頭「禪」,因為簡單,所以必須學會放下,若放不下,思考無法簡單,在舞台所表現出的肢體語言就無法簡單,簡單不是簡單到什麼都沒有,是簡單到你能看出所有,繁縟化為一,似若一頁書,想到了嗎?

  你從不懷疑「百世經綸」與「一頁書」這會是不相同的關連,由繁立單的數號中你會知道大小,由繁立單的文字中你必須透過思考才會明白是否相等,當你不曾懷疑「百世經綸」與「一頁書」是不一致的數號時,你就已進入思考的空間去深透他的思想,浩瀚!無盡!

  你開始會懷疑自己是否能讀盡一頁書,大千是多少,是一?還是千?看清了嗎!當簡單的「禪境」意味在「一頁書」身上時,對人世間,簡單其實是一種困難辦到的境界,所以「八月雪」不是人人能看到,所以「一頁書」也不是人人能看盡,但是人人卻都想得到他們的好,纏哪!這人間無止盡的慾望,這雪天天在下卻讓無止盡的慾望擋住視線,這一頁書時時敝開的渡口也讓無止盡的慾望掩掉彼岸就在一瞬即是。

  一定有人會問:「一頁何以為書」的觸動頻頻,而你卻執了他原不屬於書的書,而是價值的感受。翻動巨書,一樣這書可以不動如山,要先知曉自己的能力是否可及,那你又可算有翻動過一頁書否?就如同質疑「八月有雪嗎?」誰曾看了這雪的痕跡?印心藏心,容下的再也不是有形體的物件,自由的寬尺,廣…袤啊!

  而在一頁書身上是否有相同的模式呢?有!「以暴制暴」就是「簡單」的代化。

  有人說,他犯殺生了,不像出家人的作風;
  那個鬧貓漢,那群追貓僧,那個放火僧,那群瞎胡鬧僧群,大千世界都怎如此是非都那麼的不清楚,那出了家的人,拉哩拉雜的六根不淨,七嘴八舌的盡話人世,是僧是俗沒個邊邊站對了方向,慈祥和謁瘋和尚,招財進寶,看他一口金色的牙,卻見貧婦追隨著仰望,好一副慈祥樣,但得天天行乞供奉這慈祥貌,是瘋和尚真瘋還是貧婦真瘋,世間樣!

  門外有何物?大千世界,日月山川,行雲流水,還有風風雨雨。世間犬馬車轎,高官走卒,來的來,去的去。更有商賈爭相叫賣,啞巴吃黃連,癡男怨女一個個弄得倒四顛三。

  到此刻,夜深人靜,唯獨才出世的小兒在啼哭。

  那何為出家人的作風呢?見死不救?還是保持在後面收屍與超渡唸經才是出家人的作風呢?這是纏哪!

  出家人的框框形像,那弘忍僧缽摔碎了,阻止你心的行乞,要你懂得自我觀照,那祖師袈裟燒了,「執」個什麼,有袈裟的出家人跟沒袈裟的出家人有何不同,是行者與宗師傳人眾生所見,他不曾改變自性空寂無有所別,有別的是風幡之爭的眾生,心在動,風無情、幡無情,風幡無情不曾為誰而動;

  著袈裟的一頁書,與不著袈裟的一頁書有何區別呢?正義使客,暴力出家人,分與不能分,對與錯,還是身份的認同?而你要的是什麼,因他是出家人,還是事物還原真象。

  不拂動無情於眾生多,拂動佛殺無情於眾生少,動與不動唯清明之心空寂,動的是一頁書拂塵,不動的是一頁書的自性空寂,痛的是惡眾的生命,不痛的是一頁書的拂塵。

  一頁書殺生否?無,是拂塵拂眾生惡疾。

  出家人不能殺生,佛沒說過;遵守佛規,佛沒創制過,是誰的規,有心人的規,心在動,風幡不曾動。

  出家人沒了缽,出家人沒了架裟,那他太不像出家人了,「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對了!這便是禪境與禪性。


註:2002/12/21 國家歌劇院《八月雪》首場;2003年1月註記
霹靂現在的劇情是連續劇台灣霹靂火吧!?

什麼!!!內容過短

以前黃董的異數一頁書還有六祖慧能的影子,現在的一頁書是啥?
打著創新的口號把一個經典毀成什麼樣子,什麼霹靂三台柱,註冊商標通通變成笑話,
在座談會上還沾沾自喜的要觀眾戲迷給他們掌聲和稱讚,借一句書書的話"真是可悲可嘆"

如今的「霹靂八月雪」跟高行健的「八月雪」要怎麼比?纏哪!禪那!
作者 bastbook (bastbook) 日期 2018-01-07 22:07:24 得到評比 2
【八月雪藏梵天心】

  「八月雪」是我最喜歡的藏書之一,但很不幸的是,很少有人能與之分享那喜悅的深藏,直到「八月雪」歌劇的全球首演搬出,或許是如此也驚起一些學校的注意,很多學校在(91學年)今年初的寒假作業竟將「八月雪」列入作業報告,造成不少學生求助於公視的重播「八月雪」國家劇院現場轉播事,但礙於播映權的限制,公視也無法再播放給落空的人有機會去欣賞這齣花了文建會大筆預算與全力支持的藝術節目,又因有海外巡迴公演時程即定(法國高行健年公演),所以到目前為止文建會並未授權給其它單位相關產品或VCD等的錄製,以致失望的人不少,除了舞台「八月雪」外,大家還是可以看到原著授權聯經出版的「八月雪」。

  而我呢?在下著十二月的冰雹輿論的包圍下,早就隨著下毛毛雨的夜直奔國家劇院看了首演,也看了二次公視重播的「八月雪」與「八月雪幕前幕後製作」等單元,從文建會允諾高行健支持「八月雪」搬上國家劇院以來,這場雪讓我等了很久很久,所以僅能以風雨無阻來形容我對「八月雪」的想念,什麼冰雹、什麼雨的,擋不住想看那場崎曲的「八月雪」,八月有雪嗎?真的好生蹊蹺?好想看看跳出「文字」外的高行健,他如何掌控「八月雪」的思考空間給讀者與觀眾。

  當年代售票第一天,我就買了「八月雪」,一個月的等候,專程北上的旅行,僅為眼觀耳聽明心一場「八月雪」的嚮宴。

  那晚不經意的四眼對著了高行健,意外!一切都是意外的安排,好感動。那晚也不小心的四眼對著了李遠哲,意外而已!那晚更看著了多名政要,厭惡極了!下這種雪的地方,怎奈有塵埃。

  這時才驚喜自己是坐在貴賓席的旁邊,孤獨的一褶黑,跟往常一樣簡單就好,沒有太耀眼的閃亮光茫,只有觸眼時的剎那中,他的千萬傾訴想與懂得的人分享,他孤獨的文字,深埋話中話,高行健的心經其實很簡單,就如同那交匯的眼神像在問我:「你好嗎,朋友!」。世間無常,「你好嗎,朋友!」你知道今天我們一起呼吸,我們都感應到彼此的存在,世間無常,在下次,在下次會面中能再問候你「你好嗎,朋友!」,這便是當下的我們。

  這世間無常,這散落的呼吸,這渺小的個體,我們沒有約訂,萬丈光茫的他謙卑的向您問好,無常環顧下世事如棋,我看到他那份笑盡英雄的從容,是謙卑的氣度,宏蓋那與世無有好爭的顯示,自信的從容一點也不卑睨天下,諾貝爾級的大師,看似鄰家老師而已,只是形影孤單,文字的孤單造就他一身與文字相仿的形影,「我在寫自己」內心世界他用文字表現,不留藏一絲,「我要為自己寫」所以不在乎別人的看法,這是他的孤單,沒有修飾的掩藏,真實的面對無情的世間偽裝,「朋友!無期有會,你不孤單,我在八月雪中、我在讀靈山」。

  很同情無緣照會「八月雪」的學子,因為交不出作業而苦惱不已,而那「八月雪」不是用看,也不是用讀的,是用想的,是自省的,若不能自體當下,「八月雪」──你永遠就無法理解這場雪是如何的下,這「雪」曾來過嗎?一切都必須自行去體會,因為對不印文字的東西,就是思考,就是自覺,都是須要經心的驗證,化作自己的智慧。

  二百五十年前的雪,就好比高行健給人的孤獨意境,看似獨自飄下,沒人見著那二百五十年前的雪一般,是時空阻斷,還是迷盲無視那雪從一直就存在。「朋友!無期有會,任空間挪移,你不曾孤單,我就生活在八月雪中、我正聆聽慧能隔空印心」。

  在公視論譠上曾看見有人以「霹靂八月雪」開題,並以高行健筆下的慧能來形容百世經綸一頁書,雖然那討論並沒有什麼內容或有討論出什麼東西來,但「霹靂八月雪」一詞已觸及到我心深處。沒錯!這確實是一種屬於「禪」中相通的真知,「朋友!無期有會。」,因為這兩者都有生死無懼的行事作風與典籍故事在說在做各自的故事發展,他們是相同的。

  百世經綸,山中野人,有什麼不同?有什麼相同?

  出世入世經綸百世,神人無死生,僅愁駑頓悟不了,扛下千秋萬世,身即渡橋牽蒼生。

  一世入世山中野人,禪悟風遺百世後,八月雪驚,圓月、翠峰,白茫一片,到而今,六祖心,照大千。

  相同在「禪」性的認知;
  相同在對「生命」的有限;
  相同在對「世事」的無常;
  相同在「我不入地獄地,誰入地入」的強大自許;
  相同在「大千為眾有,非一人所有」的好愛平等;
  相同在你或我都是一樣,無分別。

  禪那!纏哪!你取了什麼?又透識了什麼?

  禪那!見也不見,見自性空寂,不見兩邊,無左無右。

  纏哪!無盡的苦惱,無止的慾望,這世間來來去去。

  皇上也要當萻薩,那當皇上好,還是萻薩好呢?當了皇上想萻薩,這端執著的慾望是會虛空不止,因在扮演角色必須選擇,而無著,本無相無有選擇。

  皇上是萻薩,慧能卻不能是皇上,這「禪」……個好深略,那「皇上」好樣那!

  這走不到的,頭給你看,皇上看菩薩;這不想走的,萻薩就在山裡,他是野人。

  這除不盡的邪惡,以暴制暴,還看他的是暴力僧,這佛門規制,「佛」又是什麼東西?叫他一頁書。

  皇恩浩大,就是菩薩;是魔鬼,也皇恩蕩蕩。

  僅在如何處理這皇恩的人間給予,是菩薩?還是魔障?這皇恩依然權扙。

  這怒擊開殺又是如何的不似出家人本,是孽障?還是覺有情?雲渡山上不曾放棄眾生。

  「一切簡單就好,越簡單越好」這是高行健在編排「八月雪」三不像歌劇時的口頭「禪」,因為簡單,所以必須學會放下,若放不下,思考無法簡單,在舞台所表現出的肢體語言就無法簡單,簡單不是簡單到什麼都沒有,是簡單到你能看出所有,繁縟化為一,似若一頁書,想到了嗎?

  你從不懷疑「百世經綸」與「一頁書」這會是不相同的關連,由繁立單的數號中你會知道大小,由繁立單的文字中你必須透過思考才會明白是否相等,當你不曾懷疑「百世經綸」與「一頁書」是不一致的數號時,你就已進入思考的空間去深透他的思想,浩瀚!無盡!

  你開始會懷疑自己是否能讀盡一頁書,大千是多少,是一?還是千?看清了嗎!當簡單的「禪境」意味在「一頁書」身上時,對人世間,簡單其實是一種困難辦到的境界,所以「八月雪」不是人人能看到,所以「一頁書」也不是人人能看盡,但是人人卻都想得到他們的好,纏哪!這人間無止盡的慾望,這雪天天在下卻讓無止盡的慾望擋住視線,這一頁書時時敝開的渡口也讓無止盡的慾望掩掉彼岸就在一瞬即是。

  一定有人會問:「一頁何以為書」的觸動頻頻,而你卻執了他原不屬於書的書,而是價值的感受。翻動巨書,一樣這書可以不動如山,要先知曉自己的能力是否可及,那你又可算有翻動過一頁書否?就如同質疑「八月有雪嗎?」誰曾看了這雪的痕跡?印心藏心,容下的再也不是有形體的物件,自由的寬尺,廣…袤啊!

  而在一頁書身上是否有相同的模式呢?有!「以暴制暴」就是「簡單」的代化。

  有人說,他犯殺生了,不像出家人的作風;
  那個鬧貓漢,那群追貓僧,那個放火僧,那群瞎胡鬧僧群,大千世界都怎如此是非都那麼的不清楚,那出了家的人,拉哩拉雜的六根不淨,七嘴八舌的盡話人世,是僧是俗沒個邊邊站對了方向,慈祥和謁瘋和尚,招財進寶,看他一口金色的牙,卻見貧婦追隨著仰望,好一副慈祥樣,但得天天行乞供奉這慈祥貌,是瘋和尚真瘋還是貧婦真瘋,世間樣!

  門外有何物?大千世界,日月山川,行雲流水,還有風風雨雨。世間犬馬車轎,高官走卒,來的來,去的去。更有商賈爭相叫賣,啞巴吃黃連,癡男怨女一個個弄得倒四顛三。

  到此刻,夜深人靜,唯獨才出世的小兒在啼哭。

  那何為出家人的作風呢?見死不救?還是保持在後面收屍與超渡唸經才是出家人的作風呢?這是纏哪!

  出家人的框框形像,那弘忍僧缽摔碎了,阻止你心的行乞,要你懂得自我觀照,那祖師袈裟燒了,「執」個什麼,有袈裟的出家人跟沒袈裟的出家人有何不同,是行者與宗師傳人眾生所見,他不曾改變自性空寂無有所別,有別的是風幡之爭的眾生,心在動,風無情、幡無情,風幡無情不曾為誰而動;

  著袈裟的一頁書,與不著袈裟的一頁書有何區別呢?正義使客,暴力出家人,分與不能分,對與錯,還是身份的認同?而你要的是什麼,因他是出家人,還是事物還原真象。

  不拂動無情於眾生多,拂動佛殺無情於眾生少,動與不動唯清明之心空寂,動的是一頁書拂塵,不動的是一頁書的自性空寂,痛的是惡眾的生命,不痛的是一頁書的拂塵。

  一頁書殺生否?無,是拂塵拂眾生惡疾。

  出家人不能殺生,佛沒說過;遵守佛規,佛沒創制過,是誰的規,有心人的規,心在動,風幡不曾動。

  出家人沒了缽,出家人沒了架裟,那他太不像出家人了,「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對了!這便是禪境與禪性。


註:2002/12/21 國家歌劇院《八月雪》首場;2003年1月註記
簽名檔
異數一頁書.........你還在雲渡山嗎?
哎唷!都這麼多年了,為什麼現今的霹靂編劇還是只會抄描書皮,讓人找不到彼岸渡口。

6 篇文章 :1

TOP
看版公告發起主題前,請先瀏覽或利用搜尋功能尋找是否已有相關議題,並在類似議題下集中發言,以避免類似主題過於分散,佔用討論區資源。